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009章 竟然是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09章 竟然是你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除了吳媽,一早上向知草所在的酒店房間一直有人出出進進。更多精彩請訪問

先是送早餐的酒店服務員,后是幾個送鞋子配飾的商場經理,最後是一個衣著時尚的男人,後面還跟著兩個拎著化妝盒的漂亮助手。

男人翹著蘭花指,示意助手把盒子里的東西一字排開,然後一隻手托著下巴,仔細地盯著向知草臉上看。

邊看男人還邊嘖嘖地惋惜,「也太暴殄天物了!這麼好的底子,怎麼對自己這麼隨便。瞧瞧,你把自己活什麼熊樣1

突然有個陌生人對自己不禮貌地評頭論足,向知草尷尬地笑笑。

她是樸素了點,但還不至於「熊」樣吧!

不去管眼前這個把自己當猴看的男人,向知草好奇地往那個盒子瞥了瞥,

粉底,腮紅,唇膏,口紅,各種化妝品眼花繚亂,還有各種各樣叫不出名的夾子和盤發工具。

男人動手把向知草的頭髮盤起來,開始各種倒騰。

向知草倒也沒反抗,任由設計師擺弄,因為她的所以心思都放在下一步該怎麼打算!

自和盧少輝分手后,她對愛情就不抱太大的奢望。

如果愛情的結局都是那麼令人感傷。

那有沒有愛情,她嫁的是誰又有什麼關係?

對繼母趕鴨子上架的行為她的確有點生氣,但若非繼母這樣做,她肯定也沒有勇氣嫁給一個陌生人。

向家養育了自己這麼多年,算了,嫁就嫁了,就當是報答。

以後,她什麼都不欠向家的了!

「行了!美麗的新娘子。趕快站起來看看。」設計師滿意地用手摸著下巴,一副陶醉在其中的樣子。

被打斷思緒的向知草心裡暗嘆,竟然那麼快,不過才十幾分鐘就弄好了。

當她走到全身鏡前,不由被自己嚇了一跳。

這個是自己嗎?她下意識地摸摸自己的臉頰。

只見鏡子里的女人眉目清麗,臉頰粉嫩,透明得能掐出水來。粉唇輕啟,足以驚呆旁人。

她的髮絲,被高高的盤成公主髮髻,光潔飽滿的額頭露了出來,耳邊飄著幾縷輕逸的髮絲,別有一番風情。

白色的頭紗別在髮髻后,一直順延到腰際。

緊緻合身的紗群凸顯勻稱的身材,婚紗前面的裙擺採用魚尾的設計,露出修長細白的雙腿,飄盈的氣質仿若山谷走出的仙子。

站在後面的設計師滿臉成就感,虧了新娘有這麼好的底子,不僅五官標緻,氣質更是清靈。

看來做了姜家這一單,接下來他那設計室的生意肯定更加忙不過來了。

最初的驚喜之後,向知草竟有點害羞對這樣的自己,還真的是很不習慣呢。

正失神的時候,設計師拋給她一束新娘捧花,向知草下意識地接祝

接著,他的兩個助手幫向知草提起裙尾往外走。

……

婚車在一棟歐式風格的白色建筑前停下。

向知草被助手輕輕攙扶著下車。

在她眼前,是一條看不見盡頭的紅地毯。

地毯兩邊是各種叫不出名的名貴花朵,各種顏色都有,淡淡的花香風散在四周。

兩側的白色紗幔和各色氣球點綴著偌大的白色教堂。

陽光透過教堂旁邊的樹葉,若隱若現地灑在紗幔上。

走上紅地毯的向知草下意識地抓緊手中的捧花,告訴自己一定要冷靜!努力地呼氣,吸氣。

紅毯從走廊一直鋪到教堂裡面。

往裡的大廳里,兩邊的座椅上坐滿了衣著考究的賓客。

向知草不由眯了眯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個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

樓頂投下的太陽光恰好照在耶穌身上,於是台上散發出暖暖的光芒,整個感覺莊重和耀眼。

那片光芒下,籠罩著一個抱著聖經的牧師和身著黑色禮服的男人,但是都看不清是什麼神情。

直視前方的向知草深吸一口氣,咬了咬牙,抬起腿踏進大廳。

緊接著,座椅兩邊的賓客立刻爆發了一陣陣熱議。

有人感嘆道,新娘子真漂亮啊,比仙女還有靈氣!

