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008章 被「綁」的新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08章 被「綁」的新娘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三天後

向知草動了動僵硬的脖子,看著天花板。{匕匕奇中說}

怎麼回事?一醒來她就覺得有點不對勁,頭有點暈。

她仔細回想昨晚的事情。

12時前

「知草啊,過來我們商量個事!」

向知草還沒踏進客廳向母就趕忙迎上來,一把搶過向知草的包包拎在自己手上,熱情地推著向知草往沙發上坐。

向知草呆愣地被推了過去,順勢坐在沙發上。

完全搞不清楚什麼狀況,因為她所享受的這種待遇,還真是破天荒地第一遭。

今天她總覺得眼皮在跳,不由思忖不會發生什麼事吧?

眼前的繼母忙前忙后,又是切水果又是端飲料給自己喝。

要不是自己在這個家住了十幾年,她真懷疑自己要麼走錯家門,要麼就是繼母失憶了。

有什麼事值得讓繼母對自己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向知草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來,秀氣的臉上眉頭微皺。

「媽咪,你對她真好呢。」從房間里走出來的向茹兒恰巧看到這個場景,臉都綠了,嫉妒地譏諷道。

這身份一變,連著待遇都不一樣。

想當初,她可差點就成姜家少奶奶了,真是那條婚紗裙誤事!

要是她注意一點言行,一切都會神不知鬼不覺。

每次想到這,向茹兒都恨不得時間能倒流,那樣她就一定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

而這些好運都是向知草的了!

向茹兒氣憤的臉上微微扭曲。

她徑直拿了一塊水果丟在嘴裡,然後整個人甩在沙發上。

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不就是想讓向知草嫁入姜家嗎?

她不懂媽咪至於這麼殷勤嗎?

再了,姜家那種顯赫的貴族,有哪個女的不想沾上邊!

在那天訂婚典禮上,她可是接收到不少女賓客們**裸的嫉妒眼神。

怎麼到她向知草那,媽咪還得求著她嫁。

這向知草真是矯情!

想到這,向茹兒不快地瞪了一眼向知草。

真不知道姜家夫人看上向知草哪一點?放著她這個如花似玉賢惠乖巧的兒媳不要,非得要那個一無是處又長相平庸穿衣服又老土的向知草。

老土!向茹兒心裡暗罵,彷彿這樣才能讓她解氣。

向茹兒的反應,向母看在眼裡。

知女莫若母,向母自然是知道自己的女兒現在在想什麼。

可現在翻臉不是時候!

於是,她對向茹兒暗暗使了個眼色,向茹兒這才嘟著唇瓣背過身去。

這可是五百萬吶!能不能得到可全靠死丫頭願不願意嫁入姜家。

為了這五百萬,怎樣都是值得的。

接著,向母使勁掐了自己的腰一把,努力把臉憋紅,這一痛可差點把她的眼淚都逼下來。

不過,她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她馬上扭頭拉住向知草的手,聲音顫抖地,

「知草啊,阿姨有件事想求你,不知道你願不願意?」

向知草一看繼母無助欲哭的樣子,心裡有點不忍,發生了什麼大事繼母才會這樣求自己?

從到大,她可從來沒見過繼母這個樣子。

但是,她又不知道什麼事,怎麼可能立刻就答應。

於是,她沒有回答,靜靜等著向母繼續下去。

看向知草沒有回應,向母更加賣力地哭出聲音來,

「知草啊,有件事情阿姨也很難出口。

可是必須和你呀,你也是向家的一份子。

其實,你爸欠下的那五百萬姜家已經幫我們還了,可是又要收回去。」

抹著眼淚的向母還邊悄悄地瞟向知草。

向知草一臉疑惑,「怎麼又要收回去呢?」

向母聽知草這麼一問,正中下懷,接著抽搭著訴道,

「其實啊,姜家夫人看中的是你。

明天的婚禮新娘得是你才行,不然他們姜家就要我們還回去五百萬,我們家可就徹底破產,連這套房子都保不住了」

向知草瞬間感覺腦袋一片空白,不是妹妹嗎?

