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一槍致命>88、再遇警衛隊上士
小說:| 作者:| 類別:

88、再遇警衛隊上士

小說:一槍致命| 作者:十曜| 類別:恐怖靈異

銀月城比不上暴風城,並沒有遍布一切地方的天眼系統和自動攻防武器,但是卻有著四處巡邏的城市警衛隊。

在系統提示之後不到五秒,一輛能量驅動的警衛隊摩托車就疾馳而至,直接在風落店門口的街道上停了下來。

「幹什麼,怎麼都圍在這裡。散開,散開1

一個軍銜為下等兵的警衛隊士兵下了能量摩托,手中握著電擊警棍分散人群走了下來。

這個警衛隊士兵身體較瘦有像猴子一樣的鬍子,一雙眼睛同樣是倒三角,散發著猥瑣的光。

「羅格長官,我們只是在這附近站著等人。結果他突然罵我,然後又動手打人1

機槍手的臉上憤憤不平地道,不過倒也不用裝,他看風落的眼神中的憤恨本來就不是假的。

估計他原本的計劃,只是用言語誘使風落黃名,但是沒想到一套手段還沒有施展完,風落就很乾脆的一拳打在他的臉上。

被人當著許多玩家的面打臉說不恨那絕對是不可能的,但是為了後續計劃他只得不還手,面是用手捂著臉,向這個瘦猴一樣的警衛隊士兵憤憤不平地訴說。

風落這時候卻突然想笑,這一幕完全是一個活脫脫的都市劇情,竟然會出現在一款遊戲里?

遊戲中警衛隊出警的速度是很快,但是非戰爭狀態下,也不至於這麼快就到達地方。

而且怎麼這機槍手玩家能夠一口叫出這個警衛隊士兵的姓名「羅格」。

很顯然,連這個警衛隊士兵也是在計劃中的一環,估計是被收買了的。

遊戲中的也能夠被收買嗎?

如果是一般的遊戲,自然是不可能。

但是戰紀卻不同,因為戰紀中的,都是有各自完整的性格和角色設定的,他們在平常的生活中,扮演的是和真實世界中的人相差無幾的角色。

特別是等級越高的,在個人感情、性格傾向方面就越是鮮明,越不會像程序一樣死板。

像是風落之前遇到的幾個重要,警衛隊上士、羅蘭大師、琳、埃克都有這種特質。

他們是非任務的狀態下,都完全地按照自己的性格做事,過著自己的生活。

就算是在任務中,性格也是主要影響行為的因素,只是在一定程度上受到系統隱藏的制約。

同時,他們有**的性格,也自然會有各自的喜好,這種喜歡對玩家來說,表現為「好感度」。

比如風落之前任務中,因為病毒任務得到了「琳的好感」,從而以後在面對琳時,比起普通玩家會受到優待許多。

而且好感度這種東西,並不是只有在系統提示的情況下才有,事實上,的好感是一項隱藏屬性,玩家無法直接看到,但是可以實際體會到。

比如會在任務中幫助玩家,會在許可權範圍內,給玩家以優惠。

風落幾乎肯定,這個警衛隊士兵被龍吟傭兵團的人「收買」了。

但是問題是他不可能有證據,而且就算有證據,也不可能拿這個怎麼樣,而且他確實已經落入人家的布局,先動手導致黃名。

「這些人圍住我的店鋪,阻攔進入的人,影響我做生意,剛才又言語挑釁,所以我才反擊。」

雖然知道辯解估計根本沒用,但是風落還是開口說了一句。

「你們,有誰能夠做證嗎?」

這個警衛隊的士兵睜著自己的賊眉鼠眼,左右看了一眼,臉色明顯十分不耐煩地說道。

龍吟傭兵團在勢力夠大,一般玩家自然不會和他們作對,所以一時間玩家中一個人都沒有站出來。

而一些圍觀的,在看到瘦猴的臉色之後,一個個也很明智地選擇了沉默。

「我們可以1

兩聲清脆的聲音同時響起,兩個穿著牛仔裝的少女店員全都站了出來。

「她們是店裡的僱員,肯定是幫著老闆說話。長官,她們的話不可以做證據。」

機槍手依然還捂著臉,雖然遊戲中這種程度攻擊的痛覺只是一閃而逝,而且不可能真留下什麼痕,但是畢竟被人打臉,他心理上老覺得臉上點異樣,不自覺有點想捂著。

而且,他是「受害者」,就算是樣子也得做一下。

「咦,怎麼這麼多人?風之痕彈藥店,應該是這裡了吧,經理」

這時候,一男一女兩個玩家從街角拐過來。

其中那個身材高挑,穿著一身火紅色白邊能量長袍的美女掌控師玩家有些疑惑地道,轉頭看向了身邊的男玩家。

「有點問題,先觀察下情況。」

被稱為「經理」的男玩家穿著銀色鎧甲,職業為輕甲戰士,俊朗的臉上眉頭微皺,眼中露出思考之色。

「怎麼回事!為什麼這麼多人圍觀,影響交通秩序1

正在這時一輛架著六管機械的警衛隊高級巡邏車,帶著發動機的轟鳴聲停靠在路邊,從上面走下一個臉色冷冽,身材高大肩膀上有少尉軍銜的警衛隊軍官,身後還跟著四個持槍的警衛隊士兵。

