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030章 神秘獎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30章 神秘獎品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此時,所有人的眼光「刷」地一下,

一致投向向知草和姜磊,

向知草愣了一下,下意識地看了看桌牌,入眼的桌牌確實是赫赫的數字

下一秒,向知草興奮地拍了一下手掌,激動地向對面的男人歡呼道,

「是我們耶,真的是我們呢1

胖店主接過服務員姐遞過來的一個蝴蝶結包裝的獎品,

滿臉笑容地將獎品送到了向知草和姜磊面前:「二位,恭喜成為店開業20年的得獎顧客!同時,這餐店免費送您,不用買單1

向知草連忙雙手接過獎品,並連聲道謝。

真沒想到,她不僅走了幾年難得一遇的「狗\/屎\/運」得到獎品,店老闆還給她們免單!

嘿嘿,也就是,她那錢包也不用「瘦身」了!

想到這,向知草那白皙的臉滿是算計的光芒。

胖店主一轉身離開,向知草便迫不及待地拆開包裝精美的禮物紙,

發現裡面還有個包裝盒。

向知草停了停手上的動作,眼角上揚,帶著笑意輕聲問對面俊臉上寫著「索然無味」四個大字的男人,

「你猜,這是什麼?」

男人冷冷地瞥了向知草一眼,然後視線下移到她手上的禮物盒,生硬道:「不知道。」

聞言,向知草稍稍撅起嘴巴,

這男人肯定是不屑於猜自己的問題才會回答不知道,真無趣!

於是,向知草不管那麼多,她急切地伸出手去打開禮物盒,邊打開還邊,

「要是禮物只有一份,我是肯定不給你的哦。要是二份,我就分你一份1

話還沒完,她就已經打開了盒子,只見映入眼帘的是兩個zp牌子的限量版情侶錢包。

zp牌子的東西可是貴得出名,沒想到這店老闆還真捨得下血本!

她沒買過這個牌子的東西,她之所以知道這個牌子完全是因為向茹兒。

向茹兒喜歡攀比,見到旁邊的千金姐有什麼,她也想要什麼,

所以以前向茹兒就曾經嚷嚷著讓繼母給她買這個牌子的東西。

繼母是疼向茹兒,

可到最後,繼母也還是嫌貴沒捨得買給向茹兒。

為這,向茹兒還和繼母「冷戰」了好長一段時間。

「哇…」

向知草大大地驚嘆,兩個原本烏溜烏溜的大眼睛笑得快眯成一條縫。

向知草從到大很少收到禮物,所以不管禮物大或貴重與否,向知草收到的表情都是很驚喜的。

實際上她也是發自內心驚喜的,畢竟是別人送的。

收禮物對向知草來,是享受一種充滿愉悅的心情。

以前,雲莧看到她連收快遞都那麼開心,曾經忍不住調侃她是個「財迷。」

但她覺得收快遞和收禮物的心情是相通的,都會因為未拆開禮物而有未知的神秘感,

從而帶來的歡喜感更重。

雖然,盧少輝也常常送她禮物,但太過貴重或者超過一千的東西,她從來都是不收的。

但這獎品就不一樣了。

向知草拿起禮物盒裡的錢包,

細細觀察,發現這錢包一大一,不論材質還是做工都很精緻,到連線頭都縫紉得很平整。

於是,臉上的梨渦更是明顯。

接著,向知草對比兩個錢包。

她發現,男士的那個錢包款式簡約大方,

一點圖案都沒有,整個錢包的顏色和同里襯都一致是棕色的。

而女生的那個雖然也是同樣的款式,但是錢包上面卻有一片樹葉的圖案,而且錢包裡面的夾層是七彩的。

姜磊睨了一眼女人手上的東西,只是他看不懂,這女人怎麼這麼容易開心。

不過就是收了個獎品。

「這麼開心?」

男人淡淡對著女人話,眉宇之間有些許疑惑。

這女人拜金,又不見得是那樣。

嫁進姜家這麼久,也沒主動要錢,反倒是主動提出給「生活費。」

可這女人不愛錢財,眼前又表現得跟十足十的財奴一樣。

向知草歪著腦袋,斜眼剛好看到男人的表情,

不由扁了扁嘴。

這種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富豪公子當然不了解她這種平民百姓的驚喜了!

靠自己的能力得來的或者是自己的運氣得來的東西,踏踏實實的得到,不偷不搶,當然開心了。

「喏,這個給你。」

向知草邊邊不情願地把手中的情侶錢包分了一個給姜磊。

原本她是這麼打算的,要是把這錢包給賣了換錢,指不定能得到一筆「巨款。」

可是,想到這個男人已經知道自己得到了這個獎品,

也就勉勉強強為難地分一個給男人。

好歹,這個獎算是他們一起得到的。

看著女人遞過來的錢包,男人並沒有要接受的意思。

畢竟,他從不缺這些東西,別墅裡面要什麼有什麼。

見男人沒有主動伸手過來接,向知草心裡開始不樂意了。

這男人,送上門的東西還在考慮要不要接受。

她心裡翻了個白眼,表示真的很搞不懂這些有錢人的腦袋。

於是,她也不管男人怎麼想的了,直接硬生生地把錢包塞到男人的手裡。

然後,自顧自滿意地端詳屬於她的那個女士錢包。

被硬塞錢包的姜磊沒想到這女人有這麼霸道的時候,綠眸閃過一絲笑意。

但俊臉上卻依舊是一副面無表情的冰冷樣子,

緊接著冷言道,

「這錢包對我來,沒有任何意義。」

聽到男人這麼較真地區分意義,向知草撇撇嘴,

「知道啦,知道啦,這對我也沒任何意義,只是剛好多的這一個男士錢包,我用不上而已。」

剛完,向知草馬上想到什麼似的,繼續開口道,

「再不然,你還我也行,好歹我還能換一筆錢。」

瞧眼前的女人眼裡閃著狡黠的光芒,男人立馬下意識地回絕,

「是我的了,我愛怎麼處置就怎麼處置。」

男人的一口回絕,倒是挺讓向知草詫異。

先前看這男人愛要不要的口吻,還以為這男人真的不想要呢。

沒想到,自己的算盤打錯了!

於是,向知草嘟著嘴又得出一個結論,

「這有錢人呀,還真是比她這樣的平民更精明,難怪會更有錢。」

到了日落時分,向知草才抹著嘴角戀戀不捨地從凈町街走出來。

「這就是你的專車?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