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034章 吹吹海風想想人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34章 吹吹海風想想人生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似乎覺察到向知草有一絲異樣,薑母料想知草可能誤會了。敬請記住我們的網址比奇說。

於是,她回過頭牽起知草的手,放到胸前,

誠懇真摯地看著向知草,

「知草啊,你別想多了,媽媽是真的喜歡你才讓你嫁給磊兒的。」

向知草靜靜地看著對面的中年女人,沒有話。

她不知道自己要些什麼。

見向知草沒有反應,牽著她的手的薑母有些著急的開口道,

「知草啊,媽是真的喜歡你,絕對不是只是因為遺囑。你就答應媽,和磊兒好好過,給媽生個大胖孫子,行嗎?」

向知草聽到這,心下一緊,她知道婆婆是怕她誤會。

可這是誤會嗎?誰能得清!

不管怎樣,她很感謝姜家為向家還清了五百萬。

如今,姜家也不過是索要回報而已,婆婆請求她,她能不嗎?

「……」

沉默了許久,向知草抬起清澈的眸子,粉唇輕啟,

「媽,我答應你1

房間里的男人心裡不由失笑,母親和那個女人,是把他的存在完全遺忘了嗎?

特別是這個女人,還答應母親這種話。

感覺到有道熾熱的目光直直地照射過來,向知草抬眸,臉蛋微微一紅。

開始有點後悔剛才自己一時衝動就答應婆婆的要求,

畢竟,這生孩子不是她一個人就能完成的。

對面的那個男人過不會碰自己,而自己也要求過男人不能對她怎樣。

這,接下來該怎麼辦?

向知草想著,不由咬緊唇瓣。

男人靜靜地注視著臉紅的女人,眸底帶著難以言喻的情緒……

而兩人都沒注意到,薑母臉上那一閃而過的好事得逞的歡喜。

……

雲苑

從燕苑回來后,向知草就覺得和這個男人之間的感覺越來越奇怪了。

「我去洗澡。」

到了室,姜磊簡單地對身側的女人了四個字,然後鬆開襯衫上的紐扣,轉身朝著浴室的方向走去。

向知草鬆了一口氣,並沒有像往常一樣在沙發上坐下。

而是推開房間里落地玻璃門,走出到陽台。

六月份的月亮是格外的明亮圓潤,暗藍色的夜空依稀可見飄動的雲朵。

涼涼的海風迎面吹來,即使沒開空調,也絲毫不覺得熱。

可這時,向知草臉上卻是熱熱的,

雖然自己答應了婆婆的請求,可是要她真的怎麼樣,她實在還是沒有心理準備。

況且,這種事情,哪裡是自己主動就行的。

那個男人……

就在她沉思的時候,洗浴室的水聲戛然而止。

向知草立刻豎起耳朵,想再次確認是否真的停止了。她的心跳,也彷彿跟著水聲靜悄悄地停止。

沒聽到動靜,向知草轉過頭,

輕輕地撩開一點點窗帘,觀察室內的情況。

只見室空無一人,於是,她猜想男人應該還在洗浴室,下意識地呼出一口氣。

「看什麼?」

清冷魅惑的聲音讓向知草嚇了一大跳,就差尖叫。

站在窗帘左側死角的男人盯著從窗帘外探進來的腦袋。

這女人,又在想什麼?

回過神來的向知草這才留意這個男人。

男人烏黑的頭髮上滴著水,身上披著一件浴巾,一股水汽在他身邊瀰漫開來。

這個男人,也帥得太過分了點。

向知草意識到自己的眼神太過直接,於是,趕快移開眼睛,拉開窗帘大大方方地從陽台走進室。

「沒什麼。就吹吹海風想想人生埃」

向知草邊解釋邊扯出一抹微笑,不過出來的話讓她差點想咬掉自己的舌頭。

還想想人生呢!怎麼就覺得自己出來的味道變得那麼矯情了。

瞥到女人不自在的神色,姜磊劍眉微微挑起,望著她不話。

「我……我去洗澡了。」

向知草不想再繼續和這個男人沉默下去,於是,扯開話題的同時,

快步走到衣櫃旁拿起睡衣就往洗浴室衝去。

姜磊不由失笑,這女人,每次都是這樣。

剛脫了衣服,向知草就聽到有人輕輕敲著浴室的門。

室裡面除了他敲門,不可能還有其他人。他這個時候敲門,不會是想要幹嘛?

向知草頓時臉紅得像西紅柿,心裡咯一跳,話聲音也跟著結結巴巴,

「干……幹嘛?」

她把耳朵貼在門上,門外好像傳來幾聲姜磊的乾咳聲,

「你……東西掉了。」

奇怪,這個又臭又硬的石頭也有話這麼不幹脆的時候。

不對,向知草回過神來,他好像是自己有東西掉了。

她掃視了一眼浴室掛鉤上的東西,黑色條紋睡衣,毛巾,褲子都在呀。

但姜磊不可能會騙自己。

另一聲音在腦海中突然提醒,

知人知面不知心!

於是,向知草警惕地對門外的人,

「沒有啊,東西都在,你騙我1

門外的男人聽到這個話,聲音夾帶隱隱怒氣,

「騙你?你內褲掉外面地上了。」

向知草一聽,又回頭檢查了一下掛鉤上的衣物,果然少了內內!

她不由捂住臉暗自嘀咕,這回真是丟臉丟到家了!

她回想了一下,估計是自己匆匆忙忙往浴室沖的時候,衣服裹得不嚴實,內內才會掉了下來。

想到這,向知草覺得真沒臉出去了,臉上又開始滾燙起來。

她走到洗臉盆前面,擰開水龍頭的冷水之後,雙手捧起水潑在自己臉上,

一連幾次,才感覺臉上的溫度稍稍降了下來。

這時,門外的男人似乎有點不耐煩,

「你還要不要?」

向知草心翼翼地開了浴室玻璃門,只留出一點點縫隙,然後將手伸了出來。

見到一隻白皙的手,姜磊把手上原先兩個手指捏著的東西遞了過去。

向知草感覺手上碰到了內內,一把抓了過去之後趕緊關上門。

然後,向知草在心裡安慰自己,沒什麼的沒什麼的,只是一點意外,誰都不會放心上。

接著,她盡量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開了水洗澡。

洗完澡換好衣服后,向知草打開浴室玻璃門,

先伸出頭探了探外面的情況,只見姜磊手上拿著一份件,半倚在沙發上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