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002章 為他哭,值得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02章 為他哭,值得么?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1912599119191965518121691109

這個場景,令三個人不由面面相覷。

頭隊凶乓凰深綠幽邃的冷眸,渾身散發攝人心魄的凜然霸氣。線條分明的輪廓,挺直的鼻樑,微微上揚的薄唇,還有那魅惑的笑容,讓人移不開眼。

「你…」向知草滿是錯愕地任眼前的男人攬著,臉上的淚珠還隱約可見,男人的話讓她不禁驚愕。

她根本就不認識面前的男人,可他剛剛的那句話,好似一副跟自己很熟的樣子?

不等向知草反應過來,男人擁著她,走向對面同樣目瞪口呆的兩人。

臉色陰沉語氣冰冷:「這……是怎麼回事?」

「磊,沒什麼事」

盧少輝難以置信地呆在原地,吞吞吐吐地回答。

眼前這個男人的強大氣場一下子竟讓他愣住了。

但下一秒他馬上反應過來,眼底儘是疑惑與怒意。

姜磊竟然擁著草!

為什麼他們看似很熟悉的模樣,難道早就認識了?

還是……他們早就在一起了?

虧他心裡還有一絲內疚,原來早就有備胎了。鼻子不由冷哼一聲,那剛才又何必假惺惺?

想著,盧少輝面上露出慍意。

直勾勾地盯著向知草,似乎想在她臉上證實自己的答案。

此時,旁邊的女人羨慕嫉妒的表情從眸子流露出來,美麗的臉蛋微微扭曲起來。

還真有手段!

原以為盧少輝已經算是青年才俊了,但是對面那個面容清秀但絕對稱不上美艷的女人卻傍上了市萬千女人艷羨的富豪新浚

女人默默咬牙,氣得跺腳。

姜磊,市商業上的風雲人物。

不單有姜氏集團的雄厚家底,本人靠自己的能力在短短兩年時間內所創建姜氏集團旗下的cx公司迅速成為市的後起之秀。

而且還搶了盧氏集團長久以來位居市第一的商業地位。

俊男美女的組合本就引人注意,因為姜磊的出現,旁邊撐傘路過的陌生人,更是紛紛投來好奇稱羨的目光。

似乎對眼前兩人做出的反應很滿意,姜磊唇邊的弧度有一絲不易覺察的上揚。

下一秒,他圈著向知草的腰更緊了,騰出的另一隻手輕輕地把散垂在她臉龐前面的一撮劉海撩到耳垂后,

「沒事,有我在1

男人低沉的嗓音帶著寵意,溫柔地飄進向知草耳邊。

向知草頓時愣住了,腦袋一片空白,臉上火辣辣的熱度竄起來,對於眼前莫名其妙出現的俊美男人分不清是什麼情況。

剛才的難過被眼前的震驚無措所代替,一時間竟不知道怎麼辯解。

那雙深邃黝綠的眼眸像一個幽靜的深潭,竟讓她絕望的心漸漸平靜下來。

她只知道,眼前這個陌生男人應該是在幫她,幫她撿起最後的一點自尊。單單這點,她就該感激他吧。

盧少輝眸子緊盯著那個被其他男人擁在懷裡的向知草,見她一言不發,只當是她也默認了對方的深情。

「沒想到你是這種水性楊花的女人。向知草,我這輩子最噁心的事就是和你在一起1

前一秒還可憐兮兮地對他苦苦哀求,后一秒立刻投入別人的懷抱。

盧少輝不由冷笑,憤怒的表情出現在斯的臉上。不禁雙手握拳,因為怎麼都不相信,眼前這個女人,竟然先背叛了自己!

向知草從未見過溫爾雅的盧少輝對自己這樣發飆過,平日的溫潤形象蕩然無存。更甚,刺耳難聽的話充斥耳邊。

只覺得自己一顆心一直往下跌,失望的不單是背叛,更是對自己珍惜的這份愛情的絕望。

難道,這幾年她都愛錯人了嗎?

在一起這麼久,她向知草怎樣的為人,他竟不知?!

一種澀意排山倒海而來,向知草覺得快被壓得快呼吸不了了。艱澀地想開口,卻什麼也不出來。

聽到這話,那個有著強大氣場的男人挑了挑眉,目光冷銳,劍眉下的冷眸多了幾分凜冽的寒意,

邪魅地開口道,「我的女人是你能評論的嗎1

冰冷的氣勢充斥著濃濃的鄙夷,讓人不由心生畏懼。

氣氛彷彿凍到零點,女人心裡一沉,躲到盧少輝後面。

盧少輝則黑著一張臉,輕蔑地抬起下巴,「哼,她這樣的女人,就只有你這種男人搶著要1

完這句話,盧少輝訕訕地瞥了一眼向知草,拽起身邊女人的手,頭也不回地大步轉身離去。

低著頭的向知草抬起下巴,強忍眼角再次洶湧欲出的淚意,緊咬著唇瓣,看著兩個身影一點一點地走出她的視線,走出她的不舍,走出她的記憶和餘生。

向知草自嘲一笑,自己竟然愛了個這樣的男人!

閉上眼睛,深深嘆一口氣,對自己這段可笑的戀情最後的訣別。

而旁邊那張堅毅輪廓的俊臉,黑色劍眉下那雙深眸隱了方才的溫柔,換上平日一貫冷清疏離的神情。

姜磊皺了皺眉,神情凝肅,「為了這樣一個男人哭,值得么?」

低沉的嗓音傳進向知草耳畔。

向知草獃獃地看著盧少輝的背影遠去,男人最後的一句話觸動了她的痛處,直到所有人都走了,她的眼淚才簌簌的流下來。

向知草怔了怔,轉過頭,動了動唇瓣,原是想感謝身側男人的解圍,卻發現倨傲的身影已經走遠。

那個陌生的男人行走在黑暗裡,渾身氣勢、和夜色一瞬之間混合,整個冷意和黑暗融為一體。

不過眨眼間,陌生男人已經消失在她的視線里。

若不是剛才他的指尖拂過她的劉海,若不是他那纖長的指尖在觸碰到她臉龐的時候那一絲冷意,向知草差點就要認為,剛剛消失的男人根本就不存在。

這時的她怎麼也不會想到,在未來的日子,她會和這個冷傲的男人有著扯不清的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