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一槍致命>925、「暴君」秦飛
小說:| 作者:| 類別:

925、「暴君」秦飛

小說:一槍致命| 作者:十曜| 類別:恐怖靈異

「嘀、嘀、嘀……」

在222號女醫生玩家的眼睛睜開,黑影從建築物中突然衝出的一刻。

街道兩邊的偵察兵玩家手裡的偵察儀,同時地響起了代表著新的統領級生物的警報聲。

而根本沒有等到玩家從警報中反應過來,已經馬上要衝到222號女醫生玩家身前的反叛軍輕甲戰士,就直接被黑影給一下子重重撲倒在地了。

「啊!」

「-4559!」

緊接著,是一聲慘叫和一個超過四千點的弱點傷害數值。

「靠,什麼情況?」

「那建築里有怪物!」

「是一隻暴君!」

從警報中反應過來的玩家,這時候終於是看清了撲倒輕甲戰士玩家的黑影。

青灰色的眼睛,暗紅色的肌肉和巨型化如同帶著匕首的爪子。

一隻暴君!

而且,還是一隻比較特殊的暴君。

它似乎還沒有完全地變異,在體型上面還保持著大約不過兩米左右的類人形態。

「59級!」

但是,等級卻是遠比普通的暴君T-200更加地高。

此外,這一頭暴君的背上,並沒有T-200那種類似寄生蟲的四條觸手。

而是看起來更加地近乎於T-100,爪子十分地巨大,染著鮮血的強壯無比的肌肉更是充滿了殺戮感。

而此時,其中一隻為了擊殺而生的巨型的暗紅色爪子,牢牢將頭盔下臉色驚惶,口中噴血地輕甲戰士玩家的握著合金劍的手臂按死在地上。

「轟!」

而另外一隻爪子則是再次地抬起,對著輕甲戰士玩家已經在第一擊之下嚴重凹陷下去的胸甲砸去!

「-6059!」

連續的兩擊,已經帶走了嗑藥后的17號反叛軍輕甲戰士玩家玩家三分之二的HP。

這種並沒有觸手的純粹暴君的單體傷害能力,比起暴君T-200還要更加地強。

這個反叛軍輕甲戰士並沒有覺醒原力,在被一頭超過50級的力量型暴君給壓倒在地上后,無疑根本不可能有反抗脫身的能力!

「-9734!」

暴君的巨大爪子的第三次重重地在反叛軍胸口位置,在將鎧甲徹底地打得變形開裂的情況下。

也讓傷害的數值,從黃色變成了鮮紅色!

接近一萬的高額傷害,讓這個反叛軍玩家的身上,毫無懸念地浮現了死亡的白光!

「噠噠噠……」

不過,這時候,終於反應過來的兩邊玩家還有那些特種兵NPC。

卻是已經全都射擊開火,大量的子彈全都落到了這一頭衝到了戰場中的暴君的身上。

縱然是一隻等級接近60級的暴君,卻也不可能面對這麼多高級玩家,甚至覺醒原力玩家的火力的情況下,支撐多久。

更重要的是,在被雙方攻擊之時,這一隻暴君似乎思維有一些混亂。

竟然沒有試圖躲避和逃跑,而是眼睛發紅,口上咆哮想要衝向反叛軍陣營的一方。

「噗!」

「-20233!

不過,一張圖案為「方塊10」的撲克牌,卻是直接洞穿了它的額頭。

瞬間帶走了,他在攻擊下剩餘的血量!

