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024章 這男人的秘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24章 這男人的秘密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我不會放棄的1

沙逅大喊,向知草沒有回頭,一直往前走。204211266860245668018145506516048150015991180909096061056090255205

這句話在她聽來,不過就是孩子得不到玩具時的氣話。她已經不再相信和這個男人之間會有愛情了!

看著那抹頭也不回的倩影消失在他的視線,盧少輝嘴角溢出一絲苦笑。

即使雙方結婚了,他也不會放棄!

疾步離開到最後近乎跑的向知草一出了教學樓,便看到一直在停車位旁等候的喬叔。

快到停車位的時候,她放慢腳步,重重地喘了幾口氣,

彎著腰向喬叔招手。

喬叔快步走上前,笑笑問道,

「少奶奶,你怎麼跑得那麼急?少爺呢?」

聽到喬叔的詢問,向知草不由張開嘴巴,愣了一下。

喬叔是那個男人一直都還沒回來?

那他去哪了?

回想了一下,她記得他好像是陪著她一起去了院系辦公室。

可是,他也沒跟進去,她還以為他一定回來了呢。

向知草思考的眉頭緊皺會把他弄丟了吧?!

正當向知草想得出神的時候,一個凜冽的男聲傳來,

「回雲海畔1

一抬眸,只見男人已經坐入後車座了。

這男人,從哪冒出來?

向知草狐疑地看了一眼車窗內的男人。

「快上車1

男人低沉的嗓音傳來,夾雜著一絲不耐煩。

向知草不再思考,趕快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她可不想就這樣被丟在學校,這男人,完全有可能做出這種事!

雲海畔

回到了雲苑,向知草拘謹地跟在姜磊後面,

看著前面倨傲的身影,她不由翻了個白眼,接著攀著扶手一步一步地往上爬。

她就不懂了,好好的樓梯,非得弄個盤旋狀,

好看是好看了,可是這多出來的台階數讓人走著真心累。

到了主室,男人直接走進去,然後大喇喇地就開始脫衣服。

幹嘛?」

向知草看到男人的動作,馬上雙手交叉,捂住自己的胸前,擔心地問道。

她記得,他答應過她,不會碰她的!

不,應該是不會飢不擇食的!

聽到這個女人心翼翼帶著警惕的話語,男人唇角勾起一抹嘲諷,

「洗澡。又不是沒見過。」

完,立刻就走進了洗浴室。

曖昧的話讓向知草一下子紅了臉,

她的確見過這個男人半\/裸的上身!

接著,她也暗自鬆了一口氣,看來又是自己多想了。

而浴室里的男人此時舒服地泡在浴缸里。

雖然姜氏集團在z市很有名,但是卻鮮少有人見過他本人,

除了一些名流宴會,他甚少出席其他場所。

一是他大部分的時間都用在工作上,他很享受在商場上掠奪來的一切。

二也是甚少人知道的,他有潔癖!這個甚至連薑母也不清楚。

所以,他不喜歡白天在室外活動。

曬過太陽后,全身黏黏膩膩的感覺讓他很受不了。

所以,一回雲苑,他必須洗掉身上那種不舒服的感覺,馬上換身新的衣服。

在房間里無所事事的向知草,

一瞥到剛才喬叔幫她拎上來的行李箱,便開始著手整理。

把衣服畫具等等從行李箱里拿了出來后,

向知草便思忖著該往哪裡放。

這姜家都有專門放衣服的房間,等下就把衣服放到隔壁好了。

可這畫具素描本之類,是她經常要用到的東西,她想就放在主里。

還有最重要的,

她那個酒紅色木匣子,是一定要放在身邊的。

「可是,放主哪裡好呢?」

向知草目光開始掃視整個房間,最後停留在床頭旁邊的柜子上。

因為,只有這個柜子的鎖上還插著鑰匙。

但是,這畢竟不是她的柜子,

她尋思了一下,蹲在床頭櫃前面,轉過頭看向浴室,

「那個我可以把我的東西放在床頭的柜子裡面嗎?」

向知草猶豫地問道,靜靜地等待男人的回答。

但男人同樣也靜靜地沒回答她!

向知草並不知道,那個浴室玻璃門,其實是用特殊材質做成的,隔音效果不是一般的好!

玻璃門沒關緊的時候,是可以聽到洗澡時水流的聲音。

可是,只要一關緊,就什麼都聽不到。

所以,自然,浴室里的男人也不可能聽到她詢問的話。

過了幾分鐘,向知草沒聽到男人的回話,

覺得男人不至於那麼氣,連共用個床頭櫃都不肯。

也就默認男人不講話就是同意了。

於是,向知草伸出右手,扭動柜子上的鑰匙,

「」地一聲,柜子上的鎖就被打開了。

一拉開抽屜,向知草發現裡面有個黃色的信封。

奇怪,這個男人也會寫信嗎?

向知草看了一眼這個信封,嘴角浮起一抹淺笑。

難以相信這麼冷酷的一個男人,竟然也會寫信!

黃色信封厚實別緻的質感讓向知草忍不住伸出手去摸了一下。

「別動1

冷酷的聲音在身後響起,不用轉頭,向知草也知道是誰。

她咬了咬唇瓣,心虛地眨了眨眼睛,一副學生被家長資碌哪Q。

她真的沒想要看裡面的東西,只是想摸一摸那個厚實的信封質感。

可從身後男人的視線角度,卻完全是另一種場景。

他氣憤地扯開蹲在地上的向知草,趕忙拿起那個黃色信封,冷眸掃了一眼向知草后,又回頭仔細檢查信封是否有異樣。

被推倒在地上另一邊的向知草捏了捏剛才被弄疼的肩膀,心裡開始埋怨,

「有什麼了不起的!還不就是一個信封!用得著這樣嗎?」

一邊揉搓肩膀,向知草一邊抬頭去看站在一旁的男人。

男人又是半裸著上半身,可是不一樣的是,

男人的眼神死死地盯著她!

綠眸迸出的寒意讓她感覺置身於一個冰窖,這六月天的,差點「凍」死她!

向知草瞄了一眼男人後,便再也不敢抬頭。

她發現,只要男人的下巴一緊繃,就代表這個男人開始不悅,

要是這個男人眼裡有寒意,就代表這個男人由不悅升級為稍稍怒氣。

而現在,這個男人直瞪自己,就明這個男人真的生氣了。

「蒼天呀!怎麼又惹到他了1向知草在心裡默嚎。

就這樣,一個人站著,一個人坐在地上,

僵持了幾分鐘后,

男人終於開口,「以後不要碰我的東西1

冷漠的氣息明明白白地拒絕!

向知草微微一愣,之後趕快像雞啄米一樣點頭,「不,不會了1

她悻悻地猜想,「這信封里,肯定是男人的秘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