怎麼又是她了?為什麼是她?

一連串的疑問冒著金星盤旋在她腦袋上。

「怎麼會這樣?」

向知草眉毛略皺,暗自呢喃道。

明明就有那麼多名媛爭先恐後地想當姜家少奶奶!

姜家夫人為什麼偏偏要挑她?

這事情太突然了。

向茹兒窩在旁邊的沙發上,看起來是自顧自地玩手機,其實一句不落地聽在耳朵里。

要不是媽咪一早吩咐過,她真想冷哼一聲。這麼好的機會,還裝什麼清高!

見向知草微微動容,向母接著一把鼻涕一把淚,滿臉凄苦,

「就當阿姨求你了!你爸不在,我和你妹妹只能靠你了。從前是阿姨做得不對,阿姨給你道歉。你就答應嫁過去吧。行嗎?」

面對向母的「苦苦」哀求,向知草的確有點不忍。

那麼好強的一個人,不到不得已應該也不會擺低姿態來求她。

可是,這畢竟是她的婚姻大事!

難道她真要為了這個家,而犧牲自己的婚姻?

沒有感情的兩個人怎麼能結婚就結婚呢。那可是一輩子的事情!

但是,要是家裡的債沒法還,她們全家都得淪落街頭。

看向母眼巴巴等答案的樣子,她想了想,淡淡地笑了一下,

「阿姨,你讓我考慮考慮吧。」

向母一聽有轉圜的餘地,立刻眉開眼笑,「那好,那好。」

邊還邊遞上一杯飲料。

向知草笑著接過來喝了幾口,只覺得毋奇怪。

……

向知草敲了敲額頭,驚了一跳,這是在哪?發生了什麼事?

猛地她下意識低下頭,看了一眼自己身上。

還好,衣衫完整!

向知草鬆了一口氣。

接著,她揉揉眼睛,環視了一下這個房間。

柔軟的大床,濃郁浪漫風情的公主帳。粉色的牆壁,考究的傢具。房間右側的一面牆掛著粉色蕾絲邊的窗帘。

陌生的地方加深了她的好奇。

她跳下床,拉開窗帘,映入眼帘的竟是一個淡藍色的湖泊,周圍鬱鬱蔥蔥,仿若置身在山谷中。

打開窗之後,清新的空氣撲面而來,窗前是挺拔高大的水杉。樹上還有鳥兒在枝椏上跳躍鳴叫。

「真漂亮1向知草眸子清亮,發自內心讚歎。

房間門「砰」一聲被人打開。

「姐,您醒了?」溫和細柔的聲音讓向知草立馬回過神來。

一轉頭,向知草驚訝地發現眼前是一個四十歲上下的女人,可那聲音卻如同少女!手上還捧著一件做工細緻的潔白婚紗。

「你是誰?我這是在哪?」向知草連忙問道。

那女人似乎對向知草的反應一點都不意外,她和氣地解釋,

「向姐,這裡是姜氏集團下的七公主酒店。我是姜家的管家。姜家上下都叫我吳媽。」

眼前的女孩細嫩白皙的臉上滿滿一副驚詫的表情,活脫脫一個受驚的兔子。

吳媽暗忖,這未來的姜家少奶奶還挺有趣的。

帶著笑意的吳媽接著交代道,「向姐,這是您的婚紗,就先放這。十點有車接您去教堂」

完,轉身離開。

向知草還沒反應過來,整個人還在神遊狀態,她完全被剛才的聊天內容雷到了。

姜氏集團?她沒聽錯,是姜氏!

婚紗?教堂?

天哪,她記得昨晚明明只答應繼母考慮這樁婚事,並沒有答應呀!

她這樣新娘,算不算趕鴨子上架,被「綁」過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