「怎麼回事?」

「你無法控制住它嗎?」

另外一邊,黑桃傑克的臉色終於是沉了下去。

此外,目光之中,也帶著一些疑惑。

「沒有,這個只是一頭純粹的感染體身體之中並沒有寄生蟲存在,所以我沒辦法影響它!」

「不過,這應該算是一場意外,所以第八局應該重新地比吧。」

籠罩在黑衣之中的七殺了搖搖頭,聲音嘶啞道。

「意外?怎麼會是意外!」

「這一局,已經輸了。比分也已經五比三了,總賭局也是輸掉了。」

黑桃傑克卻是搖頭,沉聲道。

「輸了,為什麼?」

七殺皺起了眉頭。

「我去,看來今天輕甲戰士真的是受了系統的詛咒!」

「前面幾場也就罷了,這一場對陣一個醫生,竟然中途還被一暴君衝出來給攪局,簡直是不能夠再倒霉了!」

另外一邊,望著倒在距離不過幾米遠處的暴君,有反叛軍玩家道。

「輸給一個醫生,確實是倒霉!」

「但是,誰能夠告訴我為什麼明明一隻暴君衝出來攪局殺掉了17號,卻要算是對面贏了?」

黑桃傑克與七殺的對話,並沒有刻意地壓低聲音,因此,周圍的反叛軍玩家都聽到了。

但是,正因此,他們和七殺一樣地疑惑。

「仔細看下這頭暴君,有什麼問題?」

黑桃傑克伸手指著倒在不遠處的暴君。

「暴君的問題?」

「咦,這一頭暴君身上的,似乎是一套槍手玩家的作戰服?」

聽以黑桃傑克的話,反叛軍玩家全都往暴君的身上看去。

「還有他的臉,怎麼略微也有些眼熟。」

很快就有玩家發現了一些奇怪的地方。

「這個暴君,好像是,五局時的那個機槍手啊?」

「嘶,好像還真的是!」

「你這麼一說,我倒也想起來了。沒錯,之前12號將他的屍體給扔到了那一個建築角落裡的。」

「我去!難道說,那個機槍手玩家和這個女醫生玩家是情侶,在死後化做暴君時殘留著保護女朋友的念頭,所以衝出來殺掉了17號?」

很快,這個暴君的身份就被所有人確定。

因為這一頭暴君還沒有完全地進化成功,因此在體型變化並不算大,身上的裝備也是高級材料。

在之前的攻擊中,卻是並沒有被完全地損毀,讓他們看出了問題。

「你當是講鬼故事呢。」

「很明顯,這應該是某種特殊的原力技能。那個女醫生玩家,應該是控制了這個機槍手玩家變異成的暴君!」

當然,對於什麼「至死不渝」的愛情什麼,沒誰會贊同。

更多人,是覺得應該是222號女醫生玩家的原力。

「不是原力,是精神力,應該還配合著天賦!」

風落卻是將目光,放到了222號女醫生玩家的身上。

因為,擁有特工中級眼鏡的他,剛剛戰鬥中在222號女醫生玩家的身上,完全沒有發現原力的波動。

反而是24K突然通過精神鏈接告訴他222號女醫生玩家的位置,散發出了一股十分強烈的精神波動。

精神力!

這絕對是目前遊戲中比起原力還要更加地神秘的屬性。

但是風落卻是已經知道一點。

就是利用精神力,能夠干擾甚至控制別人的行動的。

因為,24K自己就有精神控制技能。

雖然對於思維複雜的人類來說,想要控制住是幾乎不可能,只能夠做到干擾。

但是,要控制住思維簡單甚至混亂的喪屍和暴君,卻是比較容易的。

尤其是,如果還有天賦和藥劑的配合的話!

「但是還有一個問題,那個機槍手怎麼會變成感染體?」

不過,對面的反叛軍玩家,雖然認同是原力。

但是,又提出了個新問題。

「難道是因為這街道上已經乾涸著那些感染體的血液中帶著的病毒,導致他死後被感染變異了……」

這個問題,不僅是反叛軍,其實聯邦陣營的玩家同樣心中疑惑。

因為,在之前《生化危機》劇情正式開啟之後,已經可以通過兌換或者直接擊殺感染體爆出抗病毒血清的。

按道理講,就算是秦飛被感染體攻擊到流血了,也不可能出現在自己死後馬上變異的情況啊?

「這恐怕……是自作自受了!」

風落回憶起一件事。

今天白天在下水道清理暴君水蛭之後,他要求所有人在戰鬥中被感染的人站出來時。

秦飛沒有站出,而目光則有一些閃爍。

而隨後在酒店之中,他也是唯一沒有使用抗病毒血清的人。

風落不知道為什麼秦飛竟然會選擇保留被感染的狀態。

但是,卻猜得到應該就是這個原因導致他死後變成暴君的,而在這過程中被身為醫生的222號玩家給用某種方式察覺到了。

然後,利用黑色的針劑激發了精神力,再控制住他后,出奇不意地擊殺掉了反叛軍輕甲戰士。

同時,也贏下了這最困難的一局。

所以,真說起來,今天這賭局能夠最後獲勝。

不得不說特別地要感謝秦飛。

不僅僅是消耗光了對面一個強力的防禦型重甲戰士的原力,竟然就連在陣亡之後,還成功地幫助隊友獲勝!

這絕對該給他頒發一個,最佳的綠葉獎了。

「傑克先生,看來我的運氣不錯。」

「這一場的賭鬥,應該是我贏了吧。」

風落望著有一些腳步不穩,頭髮已經被汗水打濕了。

但是卻充滿喜色的222號女醫生玩家伸手拿起反叛軍輕甲戰士玩家爆出的一條飾品項鏈,從戰場上走回來,口中朝著對面喊道。

「是的,林克先生,你們贏了!」

「這最後一局是真的出乎我的預料了。輸得,不冤。」

黑桃傑克的臉色終於不再微笑,但是卻沒有否認。

從之前的接觸中就可以看說,很明顯系統對於黑桃傑克的設定雖然性情有些多變。

但是卻屬於一個真正的賭客。

所以,風落才會答應和他賭,不擔心出現輸了對方翻桌子的情況。

而現在贏了,自然也是該收取賭注了。

「把解藥注射了,然後把人放了吧!」

黑桃傑克將戴著幸運指環的那一隻手中的撲克輕輕地在手指之中轉了個圈。

身後押著那個NPC富二代的兩個玩家中的一人便從懷中拿出一支綠色的針劑,對著富二代的脖子上注射后。

接著,兩人將他拉到隊伍前面,然後往酒店這邊一推。

「啊……」

那個因為感染,現在眼睛已經高度充血,臉色甚至青得發紫的富二代。

在被放掉后,卻是像兔子一樣匆忙地往這邊跑,甚至中途摔了一跤后,乾脆就在地上往這邊爬。

不過,那種跑在中途,被背後的一槍給突然打死的劇情,並沒有發生。

「洛克少爺,沒事了!」

「你放心,我們中央情報局答應了埃達先生,一定會將你安全地帶回去。」

等他跑到酒店前時,情報局的中年白人NPC已經快速地迎了上去,把他帶到酒店之中。

「嗡……」

這時候,黑夜的天空中遠遠地有幾個光點閃爍,看情況應該是某種飛行的交通工具正在接近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