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003章 不速之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03章 不速之客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1912599119191965518121691109

兼職結束后,向知草故意在外面逗留了一會,因為之前眼睛哭得紅腫,她不想給家裡人看到。

回到家裡時,夜更黑了。

深吸一口氣,她將頭髮撥弄整齊,再按門鈴。

門一打開,只見向母一臉怒氣,手叉在腰上,滿臉橫肉,「死丫頭,還捨得回來呀?以後再這麼晚,乾脆別回來了。」

向知草意料到會是這種場景,早就習以為常。

於是,一點也不吃驚,平靜的臉上連眉毛都沒動一下,直接越過向母走進客廳。

只見向茹兒還在細心地塗著紅色指甲油。

從到大,向茹兒一直都不喜歡這個姐姐,雖然自己深得向父向母寵愛,但是在學校不論成績人緣各方面還是在外貌方面,自己都略遜一籌。

而且,這個姐姐在學校還傍上個家世不錯的男友,憑什麼?每次想到這,向茹兒都恨得直咬牙。

向茹兒瞪了一眼匆匆走進來的向知草,嘴巴一撇,

「媽咪,她又不是您的親生女兒,管那麼多幹嘛?嘖嘖。。瞧瞧她那態度,您吶,就當養了條白眼狼。」

向母打從第一眼看到的向知草時就充滿恨意。

十八年前,她以為自己嫁了一個前途無量人人羨慕的有為青年,誰知結婚後第二天就被告知有個2歲多的女兒。

並且還要領回家來朝夕相處。

這擺明就是騙婚!

但是嫁都嫁了,怪只怪她嫁之前沒有好好了解向家背景。

之後每次回娘家她都覺得親戚朋友在背後指指點點,議論和嘲笑她。

這口氣怎麼都咽不下去,一看到向知草那白皙的臉,心裡的恨意就湧上心頭。

所以,自然而然從來沒給過好臉色。

於是,向母一臉譏諷,厲聲道,

「茹兒啊,以後你可別學她那樣。這都誰生的女兒?嫁人後敢情也被人沒教養!到時你爸跟我可連她的婆家都不敢去1

「您就放一百二十個心,…」

……

向知草直接無視她們的諷刺,彷彿整個家裡就只有她一個人似的,徑直走到樓梯拐角口的那個房間,關上並鎖緊門。

直接倚靠在床上,抱住膝蓋。

靜靜地望著窗外擺動的漆黑樹影。今天發生的事,她覺得很累。

這一刻,她什麼都不想什麼人都不想理。

很無助的時候,向知草會想到自己的親生媽媽那個生下她然後拋棄她,連一眼都沒回來瞅過她的女人。

後來,向父又娶了個年輕貌美的女人,並且還給她生了一個妹妹。

她不解,為何父親每次看她的眼神都是帶著冷意的。

四五歲時,她也渴望得到母愛。

有一次妹妹跑到向母面前甜甜地撒嬌,她也開心地奔過去,細嫩的額頭貼在向母腿上,妹妹就一直推開她不讓她碰。

一邊推,妹妹還一邊宣示主權尖叫那是她一個人的媽媽。

而向母只是淡淡瞟了一眼被推倒在地上的向知草,非但沒責備反而讚賞地摸摸向茹兒的頭。

那時,幼的向知草就似懂非懂地知道家人不喜歡自己。

直至後來,家裡的傭人張媽私底下可憐地摸摸她的臉,心疼道,「唉,年紀親媽就跟別人私奔了。」

她才知道,自己是娘不要,爹不愛的孩。

每次受委屈時,她都會在心裡告訴自己,「向知草,要堅強1

遇到盧少輝那天,她以為她的生命終於有色彩了,也認定了他就是那個人。

呵,愛情也是這麼不可靠。

向知草自嘲道,也許,把自己的幸福建立並依賴在另一個人身上,本身的這種做法就是錯誤的。

草是春天最先萌芽生長的植物。

不管遇到怎樣的踐踏,每一次都是更加充滿韌性地蓬勃瘋長。

所以她認為自己的親生媽媽給自己取名知草,也是希望自己不管遇到什麼困難,都能勇敢面對。

想到這裡,她就覺得全身充滿力量。

接著,她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用手拍拍自己的臉頰。

從抽屜拿出一本速寫本,便開始了每晚必做的一件事。

她學的是設計專業,今年大四上學期了,很快就要準備實習。

她也有她的夢想,可是家裡一年不如一年的經濟情況讓她必須做一些兼職來養活自己有時還要補貼家裡。

所以,除了上課時間,談戀愛對她來也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大多數時候,她的時間表除了上課就是兼職,各種各樣的兼職。

雖然以前盧少輝提出,可以支撐她家裡的所有支出。

可是,倔強如她,堅持自己的事情要靠自己解決。

……

「咚咚咚…」

半夜,向家大門口傳來一陣又一陣急促又大力的的敲門聲。

像是硬鈍物拍在門上的感覺,讓人聽得心驚肉跳。

向母先是不耐煩地呵斥,一打開門后立刻嚇得六神無主。

三個胖瘦不一的身影閃了進來,手裡拿著粗大的木棍。一進門就大嚷:「把你們家男人交出來。不然砸了你們家。」

三個男人邊大吼還邊踹大廳里的桌子。

有話好好,你們會不會找錯人了?我們向家一向不會惹事的」

向母心裡害怕,戰戰兢兢地問道。

三人中為首的胖子滿臉橫肉,呸了向母一口,率先笑了出來,

「找錯?你丈夫向翼借我們錢搞投資,欠我們貸款公司五百萬。現在他跑了。父債子還,夫債妻還,天經地義1

「哇…」一聽完,向母直接坐在地上大哭了起來,邊哭嚎還邊吐苦水,

「向翼…你欠了一屁股債,就那麼狠心拋下我們母女跑了,你還有沒有良心?」向母越哭越覺得委屈,哭得更傷心了。

其中一個混混掃視了四周,低聲附在胖子耳朵旁邊,「哥,瞧這家當,還真值不了幾個錢1

這時,向茹兒穿著睡衣,揉著眼睛從房間走了出來,嘴邊不停抱怨,「這都誰啊?吵死了,還讓不讓人睡覺?1

待看清眼前,不由花容失色,立刻尖叫並躲到向母後面帶著哭腔詢問道,「媽,這怎麼回事」

「喲,皮膚還挺嫩的。」

三個男的視線齊刷刷地往向茹兒臉上掃,胖子垂涎著口水,邊話還邊跟旁邊的兄弟交換著眼色。

「要不,跟哥幾個走,保你吃香的喝辣的。既然老頭子跑了,那就你來抵債吧。」胖子完,便一把伸手要去拉向茹兒。

向茹兒一看眼前長滿黑毛的手和猥瑣的臉,忍不住泛噁心,打了個寒顫,嗚咽著往向母身邊躲。

「求您行行好,別帶我女兒走,我們想辦法給你籌錢。」向母哭著哀求胖子,趕緊伸開雙手護住向茹兒。

「住手!」清冽柔弱的女音卻帶著凜然的氣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