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一槍致命>156、突圍(九)
小說:| 作者:| 類別:

156、突圍(九)

小說:一槍致命| 作者:十曜| 類別:恐怖靈異

這時候,重甲戰士才醒悟到,自己犯了一個極大的錯誤。

對方狙擊手的第一目標,肯定會是機槍手,因為唯有機槍手才能夠擁有壓制性的力量。

因此,保護住機槍手才是他首要的任務,甚至是唯一任務。

這個道理其實他之前在心中已經考慮過,但是在剛才看到隊伍中的醫生中槍重傷倒下的一刻,卻直接地忘記了,捨棄掉保護機槍手去救醫生。

只因為,不是任何玩家都能夠做到面對突發情況時,冷靜地做出最正確的選擇的。

在這款擬真度過高的遊戲里,大多數的人太容易受到眼睛感官的刺激,就算是前一刻還十分的理智,下一刻也許就會被一幕場景刺激得發狂。

因此,真正的高手,必須擁有一個冷靜甚至「冷血」的頭腦。

比如說,狙擊手!

「砰1

又是一發淡藍色的能量破甲彈,打在了機槍手的屍體上,在原本已經被打空了全部HP的機槍手的腦袋上面補上了一槍!

「啊1

重甲戰士大吼一聲,嘴巴大張,眼角都幾乎瞪裂了,玩家之間的戰鬥,這種「鞭屍」的行為一直都被視作最為卑鄙的挑釁。

不過,持著的狙擊槍的風落卻根本沒想這麼多,他在打出了這一槍之後,就已經直接轉移了。

因為剛才開槍的火光暴露了他的位置,已經有幾把槍對著他的位置開火。

不過風落早就憑藉著偵察甲蟲的視野將所有人位置給偵察到,所以在提前的躲避的情況下,對方的一切攻擊全部落在空處。

而對於他來說,這一場暴雨中的獵殺行動,才剛剛開始。

而在轉移之時,看到系統在所有人的視野中刷過的提示信息,風落的嘴角微微一笑。

剛才最後的一槍是沙狼發出的,打掉了機槍手剩下全部的HP。

但是估計他之前的那次擊殺,是習慣性爆頭直接拿到了一個人頭,所以還不知道對付龍吟傭兵團的這些玩家,需要把腦袋給打爆才能獲得系統的擊殺承認,所以這一槍打的位置略微有點偏。

風落本來只是為防萬一再補上一槍,卻不料又「搶」到了一個人頭。

他估計沙狼這時候心中也正在鬱悶吧。

事實上,另外一個樓房的頂部,沙狼也確實是有點鬱悶。

這次的任務,他獨自一人離開隊伍單獨行動,主要是因為對於凌哥的計劃不認同,所以決定按自己的想法做,同時也有不想受凌哥領導的心理在內。

不過,他並沒有忘記了接這個任務的初衷之一,是因為有在這次任務中和風落一較高下的想法。

雖然上次的清理任務,他在佔據著武器和等級的雙重優勢,結題最後還在積分排名上面輸了。

但是那次情況,幾乎所有人都看出,風落最後應該是觸發了什麼條件才突然獲得了巨額積分,所以他並不認為自己是真的輸掉了。

他對自己的技術是極為自信的,特別是在又擁有了一個極為適合狙擊手的特殊天賦的情況下。

所以,這最後的戰鬥,無疑也是兩人比試的時候。

只是沒有想到,剛才的一槍,明明應該是自己收割掉了那個機槍手最後的三百多點HP,怎麼系統卻在最後提示是風落殺掉的?

加上對方之前已經殺掉了兩個敵對玩家,這下雙方的擊殺比,已經成了一比三這種絕對的劣勢。

「果然,不能小瞧他啊!有些意思了。」

沙狼眼中的精光閃爍,這一下,臉色變得前所未有的認真。

而另一邊的風落,雖然並不知道沙狼的想法,但是身為一個曾經的雇傭兵,在長時間養成的職業準則就是在任務中盡全力去完成任務,因此也並沒有多少保留。

事實上當前的戰況,也不容許他們保留,因為對方每個人在T病毒和藥劑的加成的情況下,攻擊都不會比他們差,甚至血量還要遠遠超過他們。

他們擁有兩槍秒掉對方脆皮的能力,但是對方估計只要一個技能就能夠把他們解決掉。

兩人只有發揮全力,憑藉著狙擊手在這種城市戰中的天然優勢,才有可能挽回局面。

第三分鐘,

第五分鐘,

第八分鐘,

第十分鐘,

兩個狙擊高手的比拼,讓這一場任務最終的勝負,開始漸漸地明朗。

龍吟傭兵團的這些玩家雖然也算是精英,現在的攻擊力和屬性都不遜色甚至高於兩人,但是在意識和技術上卻完全比不上風落和沙狼這種頂尖的狙擊手玩家。

更何況兩人還擁有自己的特殊底牌。

沙狼的裝備極好,配合著他的特殊天賦和特殊子彈,在這種情況下隨便一槍打下去幾乎都能夠完全地破壞對方的防禦,甚至直接把人打成重傷。

而風落則仍有偵察甲蟲的視野優勢,對於他來說,可以輕鬆地找到最佳的射擊視角。

當然,天氣的因素也有極大的加成。

如果不是因為雷暴天氣又已經入夜,讓保護傘公司的監測受到影響,同時也讓對方很難鎖定他們的位置的話,他們也較難取得這種戰果。

兩人這一次暗中的「交鋒」的結果。

是十分鐘之後,剩餘的五個玩家中的四個也死在了狙擊槍之下,而兩人目前的成績則是:二比二平!

如果不算之前風落領先兩個人頭的數據,那麼最後勝負似乎要放在剩下的那一人,身為隊長的重甲戰士的身上。

……

原本是做為進攻之用的防禦工事里,龍吟傭兵團的最後一名重甲戰士玩家,已經被逼退到了牆角的位置,身上在各種藥劑加成下已經接近兩萬的HP也掉落到了不到三分之一。

身體背靠在牆角邊,看著自己手中已經被打得出現了幾個窟窿的合金盾牌和身邊剛剛被一發狙擊彈給爆了頭的醫生玩家。

重甲戰士玩家原本充滿著憋屈和怒火的暗紅色的瞳孔,這時候卻突然恢復了平靜。

「兩個狙擊主手,果然是失算吶1

「不過,最後的勝利,還是我們的1

口中輕輕地說了一句后,重甲戰士的臉上閃過決然神色,右手從背包中摸出了一支暗紅色的針劑,重重地扎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啊1

暗紅色的藥劑像是某種血液一樣流入他的身體,緊接著只見重甲戰士玩家全身的肌肉都開始地起伏,脊椎和大腿的骨骼開始變形,身上的皮膚層層地撕裂,從裂口處冒出了大量的鮮血!

而在他的口中,因為疼痛而有些忍受不住地發出了連續的慘叫。

十幾秒之後,房間中,一個足足三米左右的高大的人形身影緩緩地直立了起來,一雙眼睛中閃著嗜血和殺戮的紅光。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