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033章 新的遺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33章 新的遺囑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難道是之前外公的遺囑又有變動?

這個想法在姜磊腦海中一閃而過。55256456456050652955295565656529454655561555294555495295

之前他已經應母親的請求,在二十八歲之前結婚,這也完全符合了遺囑的要求。

一踏進別墅大門,向知草發現,吳媽早早就在別墅門口等候。

向知草和姜磊一前一後走了過去。

吳媽一見到兩個人影,趕忙迎了上來,一如往常地鞠了一躬,

「少爺少奶奶,夫人吩咐我在這裡等你們,我們一起上去吧。」

見吳媽等候的樣子,向知草心裡猜想,

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嗎?

會讓婆婆那麼著急,還特地叫吳媽下來等候他們兩個。

接著,她悄悄瞥了一眼身旁男人的神色,想從男人臉上看出些許端倪。

結果是意料之中,男人下巴得緊緊的,臉上依舊是千年不變的寒冰。

別端倪,連絲皺紋都別想看到,估計現在要有個蒼蠅從他臉上飛過,也會被凍僵掉下來。

於是,向知草不也期盼能從男人臉上能看出什麼來。

悻悻地跟在吳媽和男人後面,收起自己的猜想也保持一臉平靜。

走過長廊,拐了個彎,然後去了偏廳對面,是一個安靜偌大的書房。

只見薑母正拿著一本東西在看,向知草眼尖地發現,似乎是一本相冊。

一見到向知草和姜磊踏進書房,薑母喜笑顏開,

「你們回來啦,來,來,知草過來,有東西給你看。」

著,薑母便伸手過來,把向知草拉到房間右側的白色沙發坐下。

看婆婆滿臉的笑意,向知草也不由傻傻地笑了笑,是誰來的,情緒也會傳染的?那快樂也是會傳染的。

而此時,站在一旁的姜磊臉都黑了。

果然!她們在看照片!

向知草親昵地微微靠著薑母,在她心裡,婆婆就是和她親生媽媽一樣的存在,那種溫暖的感覺讓向知草一點都不覺得有距離感。

「這個,是不是很可愛啊?」

薑母抬頭笑著看了一眼右側的向知草,手指指著相冊里的一張照片。

循著薑母的手指望去,是他的時候拍的一些照片,姜磊嘴角抽了抽。

「哇……沒想到你時候那麼胖1

向知草抬頭驚訝地捂著嘴巴笑著調侃姜磊,

「哇塞,你那肉嘟嘟的手,一截一截的,哈哈,跟蓮藕一樣1

聽到這個比喻,姜磊的臉更冷更黑了,綠眸泛起寒意。

不過,似乎眼前的兩人看相片聊得不亦樂乎,根本不在意一旁的男人作何感想。

「這個呢?這個是在幹嘛呀?」

向知草揚起臉,興緻勃勃地向薑母詢問。

這麼個冷酷的男人,

時候竟然那麼可愛,而且還會撒嬌賣萌。

向知草還真想不到,所以眼前的相片對她來,簡直是哥倫布發現了新大陸一樣的興奮。

薑母也咯咯直笑,對著姜磊道,

「兒子呀,一起過來看相片,你自己正好給知草講講在幹嘛。」

姜磊淡淡地瞟了一眼相片之後,瞬時臉色難看起來。

那張相片是他兩三歲的時候拍的,

肉嘟嘟的身子穿著萌噠噠的貓咪服,腦袋上的頭髮蜷曲得不像話,

這也就算了。

旁邊還有一隻活貓,全身豎起毛髮,

圓圓的貓眼直盯著對面的「肉球」看。

而這個「肉球」在地上趴著,嘟起紅紅的櫻桃嘴,眼睛閉著想要親對面的貓咪。

「哈哈,沒想到你時候那麼色的哦,連只貓咪都想調戲。」

向知草捂著肚子,笑得不成樣,看男人那副臭臉,

她猜想這男人恨不得能夠毀了這些童年「慘」證吧!

兩個女人對著他的相片完全不顧想象地大笑,

邊笑還邊議論。

姜磊聽得直皺眉,直接走過去坐在沙發對面的椅子上。

見到男人時候眸子透露出有點煩躁的樣子,向知草擦了擦眼角笑得溢出的眼淚,斂了斂嘴角的笑意。

「媽,喬麥你有事和我們。」

姜磊淡淡地開口,扯開話題。

一直在笑的薑母被自己的兒子一,一副恍然大悟,現在才想起來的樣子。

接著,薑母收起了笑意,慢條斯理地看了一眼向知草,又忘了一眼姜磊,

思索了幾秒后,嘆了口氣,

「兒子啊,你和知草已經結婚了。接下來打算什麼時候給媽生個乖孫啊?」

向知草聽完后,只覺得一股鮮血從身體內噴涌到臉上,

婆婆怎麼問得這麼直接!

不過,下一秒她又開始覺得好像哪裡不對勁,回想了一下,好像是婆婆完后還嘆了一口氣。

為什麼要嘆氣呢?

此時,姜磊眉宇皺起,下巴開始繃緊,沒有直接回答薑母的問題,

而是冷冷地問道,

「是和遺囑有關?」

坐在沙發上的薑母眸子劃過一抹焦慮,

沉默片刻后,緩緩開口,

「是。你外公的遺囑上除了你要在二十八歲前結婚之外,原來還附加了另外一份新的。」

男人冷眸有幾分起伏,

但依舊安靜等待薑母繼續下去。

而向知草驀然一怔,原來這男人之所以娶她,完全是因為自己外公的遺囑。

「另外一份遺囑是要求你必須在接下來四年,也就是2歲之前有個孩子。

不然前一份遺囑作廢……」

薑母繼續道,神色有幾分擔憂。

向知草有些錯愕,這個意思就是,她要和姜磊在四年之內還得有個孩子。

可這,她和眼前的男人八字還沒一撇。

男人倏地一愣,但很快又恢復了犀利的眼眸,

「作廢會怎樣?」

薑母看了兒子一眼,隨後眸子一暗,視線落在手上的相冊上,

「也就是,要是你沒做到這個要求,姜氏集團所有的財產都得轉交給你現在還在美國的扁是你外公的意思。」

聽完薑母的話,男人低眸沉思。

氣氛一下子變得異常嚴肅。

此時,向知草清澈的眸子低垂著看自己相互交纏的手指,內心波濤洶湧,不斷翻騰。

她以為是婆婆看中自己,所有才讓自己嫁給姜磊。

可原來,婆婆也是為了姜氏的財產,而姜磊更不用。

自己原來只是婆婆和自己的老公爭取姜氏財產的一個工具,或者一顆棋子。

也罷!自己也就只有這點價值報答姜家。

想著,向知草嘴角揚起一抹自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