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014章 放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14章 放心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晚飯過後,已接近八點。

從一塊牛扒中,向知草得出一個結論:

一塊牛扒都可以吃那麼久的時間,這有錢人的生活節奏,可真是緩慢悠閑!

向知草邊走路,邊抬頭看前面那個快步行走的男人。

每次都是這樣!說走就走,也不等等她。

對「她」這個妻子都這樣了,以後還不得把自己的小孩都搞丟!向知草心裡不滿地數落。

還好這幾分鐘的路程不算長,向知草在腦里慢慢地勾勒出大致路徑並在心裡默記。

這樣,下次即使沒人帶領她去雲苑,她也認識路,不必再擔心迷路了。

沒辦法,冰塊臉靠不住,她只能「自力更生。」

到了雲苑,一見男人前腳踏進去,向知草後腳趕快跟了上去。

以她的想法是,男人既然可以無視她的存在,那麼如果他進去之後,很自然地把門關上,把她晾在門外都是很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為了杜絕這種可能性的發生,所以她必須後腳趕快跟進屋!

不過,在一樓剛踏上盤旋的樓梯台階時,她就開始糾結一個問題——她該去哪個房間?

去客房?好像不大合適,哪有新娘子自己主動分居的!

去主?可是,感覺很奇怪!兩個陌生人在同個房間,多不自在啊!

前面男人似乎一點都沒留意她的糾結,直接掏出鑰匙開門。

向知草兩眼直直地盯著男人開門的動作,心想,

「算了,死就死,就主吧!他還能把她怎麼樣1

正當向知草發獃的時候,男人已經進了主。

接著,她聽到似乎是房間里洗浴室的門被關上的聲音。

看來,她老公是去洗澡了!

這麼想著,向知草稍稍鬆了一口氣,推開半掩的主門,躡手躡腳地走進去。

奇怪,她幹嘛要這麼小心翼翼?

向知草突然對自己的舉止很不理解,心裡嘀咕道,

反正,她都進了主,難道還怕他知道她在嗎?!

這麼一想通,向知草走進主的姿態也就從輕手輕腳變成大搖大擺。

接下來要幹什麼好呢?

向知草站在房間中央,開始思索這個問題。

自己莫名其妙被「綁」過來,現在什麼東西都沒帶,連個手機都沒有,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和外面聯繫。

於是她環視一周,發現沙發旁的床頭柜上有個電腦。

可是,這又不是她的電腦!

亂動別人的東西總歸是不好的,更何況,這是那個冰塊臉的。

要是那麼冰塊臉發飆了怎麼辦?她可不敢冒這個風險!

這樣想著,向知草覺得更無聊了。

平常這個時間點,她還在咖啡店打工,晚上十一點才回到家。

而一回到家,洗完澡后她就開始畫畫,做自己的設計。

雖然每天都很累,可是每天她都覺得很充實。

而現在,莫名其妙就嫁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她那些「寶貝」又都沒帶過來。

向知草頓時知道為什麼有個詞叫「漫漫長夜」了。

聽到洗浴室里傳來洗澡的聲音,向知草安心地坐在床邊的沙發上。

那晚上怎麼辦?

向知草覺得自己應該好好正視這個問題,畢竟,孤男寡女共處一室!

「小兩口趕快回去雲苑吧。**一刻值千金,趕快生個胖小子給媽抱抱埃」想到臨回雲苑前婆婆的熱心「教導」,向知草不由臉紅。

她今晚真的要和一個陌生人那啥那啥嗎?

雖然名義上她們已經是夫妻,那啥也很正常。

可是,她們對彼此來說,是個陌生人耶!

和一個陌生人就那啥不是那些常在酒吧發生的故事嗎?

她向知草還沒有這個勇氣。

當初,她和盧少輝之間,最多的也僅限於牽手接吻,而沒有做過其他的事情。

倒不是盧少輝不想那啥,只是她自己不想還沒結婚就發生關係。

畢竟,每個涉世未深的女生都會有這麼個完美的公主夢。總想著,一切的美好都是給最終和自己在一起的王子。

雖然,向知草不確定自己的「老公」是不是自己的王子,但是肯定是陌生人沒錯。

正當向知草蹙緊眉頭,認真思考這件事情的時候,浴室門被打開了。

向知草下意識地抬頭,眼前的這一幕讓她不自覺地張大嘴巴。

長那麼大,這是向知草第一次見到男人上邊沒有掩飾的身材。

男人上半身竟然有八塊腹肌,健碩精壯的肌肉不難看出男人是經常健身的。

向知草視線由下往上移,男人頭髮上的水滴沿著倔強翹起的發梢滑順流下,有些水珠掉在地上,有些水珠滴在古銅色的皮膚上。

剛毅的下巴,線條分明,挺直的鼻樑讓整個輪廓更為立體,眸子微微眯起,看起來有些懶散,但又散發著濃濃的危險味道,一股成熟男人的氣息撲面而來。

「看夠了沒1男人似乎不喜歡這種被當猴看的感覺,傲然開口。

視線對上濃眉下的冷眸,向知草感受到其中透出來的陣陣寒意,連忙別開臉,頓時,紅霞飛上兩腮。

看著對面小女人緋紅的神色,姜磊微微凝眉,靜靜注視著對面的女人。

若不是家族有規定,姜家長子必須在二十八歲前娶妻,否則不能繼承姜氏集團財產,母親也不會為他張羅這門婚事,他和這個女人也不會有任何聯繫。

看女人難為情的模樣,再聯繫前幾天在咖啡店門口發生的事情,這個女人並不像其他處心積慮接觸他的女人,所以並不令他反感。

只是,這個女人也不太聰明,老是做一些讓他無語的事情。

感受到眼前有道熾熱的眼神,向知草低著頭弱弱地說道,「那我不看你。我去隔壁客房睡覺吧。」

聞言,姜磊眸子暗了下來,他有那麼可怕嗎?

這個女人,似乎有點害怕自己。

心裡竟然有絲異樣,一般女人都恨不得能爬上他的床。

他從來不帶女人回家,除了她。

但自她走的那天起,她便做出了選擇。

他生平最討厭的就是被人拋棄!

偷偷抬眸的向知草看著眼前男人冷眸漸漸起來的恨意,不由一陣心驚,

打了個冷顫。

她並沒有說什麼呀。

只是說要去客房睡覺,怎麼就生氣成那樣?

「既然結婚了,以後這就是你的房間。唯一的要求是不要睡我的枕頭。」看到向知草一副無辜的模樣,男人收回眼神,淡淡地說道。

向知草瞪大眼睛,看著姜磊的臉驚呆了,她沒想到他竟然會說這種話,而且,貌似他還惦記著她流口水那茬。

看來他老公有潔癖!

向知草偷偷看了看姜磊的臉,咬了咬嘴唇,像是考慮了很久一樣,小小聲地開口說,「那……我們先不那啥……你……你別碰我。」

「碰你?」姜磊一聽,冷笑說道,「放心,我不會飢不擇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