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一槍致命>130、跟蹤
小說:| 作者:| 類別:

130、跟蹤

小說:一槍致命| 作者:十曜| 類別:恐怖靈異

風落靠聲音分辨出狙擊槍射擊的位置,只是望過去的時候,側對面幾十米遠的樓頂沙狼已經直接離開。

畢竟,他使用了武器,如果被警衛隊士兵發現,那肯定會有些麻煩,所以不可能呆在原地。

「咦1

不過,風落沒有找到沙狼的蹤影,原本準備回頭,卻在視線收回時意外的撇到了幾個人。

在沙狼呆的那幢樓的二層一個房間的窗戶里,林少等三個人正透過窗子,臉色帶著難地看著街道上發生的一切。

雖然路燈的光線比較暗,但是以風落的視覺,卻還是直接注意到了林傲天手中拿著的那一個望遠鏡。

那個房間側對著他們的位置,原本有厚重的窗帘遮掩,從這裡看不到房間里的情景。

但顯然因為街道上的事情,導致林少三個一時都忘記了掩飾,此時三人全都站在窗戶邊向下望。

「原來他們在住那裡。不過,這個望遠鏡是拿著做什麼?」風落心中有些疑惑。

之前林傲天三人搬離旅社之後,並沒有告訴別人他們去了哪裡。

現在看來,他們其實根本沒有走遠,而是一直就住在對面的那棟風落記憶中好像是酒店的樓里,而且房間可以直接觀察他們這裡。

這似乎有些別有用意?

風落心中想著,他的眼睛並沒有刻意地瞄向他們那邊,一直只是用餘光觀察。

不過這時候,林少等人卻好像注意到自己的位置暴露了。

那個土系掌控師眼睛向他們這邊看了幾眼,隨後對林少說了什麼,再之後則迅速地把窗帘全部拉上。

「眼中明顯有些慌張。嗯,有鬼1風落心中立刻有些懷疑。

心念一動,就在旁邊他的房間中,放在桌子上的銀色手提箱子里。

一隻指甲蓋大小的甲蟲慢慢爬出,隨後震動著透明的翅膀,穿過打開了一條縫隙的窗戶對著林傲天他們三人所在的位置飛去。

不過,風落這時候並沒有把視線切換到偵察甲蟲的視角,而是將目光又放回了樓下的街道上,那個重傷的男青年和被的咬傷腿部的瘦高警衛隊士兵的身上。

當然,也還包括在那個看似已經死了的女青年身上!

病毒在進入人體內后,並不會立刻地發作,而是會視被感染者的免疫能力在一定時間之後使人因為各種本能反應而喪失神智。

一般而言,如果只是被水源或者空氣等輕微的感染,體質弱的人都能夠撐過一兩天時間,而如果體質強的甚至可以免疫掉這種外部病毒的攻擊。

但是如果是受傷的人,特別是重傷者,那麼感染時間會縮短到幾十分鐘。

至於已經被咬死後的人,那麼發作時間一般不到幾分鐘。

當然,這些是風落記憶中病毒的數據,戰紀中的病毒應該是進化病毒的變種,效果到底如何他不能夠肯定。

甚至,其實到現在為止,他連這種病毒到底是不是「病毒」都還沒有確定。

不過,風落心中認為是病毒的機率極大!

此時在樓下的街道上,場面看起來無疑十分的血腥。

一死一傷其實沒什麼可怕,但是關鍵是那個女情侶死狀太過慘,除了內臟被喪屍犬撕扯著拉出,就連一隻手和兩隻腳都被完全咬斷了,只有一隻右手還血肉模糊地留在身上。

而且不只是這處街道,此時,在小鎮中別的方位也都傳來了慘叫、呼救聲或者是槍聲。

看樣子,出現喪屍犬的地方遠不只這一處。

旅館周圍的房間里,出現了不少遊客和小鎮原住民的腦袋,然而在看到樓下的情況和聽到周圍的槍聲后,很多人都嚇得縮回去了。

只有少數幾人衝出店鋪或者旅館,跑到街道上去,想要幫助那個受傷的男表年和警衛隊士兵。

關鍵時候,還是有不怕事的。

「風哥,這不會就是你之前說的會發生的情況吧1

木子這時候突然一句,讓原本正有些或者好奇或者震驚地看著樓下經過的玩家,都紛紛地回過神來。

不少人都抬頭看向風落,他們這時候也記起之前大家原本是在討論是否要在晚上行動,結果被下面這突發的情況給打斷了。

而更關鍵的是,在這事情之前,重甲戰士「十萬伏特」剛剛質疑了風落所謂的三天內肯定會有情況發生的預測。

結果,現在樓下這情況,算不算被事實直接打臉呢!

