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重生金牌棄婦>第206章 不要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06章 不要臉

小說:重生金牌棄婦| 作者:水月十| 類別:玄幻魔法

接觸到雲淺的眼神頓時軀體一頓,感覺周身突然變冷,仿若身處一處修羅戰場里,到處都是屍體,血流成河……

此時,石自天雙眼一亮,嘴角『露』出一個笑容。

又是一眨眼,雲淺冷哼一聲收回眼神,那人已跌倒在地似被嚇住雙眸瞪大,有一股腥臭味傳來大小便失禁了。

「你,你……你對他使了什麼妖法?」安南國其他人都被嚇到了,五皇子這邊也有不少人驚嚇。

雲容斌也是一驚,站到雲淺面前道:「行的端做得正,自然不怕鬼纏身!你的人幹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兒,自己知道1

拍開雲淺給他豎起大拇指的手,走到石自天面前道:「以後也別讓我再看到你『騷』擾我五妹,別以為長一副好看的臉就以為天下的女人都喜歡你。」

一個已經夠丟臉的了,再來一個不要臉的……

雲容斌回頭寵溺地看了眼妹子,嘴上狠道,「我妹子要是喜歡你這種不要臉的人,我會打斷她的腿,養她一輩子在府里1

噗!

雲淺差點吐出一口老血。

眾人用怪異的眼神看著古怪的兄妹二人。

雲世子想表達的是什麼?

一個個在心裡猜測,也有用同情的眼神望著楚墨辰,更有甚者抬頭看了看楚墨辰的頭頂,而後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太子到1

太子從陰暗的角落裡走了出來,後面跟著兩排侍衛,如倒『插』的燕翅,氣場十足!

大慶這邊的人多多少少有人鬆一口氣,反而薛元良的部下有些『騷』『亂』,很快被救石自天的矮冬瓜男子鎮壓了下來。

「孤聽聞這邊很熱鬧,你們這是……聊了什麼開心的事兒?咦?怎麼還有一個嚇『尿』的?」太子發現地上攤著一個,揮手讓人去找司徒風。

司徒風也在附近,很快來給人查看了,回稟太子說是嚇著人,休息一晚就好。

「真是嚇『尿』了?孤只是開玩笑……」太子『露』出吃驚的表情,問道,「都說說看你們都說啥恐怖的事情了?說出來也讓孤也開心開心1

明明是問大家,眼神卻似有似無睨著雲淺。

楚墨辰眉頭皺了皺眉,看了眼雲淺,發現她只是躲在雲容斌身後『露』出半個頭,沒有了方才囂張氣焰,反而有些許乖巧可人的樣子。

他眼底『露』出柔軟,微不可聞地挪了一步把半個頭也擋祝

「二哥,是他……唔……」

八皇子話只說了個頭,便被三皇子捂住了嘴,『露』出一個妖艷的笑容:「沒什麼,安南世子想要與他們比試明日誰捕殺的獵物多。」

三皇子還是一身艷麗的著裝,像個風流公子。

說著一個眼神遞給薛元良,薛元良立馬點頭附和:「正是!都說大慶勛貴世家宗室子弟都善六藝,我們安南雖偏隅西南多山林小地,也是從小被按在馬背上長大的,所以想跟你們一比,你說如何太子殿下?」

「哦?」

太子收回視線注視著薛元良,他比後者要高出半個頭,又常跟在皇帝身邊面對大臣,已隱隱聚攏龍威,此時自上而下直視著薛元良,微眯著狹長的眼眸,有著睥睨之勢。

「太子殿下不敢?」眉頭微不可聞地皺了一下,薛元良開口道。

「還真沒人敢問孤敢不敢1

太子嘴角上揚,扯下腰間的鑲金刻花鳥獸墨玉玉佩,「不知薛世子的彩頭是什麼?」

薛元良也從腰間扯下一塊團銀鑲金血玉玉佩,玉中血跡如「元」字,上面還吊著一縷精緻的吊穗,「此乃血玉,有民偶得二獻予父王,后請天工巧匠打造,天下無二1

兩塊玉佩不管是『色』澤、打造以及稀缺的程度都稱得上稀世珍寶,惹得不少人羨慕,發出「嘖嘖」讚歎聲。

太子打眼仔細一瞧,道一聲「好玉」,隨手一撈,連自己手裡的一起遞給身邊的宮人,「此處只有……世子夫人不參與狩獵賽,又是你們我們約定的見證者,就由她做公證人,玉佩也都交於她保管1

是直接命令,並非商量。

此處不止這位少夫人不參與狩獵賽,殘了的四皇子就是不參與者之一,向來沒有爭鬥之心只好花月的三皇子聽說只是湊個熱鬧,這二人不管身份、地位都要比這位少夫人是更合適的人眩

更何況這位少夫人聲名狼藉,許多人都不願與她有交集。

眾人一窒,不明白太子何用意。

「她不行1安南國使節里有人反對。

「為何?」

「她,她……她是楚墨辰的女人,這……有失公允1

「嗤1雲淺冷笑一聲,幽幽道,「一加一等於二的事情,難道我還能在眾目睽睽之下偏說等於三?又不是文斗賽,還有失公允,我看你是算術不行吧。我還不願做那個老什公證人呢1

「噗1雲容斌毫不客氣地笑了起來,八皇子也哈哈大笑著。

男人鬧了一個大臉紅。

「蠻夷之地,未開荒澤,沒念過學很正常。」宗室里有個器宇軒昂的少年緩緩說著,既貶了安南國使節,看雲淺的眼神又『露』著不滿,「少『婦』人還是算了吧,你畢竟是個『婦』人,還是少混在男人堆里,回去把抄個十次八次的,或許可能心情會好些。」

前一句話讓人還以為是在安慰雲淺,誰知他竟是暗指雲淺是個無德『婦』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雲容斌還沒來得及生氣,急忙拉住雲淺,低聲勸道:「五妹別生氣,他是石頭裡蹦出來的,聽說好男風,估計打算娶個男人回去生猴子。」

小姑『奶』『奶』別發瘋了,你的臉才治好別又盡干那些不要臉、丟臉的事兒!

雲容斌頻頻朝她擠眼。

聲音雖然壓得很低,可練過武的耳朵都要比普通人要靈敏一些,楚墨辰便是一臉尷尬,太子淺笑一下。

即便雲淺被雲容斌攔了下來,那人雖還是被雲淺驟冷的眼眸鎮住,若不是同伴扶著,只怕比先前那位安南國使節好不到哪兒去。

心思縝密些的人也發現了端倪,似乎這位楚夫人有著某種可怕的……妖術……

楚墨辰也目『露』疑『惑』,只有兩人眼中微不可查亮了亮,一個熾熱,一個貪婪。

最終楚墨辰以是雲淺丈夫為由,從雲淺手裡把兩塊彩頭拿了過去,替她做公證人,因他負責狩獵賽皇帝的安全,不參與狩獵,石自天受了重傷也沒辦法參與狩獵,便也推做公證人之一。

翌日清早,在皇帝發完感慨后,一箭『射』中林中驚飛的飛鳥,狩獵便開始。

雲淺吩咐穆凡與怡萱郡主幫忙照顧雲容斌,又吩咐五皇子好好照顧洛曦后,帶著慧穎公主與小七在外圍溜達起來,二『毛』被雲容斌帶去打獵,因此小七有些嫣嫣不樂,雲淺只好與他賽馬。

一天過去傍晚來臨,本該是收穫滿滿高興的時候,卻從深處傳來皇帝不見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