他的語氣十分冷淡地道,有些特殊的是,他的一隻右臂袖子下面空蕩蕩地。

「長官!這裡有冒險者在鬧事。」

瘦猴一樣的警衛隊下等兵,立刻抬手敬了一個軍禮后,指著風落用帶著語氣諂媚道。

「是你埃」

看到風落,這名警衛隊少尉的臉色上明顯有點驚訝,雖然臉依然板著,但眼神明顯溫和了許多。

「出什麼事了?」

警衛隊少尉沒有理會瘦猴,而是對風落問道。

「長官1

而瘦猴聽到這話后額頭一下子冒出冷汗,忍不住插口著喊了聲。

「閉嘴,沒問你話1

警衛隊少尉冷冷地厲喝。

「他們堵我然後這個警衛隊」

風落看著這個不久之前在流放之鎮斬首任務中只接觸過一次,在最後因為他們完成了任務倖免於死亡的,以及他斷掉的右臂。

口中在講事情經過,心中卻有一點莫名感嘆。

「嗯,原來是這樣你們有什麼要說的嗎?」

警衛隊少尉轉過頭,望著已經臉色蒼白如紙的「瘦猴」。

「我」

機槍手玩家想要辯解。

「把他們倆都帶走1

只是剛說說了一個字,就被警衛隊少尉直接冷聲打斷。

「是1

身後四個警衛隊士兵,全都舉起手中的衝鋒槍。

「不是長官,冒險者的話,不能夠信啊1

瘦猴大聲地喊冤,被一個士兵用槍把在背上重重砸了一下之後,拉到了能量巡邏車裡關起。

機槍手玩家開始想反抗,但是想了想還是屈服了,畢竟在系統城市中襲擊執法的話那後果太嚴重,他不敢。

而剩下的幾個龍吟傭兵團的成員哪還敢停留,互相看了一眼后,全都不動聲色地找機會離開。

「槽,這什麼情況?」

「龍吟傭兵團的人被抓了?我怎麼有點反應不過來1

劇情的反轉實在是有點快,轉眼間動手打人的人沒有被抓走,反而是被打的人被抓去關監獄了。

「看樣子,似乎這老闆和這個警衛隊少尉認識。不會吧,也會講人情關係?」

「少見多怪了吧,戰紀中的在感情模擬上非常完善,對於熟人和不熟的人完全是兩種態度,而且聽說和把好感刷到最高,還能夠接到隱藏任務1

「真的啊?」

「誰知道真假,你可以去試試」

路人玩家的竊竊私語以及或者好奇或者羨慕,或者依然有些幸災樂禍的目光風落並沒有看。

他只是望著遠去的巡邏車,心中略微有一點感嘆。

很明顯,因為失去了一隻右臂,警衛隊上士已經無法再擔任戰鬥任務,所以就被調到了相對比較輕鬆的銀月城裡。

雖然肩膀上的軍銜標誌升了一級,但是對他來說,離開了被硝煙與子彈浸染的的地方,未必是一種快樂。

不過好在戰紀中的科技水平還是可以克隆培育手臂的,只是相對而言,換上的后的手臂不如原來的靈活,但是總比完全殘疾好。

「奇怪,我竟然為一個而感慨,這遊戲確實讓人有些沉浸其中了埃」

風落搖了搖頭,現在關於店鋪的問題暫時得到了解決,相信有警衛隊少尉在,至少龍吟傭兵團的人不會再用這種手段。

只是以龍吟傭兵團在銀月城裡一直以來塑造的強硬形像,肯定不可能完全這樣甘休,估計還會有別的辦法找他的事。

不過風落倒也不是很擔心,因為大不了逼急了,他移民到另一個城市就是。

風落還是比較理性,他不是那種氣血上頭就死拼的人。

當然,也不是一個喜歡吃虧后不找回場子的人。

「真沒想到,老風原來你竟然還藏了這麼一手。連警衛隊的軍官都要賣你面子啊,嘖嘖,這情節逆轉得簡直和電影一樣。」

一個熟悉聲音在他的背後響起。

「老伍?」

風落回過頭,眼中帶著驚訝看向來人。

  • (快捷鍵:←)
  • 一槍致命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