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001章 向知草被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01章 向知草被甩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1912599119191965518121691109

市某知名咖啡廳

男人視線透過落地玻璃牆,冷清眸子顯露出微微不悅,外面的爭吵聲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當女孩的聲音飄進耳邊,男人心裡咯一下,眉頭微皺。

「少爺,我出去趕他們走。」一身黑色西服的保鏢恭敬地彎下腰向男人請示。

片刻后,坐在咖啡廳內廂沙發上的男人恢復了一副看不出任何情緒的臉,下巴的線條貴族般剛毅高傲。

他沒有直接回答,冷眸淡淡地凝視著咖啡廳外三個人影,一句話都沒,擺了一下手。

黑色西服立刻會意,便噤了聲站在身側。

於此時,落地窗外,鵝黃色的路燈燈光下,漫天細雨。

「…你不是今天出差嗎?」

一身咖啡廳制服的向知草震驚地盯著男人,難以置信的語氣帶著顫抖。

原以為是因為夜色自己看錯了,但是熟悉的背影讓還在咖啡廳打工的她忍不住跑了出來。

卻發現和一個女人共撐一把傘的男人竟然真的是他。

傘下的俊美男人倒吸了一口氣,立刻鬆開身邊女人交纏的手,扯了扯嘴角。

男人心虛的模樣,彷彿證實了向知草心裡的預感。

眼底的淚意漸起,但是沒得到對方親口回答,向知草仍舊不相信,不相信這個自己相愛幾年的男友是真的變心。

雙手握緊成拳,指甲顏色越來越淺,深深陷入手心。

默默咬了咬牙,她努力的壓抑自己心底的衝動,故作平靜的看向男人,問道,

「她是誰?」

眼前這個眉清目秀,斯斯的男人在見到突然出現的向知草,臉上頓時浮現一副窘迫的樣子,慌亂的眼神躲避著向知草熾熱的目光。

見男人不話,向知草的視線移到他們手上相同款式的戒指,她的心跳陡然漏了半拍,微微一怔。

盧少輝,她談了四年戀愛的男友,現在竟然和另一個女人有著相同的戒指!

看到這裡,她突然反應過來——為什麼最近男友和自己的聯繫驟然變少,微信qq簡訊上也不再發些親昵的甜言蜜語。

之前她一直在心裡安慰自己,沒事的,作為盧氏集團的接班人,很忙也是正常的。自己該體諒才對,情侶之間最重要的就是信任不是么?

可是,現在向知草覺得自己怎麼那麼傻,之前那麼多徵兆自己竟渾然不覺!

向知草淚光閃爍的目光盯向旁邊嬌艷嫵媚的女人,女人見向知草狼狽的模樣,唇角勾起一絲嘲諷,一時間三人對峙了起來。

此時,內廂里的男人端起咖啡,淡淡呷了一口。

眼神沒離開過那個穿著咖啡廳制服的女孩,倏地冷眸出現一絲疑惑,眼底閃過抹深綠的暗芒。

在聽到外面女人質問的聲音后,他的耳邊竟不自覺的迴響著一個聲音,漸漸重疊,讓他不禁皺眉。

落地窗外,對於盧少輝靜默的反應,站在他旁邊的女人甚為不滿。

她極為不屑地斜睨了一眼向知草,整個身子故意朝盧少輝靠去,身子也貼得更近更緊,柔細的雙手死死地抓住男人的胳膊。

「阿輝,她是誰呀?」女人鳥依人的撒嬌著,語氣柔柔的朝著盧少輝問道。

她身上穿的是限量版定做的價格不菲的法國牌子大紅色連衣裙,襯得整個人高挑耀眼。

臉上那雙流動的眸子在看向盧少輝的時候,顯得楚楚可憐。

完后,女人的視線落在向知草的身上,見向知草一直盯著自己看,她也上下輕蔑的打量了一番向知草。

在看到向知草穿著一身普通的服務生制服后,女人的眼底多了一絲嘲諷,

雖然臉蛋有幾分清秀,可一看八成就是個鄉下妞!

女人她揚了揚手上閃閃發光的鑽戒,冷眼上翻,悶哼一聲,隨後嬌滴滴地對向知草開口道,

「你就是輝的前女友吧?我是輝的未婚妻,我們快結婚了,以後請別來打擾我們1

前女友?未婚妻?!

向知草覺得眼前一片空白,腦袋停止了運轉。

竟不知道怎麼應對,只獃獃地微張慘白的唇瓣,眼眶一紅,開始水霧瀰漫。

「這…是怎麼回事?」

恍惚中將眸光轉向盧少輝,心底似乎仍帶著一點希望。

除非他親口承認,不然她不敢相信也不願相信眼前的一幕,心彷彿被抽空了一樣。

男人低著頭,依舊沉默著。

咖啡廳門口昏黃的路燈下,夾雜著毛毛細雨,溫和光線在他白凈的面容上,罩下一片暗沉的陰影。

對於他的反應,女人十分不悅。

她拉了拉男人的手,湊近耳邊聲了幾句。男人臉色鐵青,越來越難看。

「草…」

俊逸的臉上緊皺著眉頭,頓了頓,男人語氣依舊是戀愛時那般溫柔,薄唇清晰地吐出幾個字:「我們結束吧。」

這讓向知草晃了眼,是聽錯了嗎?

為什麼竟然會覺得對方也有一絲絲的不舍和傷心?

可是提出分手的明明是他,卻弄得好像他才是被拋棄的一方?

但下一刻,她否決了這個念頭。

一切都明白了,眼前這個身材欣長的男人,曾經無數次甜蜜幻想步入婚姻殿堂的男人——確確實實是提出了分手!

面對眼前突如其來的變故,向知草一時還無法接受。

她不管那麼多,只知道心裡很捨不得,在感情里從來沒有過放低姿態的向知草近乎央求地哽咽挽留道,

「是我哪裡做得不好嗎?我可以改…」

聞言,傘下的男人抬起頭,面色如霜般寒冷。

「我和你沒有感情了,你很煩,我們結束了」

他嫌惡地看著向知草,冰冷的話語中沒有了原先的溫柔,多了幾分疏離和冷漠。

對於男人一副無動於衷的冷淡,向知草再也剋制不住決堤的眼淚,豆大的汗滴和淚水混雜一起,從慘白的臉上滴落,腦袋也越來越重。

「別一副死皮賴臉的模樣!都已經得那麼明白了,還真是不要臉1女人厭惡地皺眉,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尖銳地冷哼道。

輕蔑的話語,讓向知草心裡覺得很不舒服。

於是,她淡淡瞟了一眼旁邊的女人,輕柔卻擲地有聲,「這是我和他的事情1

「賤人就是矯情1女人沒想到向知草竟然會還嘴,一下子火冒三丈,氣憤地伸手用力推了過去。

還沒來得及反應,向知草一下重心不穩立刻向後倒去。

此時,剛跨出咖啡廳的男人微斂神色,就在向知草差點摔在地上的時候,一雙大手快速地把她拉入懷裡。

「你還真是跟以前一樣冒失1

充滿磁性但又沒有任何溫度的男聲在耳邊響起,一張有著剛毅臉龐的俊臉躍入眼帘,一股清涼的薄荷味充斥整個鼻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