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有毒:軍少寵上癮>第四百七十章 塵埃落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七十章 塵埃落定

小說:重生有毒:軍少寵上癮| 作者:飄舞的陽光| 類別:女生小說

第四百七十章塵埃落定

楚清塵努力回憶前世記憶中將要發生什麼事?

可是這世偏離前世軌跡太遠,她都無從下手怎麼查?陳嘉學又死咬著不說,一個勁的叫她原諒潘玥玥,她都不知道是什麼事,怎麼原諒潘玥玥。

「陳嘉學你說讓我原諒潘玥玥什麼?你都不說是什麼事我怎麼原諒潘玥玥?」楚清塵看著陳嘉學無語的搖搖頭。

陳嘉學停頓了片刻,「清塵你看在我將死的份就相信我,原諒潘玥玥吧。」

楚清塵感覺身後唏噓聲一片。

「陳嘉學不是你要死了,我就應該無條件的答應你的要求,做人要有原則,即使死也要堅持到底,我不知道什麼事不可能回答你。」楚清塵對陳嘉學輕輕的搖搖頭。

楚清塵看著陳嘉學的眼神在一點一點換撒,陳嘉學一臉的死氣,楚清塵伸手搭在陳嘉學的手腕,手腕已經感覺不到脈搏了,楚清塵心想陳嘉學就要死了吧。

突然楚清塵的手被陳嘉學的手死死抓住:「清塵。。。清塵,你是我這生最愛,真愛的女人,也是我一生都得不到的女人。老天有眼讓我得不到你,我也不配得到你,天作孽不可違,自作孽不可活,這是我的報應,報應。。。孩子。。。我的孩子。。。」

楚清塵看著陳嘉學咽下最後一口氣。

能親眼看著陳嘉學死,這是楚清塵重生后的最大心愿,原本以為自己看著陳嘉學死會很激動,興奮,大快人心,可此時楚清塵一點都快樂不起來。

楚清塵伸手輕撫陳嘉學的眼睛,陳嘉學有太多的不甘心,他風華正茂,有太多的理想和大好的時光等著他去奮鬥,可是他卻選擇了一條不歸路叛國。

楚清塵心情複雜的坐回到秦慕白身邊,雙手挽著秦慕白的手臂,頭枕在秦慕白的肩頭,此時她覺得心裡空落落的,靈魂彷彿升到了半空中,轟鳴的機鳴聲她聽不到,耳邊一直迴響著陳嘉學最後的那句話。

陳嘉學前世今生愛過她嗎?陳嘉學到死都在欺騙她,利用她的善良,陳嘉學這一世應該最愛的女人是潘玥玥吧。

「不要難過,這是他罪有應得的下場,怪不了別人。」秦慕白溫柔的撫摸著楚清塵的頭,然後又挪動了身體,讓楚清塵靠的更舒服些。

「唉。」楚清塵嘆口氣。

楚清塵眼睛空洞的看向前方,思索著陳嘉學的話。

她和陳嘉學的前世今生恩恩怨怨一切都已經塵埃落定。

「清塵姐姐,嗚嗚。。。」小張護士撲來,抱住楚清塵的脖子。

「清塵。。。清塵。。。嚇死姐姐了。」唐詩瑩聲音哽咽的抱住楚清塵。

楚清塵嗓子哽咽的說不出來話,眼淚撲簌撲簌的往下落。

在楚清塵的身邊圍了一圈她的同事,這就是楚清塵剛下直升飛機的場景。

再次回到乾貝拉的醫療站,楚清塵彷彿再次重生,她要好好享受生活,珍惜生命。

「清塵姐,你真的敢一個人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攀爬懸崖絕壁?」小張揚起清純的俏臉,手捂著心臟部位,驚訝的嘴巴都合不攏。

楚清塵值夜班,唐詩瑩和小張都擠在楚清塵小小的值班室,兩人都一臉緊張的聽楚清塵講她那一夜從貢嘎拉山逃跑的經歷。

這段經歷她已經給她們講了好幾遍歷,可是每次再講起時,她們就像是第一次聽一樣的表情,露出緊張,誇張的表情。

楚清塵無語的看著兩人,伸出手指點點小張的額頭,「不要一驚一乍的好不好,要記住人的潛能是無窮大的,平時是沒有機會展示,一旦遇到生命危險時,人的潛能就會迸發而出,即使更大的危險你等著你,你都會去嘗試的,為了活命,當時只有那一條路可逃,再是懸崖絕壁也要,假如換作你們,你們是逃,還是不逃?」

「逃。」

「逃。」

唐詩瑩和小張異口同聲說道。

楚清塵風輕雲淡點點頭繼續道:「對呀,我當時也抱著和你們同樣的心情,就這一條路可走也要走下去,所以義無反顧的趁著哨兵熟睡的檔偷偷的繞過他們,爬山崖。」

「清塵我越來越佩服你的膽量來,然後呢?秦慕白他們是不是早就發現你了?」唐詩瑩單手撐著下顎,一臉欣賞的看著楚清塵。

「姐,這不是在講故事好不好,當時有多驚險,多心驚肉跳你們根本就體會不到,當時任何風吹草動,我都會嚇的不敢動,而且雙手要牢牢抓住繩索,哪怕雙手已經酸軟的沒有力氣也要咬牙堅持,那崖壁陡峭的稍不留神還會摔下山去,秦慕白他們在面,我在下面,根本就看不到面的情況,而面的人卻能把下面的情況看的一清二楚,可能他們早就看到我了吧,我始終沒有看到他們,直到他們離我很近的時候,我才發現了鄭拓。」楚清塵思忖這那晚在山崖發生的事情。

當時秦慕白他們離她很近時,才發出聲音,而且像是再故意提醒她身邊有人似的,這時候楚清塵才警覺的發現有人下山,她的身體緊緊貼著岩壁,看著方下來的秦慕白和鄭拓,當她看到秦慕白時,第一眼就認出是秦慕白,她從來都沒有懷疑是自己先發現秦慕白他們的。

被秦慕白他們解救回來后,楚清塵休假了幾天,她和秦慕白在一起的時候也問過秦慕白同樣的問題,都被秦慕白搪塞過去了,倒是把她誇了一番,說她機智勇敢,是女中豪傑。。。

聽著秦慕白誇她,楚清塵心中很受用,也不在追著秦慕白問這問那了,心中著實小小的自戀了一把,覺得自己真的跟女英雄似的了。

經歷過生死,楚清塵回憶起當人質的日子,楚清塵現在還心有餘悸。

假如當時秦慕白他們特戰隊的沒有來營救他們,再假如秦慕白他們下山的路徑不是和她恰恰在一個方向,她真的能逃出那大山嗎?

現在想起當時的情景,楚清塵還真的心有餘悸怕怕的。

「清塵姐,我越來越佩服你了,你是我見過最有膽識,最勇敢的姑娘了。」

「秦少好。」門外傳來李醫生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