叫「十萬伏特」的重甲戰士臉上略微有些尷尬,而見不少人都看向了他,嘴裡最後強行辯解一句。

「現在時間過了午夜,已經超過了三天了。而且,下面這情況也不一定和任務相關埃」

這次沒有人附和他,就連那個叫「槍火」的偵察兵,這時候也都不好意思開口附和。

大家都算是玩家中的精英,自然知道,這場景就發生在他們的樓下面肯定不完全是巧合的,絕對和任務有關係。

不過,所有人都在關注風落時,風落這時候卻又在「出神」了,耳朵里其實根本沒有聽他們說話。

因為這時候,通過「精神鏈接」技能和偵察甲蟲聯繫在一起的風落,耳朵中已經聽到了土系掌控師,那些有懊惱的聲音。

「該死!林少,鎮子里竟然會突然出現怪物,而且還殺了,這不會是和任務有關吧?」

「估計是1

林傲天的聲音聽起來反倒顯得平靜一些,只是也帶著一些不爽。

「倒是沒有想到,竟然被那個叫風之落葉的傢伙說中了。之前槍火給我們發信息,原本已經要成功鼓動他們去探索療養院了」

「現在情況不明,他們今天晚上很可能不會去了。畢竟他們偽裝做遊客,這種情況下按道理肯定是縮在房間里,不可能上街亂逛的。」

和他們一夥的那個重甲戰士說道。

「這樣的話,我們之前借他們牽制保護傘公司和警衛隊的注意力,趁機潛入的計劃也沒辦法實施了。」

「用通訊器私信一下槍火問下1

林少的聲音略微帶點不耐煩。

「是1

土系掌控師回答道。

不過,他們誰都不會知道,這一切都被趴在窗口,一隻顏色已經有窗檯完成地融為一體的小甲蟲給聽到。

而且,更傳到了遠在幾十米之外,對面街道的風落耳中。

聽到這裡,風落回頭望了望身後,正在和凌哥他們討論接下來到底該怎麼做的那個偵察兵玩家。

誰也想不到,林少這傢伙不僅不像他表現出的那麼衝動無腦,反而還有些城府,甚至還準備「利用」這裡所有人。

而且,竟然還在他們這邊有一個「底。

不過,等了十幾秒鐘,這個名叫槍火的偵察兵玩家的通訊器也沒有響起。

「咦?奇怪1

而偵察甲蟲中,更是傳來土系掌控師有些疑惑的聲音。

「通訊器連不上了1

「通訊器無法鏈接了1

這時候,房間里也有玩家發現了不對勁。

「通訊被干擾屏蔽了,小鎮上有很強的干擾源1

生活職業為晶元專家的女風系掌控師,取下自己的科技眼鏡,拍了兩下后,皺了皺眉道。

「現在怎麼辦?」

房間里的討論還沒有出什麼決定,又發現這意外的情況,所有人又得考慮通訊器失效造成的影響。

不過,這其中不包括風落。

在知道林少三人只是「虛張聲勢」,至少今天晚上不會去真的去夜探療養院后,風落就把注意力收回來,重新放回了樓下的街道上。

此時,那個已經被咬得連內臟都露出來了,死得不能在死的女情侶,這時候,臉色已經慢慢地變成青中帶白的顏色。

而風落更是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剛才看到她死前圓睜的眼珠,似乎微不可察地動了一下。

這一切都十分的不顯眼,至少就在她屍體旁邊不遠,身體向下躺在地上等待救援的男青年和那個瘦高的警衛隊士兵沒有察覺到。

「四分鐘左右?」

風落注意了一下時間,從最初被咬到現在大約四分鐘。

不過,就在他以為,「生化危機」中的劇情會出現,讓這個女人「死而復生」去擁抱她的男友時。

一陣警笛聲卻突然從街角傳來,同時一輛白色的醫療車停下,幾個穿著包裹著全身的防護服的人走下來。

在那輛車子上面,有著一個紅白相間的傘狀標誌。

「保護傘公司?」

風落一楞,怎麼保護傘公司的人,直接出現了。

幾個穿著全套防護服的人,提著一個黑色的大袋子,將那個女情侶的「屍體」抬入裡面。

同時其中一人,在抬動中偷偷地將一隻針劑注入到她的體內,隨後女情侶原本已經有點活動的瞳孔,一下子又恢復了死板。

這動作很隱蔽,根本沒別人注意到,但是牢牢盯著下方的風落卻注意到了。

此外,醫療車上還有一個穿著白大褂,像是科研人員的中年人,對著兩個試圖攔下他們的警衛隊士兵解釋了一陣。

風落從他的唇部動作中,大致弄懂這個保護傘公司的科研人員說因為鎮子里多處被襲擊,小鎮醫院的救援人手不足。

所以做為小鎮一分子的保護傘公司,專門派出了療養院中的醫療團隊,幫忙救治死傷者。

最後,兩個傷者,外加一個死者,都被抬上了醫療車裡,而幾個保護傘公司的員工也回到車裡駕車離開。

不過,沒人注意到,一隻半透明的甲蟲,已經偷偷地進入了車子中。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