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026章 潛台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26章 潛台詞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洗過澡后,又到了讓向知草抓心撓肺的時間。5525645645605065295529554954655955955552945545554555855154545559529454559555295

這一刻,她真希望如那句歌詞所,

「當山峰沒有稜角的時候,當海水不再流,當時間停住日夜不分。

對,就是當時間停住日夜不分!

要是日夜不分,那人類也不是一定要在夜裡睡覺了!不是在夜裡睡覺,那她也就不用擔心睡覺這個大問題了!

可那男人,似乎完全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

此時,姜磊正坐在房間沙發上,修長的手指悠閑地翻閱著床頭櫃旁邊的書籍。

而這一頭,剛洗完澡出來的向知草靜靜地站在洗浴室門口,思考著人生大事。

哦,不,是睡覺大事!

向知草手裡大力地搓著擦手的毛巾,眼神有點局促不安和尷尬。

接下來的日子,她可不想老是為了睡覺這件事情而糾結。

要是老是為了睡覺糾結,那人類不得困死。

想到這,向知草徑直走到床邊,抬頭隨意地對沙發上的男人了句,

「我先睡了。」

完,就立刻蹦上床,用被子緊緊地蓋住自己。

聽到聲音的男人,側過頭來,目光在床上的背影后停留了幾秒,

然後不動聲色地微揚唇角,但語氣卻是冷冷的,

「放心,我不會碰你。」

向知草心翼翼地開口,對男人的話無比心虛,辯解道,

「我。我不是不相信你。」

其實就是不相信,

嘿,不過也好,竟然這男人再次這麼了,那便應該做得到。

「盧少輝和你什麼情況?」

就當房間裡面一片死寂的時候,男人冷冽的聲音又再次響起。

「啊?」

向知草被男人沒來由的一句話,弄得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盧少輝?她和盧少輝哪有怎麼樣。

這男人,真莫名其妙,憑空問這麼一個問題。

難道。。

她突然想起在下午在學校遇到盧少輝。

難道,難道這個男人看到她和盧少輝在樓梯拐角的對話了?

那他不就一定誤會她和盧少輝有什麼了?!

難怪回停車位的時候不見人影。

「嗯?」男人又開始冷冷的詢問語氣。

向知草不禁頭疼,於是,她半掀被子,

在床上坐直起身子來,眼角悄悄地偷看男人的神色。

只見男人依舊是一副很平常的表情,就好像,他問的是一件很的事情。

一件自然到和吃喝拉撒一樣的事情。

「沒怎麼樣。就正常的朋友關係。不,正常的同學關係。」

向知草扯了扯麵前的被子,平靜地回答。

這男人,是怕自己給他帶綠帽子?

還是,這男人猜測自己被盧少輝碰過?難怪會嫌棄自己,甚至不會飢不擇食!

想著,向知草臉上澄澈明亮的眸子不禁黯淡下來。

這個男人,是自己以後的老公。不,已經是自己的老公了。

然而,現在在嫌棄自己!

一想到這,向知草心裡生出一股莫名的不悅。

接著不悅又變成氣餒,有個聲音在她的腦袋開始嘲諷:

向知草啊向知草,別人碰你,你不樂意。別人不碰你,你就開始想東想西,怪這怪那。

而向知草扯被子的動作,看在男人眼裡,更像是一種掩飾。

於是,男人放下手上的書本,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在床上坐著的向知草眼角餘光瞥到姜磊這個動作,

立刻從坐著的姿勢改為躺在床上,一把拉起被子蒙在頭上。

開始猜測,這男人,也要睡覺了?

果然,姜磊從沙發站了起來后,朝著白色大床方向走去。

整個房間都靜悄悄的。

幾秒后,一個淡淡的沒有情緒的聲音響起:「真的?」

男人到了床邊,欣長的身體俯下去,沖著身邊蒙著被單的女人耳邊輕輕冷聲詢問。

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加一個疑問的語氣,讓向知草微微顫了顫身子,

她掀開被子,剛想張口話,卻對上低下頭的男人眯起的綠眸。

「」

又是四目相對,房間里一片死寂。

原本姜磊只是想戲弄一下這女人,卻不料這女人竟會探出頭來。

剔透無暇的皮膚,澄澈明亮的眼神,還有櫻花瓣般的紅唇讓他不禁失了神。

而向知草本想爭辯,想怪責這個男人有完沒完。

可對上那雙幽深的綠眸,卻什麼都講不出來。

從她那個角度看,剛好看到男人性感的喉結微微上下滑動。

過了許久,姜磊率先打破這種尷尬局面。

「正常的同學關係可以,不過記得我是你老公。」

向知草聽到這話,愣是坐了起來,猛地推開眼前的男人,整個人有點生氣。

「你什麼意思?你放心,就是同學關係。即使以前有什麼,以後也不會有什麼!姜磊,你聽清楚了1

這男人,潛台詞不就是警告自己不要給他戴綠帽嗎!

哼!這一點跟盧少輝有什麼兩樣。

都是一樣不信任對方!

想到這,向知草不自覺地微嘟嘴巴,兩個粉粉腮幫有點鼓鼓的。

下一秒,男人整個人向她靠了過來,雙手撐住床沿,將她牢牢鎖在身體範圍內。

鼻間,是男人身上那股冰涼清新的薄荷味。

「你。你。你幹嘛?」

看著眼前男人放大的臉孔,向知草不由緊張得結巴起來,臉上滿滿是驚詫兩個字。

這男人,不會話不算數吧!

「向知草,名義上你是我姜磊的妻子。即使,我對你怎樣,也是天經地義的。」

男人撓陌狄簧煉過,突然邪魅起來。

「你有義務不讓姜家上報紙頭條,守好你姜家媳婦的本分。」

男人話時鼻間噴出的熱氣,

讓向知草確確實實明明白白地領略到男人清晰話語的存在感。

這男人,得她啞口無言。

的確,他得沒錯。她已經是他的妻子了,就算他對她怎樣,都是很正常的。

可是,她真的還沒辦法那麼快地投入「妻子」這個角色。

和一個陌生人怎麼樣,她現在還做不到。。

而且,這個「丈夫」似乎也一直沒把她當妻子看吧!

「知道了。」

滿臉通紅的向知草些微賭氣地回答男人問題,直接縮了身子避開男人後蜷在床沿。

下一刻,燈被男人順手關掉了。

漆黑的夜裡,床上的男人皺起了劍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