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019章 老婆,有人在罵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19章 老婆,有人在罵你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向茹兒沒料到眼前的女人會是這種反應,

被氣得氣都喘不順了,怒吼一聲,雙手環抱在胸前

「好啊!向知草,這是你說的1

其實,向茹兒自己心裡根本就沒把握,

可以把一切都拿回來?拿不拿得回來,不是她能決定的。

要是可以,訂婚典禮當天她就順理成章成姜家少奶奶了。

薑母對自己又不待見。

而那個姜磊,

現在還得叫他姐夫!

想著,向茹兒更是憤恨得不行。

而此時,向知草風輕雲淡地看著眼前抓狂的女人,

妹妹只看到外表,總以為姜家少奶奶這個身份有多好,實際上,有個冷酷的老公有什麼好的!

真不懂!想著,向知草眼底有絲疑惑。

向知草那平淡的表情,

看在向茹兒眼裡,反倒覺得那是對自己的譏諷。

於是,向茹兒咬緊了唇,杏眼瞪向眼前的女人,表情有些抓狂,

「你這是在炫耀嗎?!你這不要臉的女人!和你媽一樣不要臉1

其他的都可以任由向茹兒怒罵,可是罵到自己的媽媽,

向知草心裡不悅,臉上的神色瞬間暗沉下來。

向茹兒一看眼前女人的反應,心裡有一絲竊喜,之前向知草都是不痛不癢的反應,讓她很鬱悶。

現在總算戳到她的痛處了!

於是,向茹兒揚起憤怒的小臉,很有底氣地撇臉嘲諷道,

「你這個沒人要的小拖油瓶!你不知道嗎?你一出生,你那不要臉的媽就和別人跑了!

簡直就是典型的不要臉的拋夫棄子的賤女人1

說完,她彷彿還不解恨,怒眼直瞪著向知草。

向知草這次沒有避開她的眼神,也直直地回瞪向茹兒,

正當她要開口時,

一個清冷的聲音傳進來。

房間里的兩個人同時驚愕。

「誰說她沒人要?」

姜磊環著雙臂,斜著身子靠在陽台那邊的門上。

說話的同時,深邃的冷眸凌厲地掃過向茹兒的臉,

接著,他走進來,伸出胳膊擁住向知草,

薄唇貼到她耳邊,

沉聲說道,

「老婆,好像有人在罵你呢?」

向知草不由愣得出神,臉上泛紅如血。

這千年冷冰男,

竟靠她那麼近說話,

還叫得那麼親密!

一旁的向茹兒也嚇得不輕,

她不知道姜磊站在陽台邊門口多久了。

而且,姜磊的不怒自威的眼神,看得她心裡直發毛。

瞧他對向知草那麼親昵的模樣,

一種不祥的預感在向茹兒心裡蔓延,要是他為了向知草報復自己怎麼辦?!

想到這,向茹兒不敢直視面前的男人,

臉色「刷」地一下,由紅轉白,由白轉青。

顏色變化煞是精彩。

在姜磊懷裡的向知草不由又想到了他們的第一次見面,

那時,他也是這樣幫她的!

原本想對向茹兒說的話,

她忘得一乾二淨。

她抬頭,看到眼前男人剛毅直的下巴,

面容冰冷如歐洲貴族般高貴,

綠眸里閃過寒芒。

這個高冷的男人,是在維護自己么?

男人斜睨著對面驚慌失措的女人,冷冷開口,「小拖油瓶是誰?」

一時間,整個房間異常安靜,安靜得讓人頭皮發麻。

「我…我…我在說我自己1

向茹兒眼底全是驚慌和脆弱,緊緊地咬住嘴唇,

面色慘白,很沒志氣地辯解道。

聽到這句話,向知草忍俊不禁。原先的怒氣全都消散,只覺得好笑,

她這個妹妹,真是典型的「欺軟怕硬。」

於是,她平靜地抬頭看頭,

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語氣溫柔地解釋,

「老公,你聽錯了。妹妹和我開玩笑呢。」

梨渦淺笑,一切轉瞬間如漫畫般定格。

第一次看清「妻子」的微笑,明晃晃的就像朝陽下的向日葵,淺淺的梨渦,泛在透明細嫩的皮膚上,精緻萬分,

姜磊不由晃了眼。

幾秒后,他回過神來,眸子又恢復了清冷,

淡淡地直視對面的女人,

不帶一絲感情地警告,

「這種玩笑不要有下次1

男人冷傲的眼神以及全身散發的陣陣寒氣,

讓向茹兒不由打了個寒顫,

向茹兒匆匆一瞥后,趕緊低下頭,諾諾地應道,

「嗯嗯。」

就在這時,

滿臉笑容的向母端著一盤水果走向這邊的房間,

遠遠就瞅著房間里的三個人,直直地站在房間中間,而自己的女兒把頭俯得低低的,

這一幕讓她心生奇怪。

「來,快來,大家一起吃水果。」

向母直接走進向知草的房間,把水果拼盤放在木桌上,殷勤地招呼。

而房間里三個人聽到這些話語都沒動靜,

向母便悄悄打量著他們的神色。

覺得氣氛不對,便率先開口,

「知草啊,晚上就在娘家吃飯,你和阿磊都不要走了哈。」

說完,她直溜溜地看著向知草,

因為用腳趾頭想也知道,

同樣的問題在她那個「女婿」那裡,肯定得不到答案。

眼前的繼母的和顏悅色跟溫柔細語,真的很少見!

向知草嘴角笑意微起,

「那就……」

向知草還沒說完整句話,一個冷硬的聲音插了進來,

「不用了,先走了,我們還有事0

下一秒,他也不等向知草的反應,直接左手拉起向知草的手,右手提起整理好的行李箱便出門了,

只在身後留下一個倨傲的身影。

房間里的兩個人呆愣在原地,看著兩個快速離去的背影,

「這是怎麼回事?」

向母眉頭輕皺,雙手橫胸,質問向茹兒,

這女兒,剛才肯定是沉不住氣了!

向茹兒嘟起唇瓣,小眼神委屈地看著向母,

「媽咪,我……我不想要當姜家少奶奶了。」

一想到剛才那個男人銳利的眼神,冷酷的表情,一種懼意就湧上心頭,讓她無法思考。

女兒這種懦弱的樣子,讓向母氣得直跺腳,

真是恨鐵不成鋼!

她豎出食指戳了戳向茹兒的腦袋,

「你啊你,氣死我了1

重重喘了一口氣,又再次說道,

「你按照我的計劃來,萬無一失!偏偏在這節骨眼上惹事1

向母的舉動,向茹兒覺得很委屈。

媽咪什麼時候這樣對過自己!

想著,嘩啦啦地眼淚就下來了,她嗚咽著吵鬧,

「媽咪,你打算下迷藥讓姜磊和我發生關係,可是,你有沒有考慮過我啊?1

使勁用手擦了一把臉上的眼淚后,向茹兒繼續大吼,

「我是你親生女兒啊,你就不管我喜不喜歡他?你就不擔心即使得逞了,他也不會對我好?」

說完,向茹兒捂著臉哭著跑出了房間。

房間里只剩下呆住的向母,臉上有一絲累意。

她深深嘆了一口氣,

「哎。」

她做的這一切也是為了女兒好,女兒怎麼就不懂呢?

喜歡!喜歡算什麼?

貧賤夫妻百事哀,她和自己的丈夫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誰還管夫妻是同林鳥,自己的丈夫還不是一樣大難臨頭各自飛!

「不行,絕對不行1

向母對自己嘀咕道,這姜家少奶奶,原本就是茹兒的!

想著,那滄桑的臉上盪起一道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