也有人低聲嫉妒道,還不就是長得漂亮!不然還想攀上姜家,做夢!

見向知草清麗脫俗的新娘裝扮,坐在最前排的向家母女恨恨地甩了兩個眼神。

在最初的躁動之後,現場便慢慢安靜下來。

向知草很緊張,只覺得自己的腳似乎有點僵硬,戴著白蕾絲手套的手也冒了冷汗,而且心跳紊亂。

她努力告訴自己別緊張,然後暗暗呼氣吸氣,一步一步地往前走。

因為過於緊張,走到台上時,她並沒有抬頭看新郎,而是定定地看著手裡的捧花。

這時,一雙修長的大手伸了過來。

「站過來。」男人聲音冰冷而低沉。

向知草不由心裡一冷。

新郎這麼冷淡!不過這聲音倒是有點熟悉。

一股清新的薄荷味撲面而來。

向知草不由走神,這不會就是那天那個男人吧?

猛地抬頭,向知草面紅耳赤地盯著眼前的男人,臉上滾燙起來。真的是他?!

男人高挺的鼻樑,綿薄性感的薄唇,深邃幽綠的冷眸,傲然剛毅的下巴襯得整個人的氣質高貴冷傲。

一身黑色的禮服,上等的裁剪和料子為高大的身材更添倨傲。

「竟然是她1

待看清眼前的「妻子」,男人綠眸也微微顯現出一絲驚訝。

不過,很快就消逝了。

一貫的剋制和冷靜讓這個男人從不輕易讓別人看出慌色。

姜磊拉著她的手在牧師面前站好,「宣誓吧1

簡單直接的語氣,平淡得好像只是例行公事,男人臉上並沒有任何情緒。

向知草有點不滿,他們這可是真正在結婚!一輩子也許只有一次的婚禮!雖然雙方沒有感情基礎,可是好歹是見過一面。

此刻,向知草只覺得對方很敷衍。

是,她向家不是什麼名門貴族,可要她嫁的明明就是姜家。

哪有這麼不負責任的!向知草心裡暗想。

「新娘,你願不願意?」

牧師重複問了一次正在走神的向知草。

「啊?我願意1向知草沒經大腦,趕快應道。

姜磊聽到聲音后,眯起眼凝視著眼前這個獃獃的女人。

過了幾秒,他便又收回視線,薄唇依舊緊抿著,幽暗深邃的眸子里恢復波瀾不驚。

接著,到了互相交換戒指的環節。

姜磊淡淡睨了一眼喬麥遞過來的戒指,草草地幫向知草戴上。

向知草微微不悅地撅起嘴巴,她是很感激那天他的解圍,但是這完全是兩碼事。

今天他成為她的新郎!以後一起生活的人!

而他對她這個「妻子」這麼冷淡!

想著,一股失落感深深地從心底冒了出來。

……

婚禮結束后,姜磊接了一個電話后就轉身離開了,好像從來沒留意到他現在多了一個「妻子」。

向知草一個人穿著婚紗站在酒店門口。

此時,一輛轎車緩緩停靠在她旁邊。

喬麥從車裡走出來,略帶歉意地向她解釋,

「少奶奶,公司有個企劃出問題了,必須要少爺馬上出面解決。」

聞言,向知草尷尬地笑笑。

原來她的新郎,還是個工作狂!

注意到向知草訕訕的神色,喬麥也不禁有點同情。

新婚就被落下,不是哪個女人能忍受的!

「少奶奶,少爺吩咐我接你回姜家。上車吧。」喬麥一邊著,一邊幫向知草拉開後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