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035章 心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35章 心虛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她默默告訴自己,

沒事的,那石頭正專心看東西,也沒把剛才當一回事m

就這麼麻痹自己之後,向知草鼓起勇氣走出了浴室門,但是仍舊不敢抬起頭來。

「你的內褲也太卡通了。」

坐在沙發上的男人眼角餘光睥到女人在浴室里出來,淡淡地開口道。

突如其來的問題讓向知草得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她還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也自然不會想到這個冷酷的男人竟然會丟出這麼一句話。

於是,她開始支支吾吾,

「我……我喜歡。」

不知道怎麼回答,向知草愣是硬著頭皮不經大腦地吐出三個字。

下一秒,向知草直接爬到床上。

她可不想和這個男人一起坐在沙發上。而且,現在已經到了她的睡覺時間了。

眼睛酸酸地,向知草張開嘴巴一連打了幾個哈欠。

姜磊也放下手上的件,朝白色大床的方向走去。

看男人走過來的身影,向知草心裡一緊,一副義正言辭的表情,

「雖然我答應了婆婆,但是好了,我不想的話你不能碰我啊,你要堅定自己絕對不會飢不擇食的信念。」

完,向知草趕緊躺在床上,用被子蒙住頭,連看男人一眼的勇氣都沒有。

聽到這個話,姜磊不由嗤笑一下,也沒做聲。

熄了燈之後,向知草覺得很困,但是腦袋空空的,臉上依舊滾燙,所以也沒預想中那麼順利地睡著。

於是,向知草一遍一遍地開始數綿羊。

反而,是桑沒幾分鐘便鼻息穩定,聽起來像是已經睡著了。

就這樣數著綿羊過了半個鐘,向知草終於覺得自己是真的快要睡著了。

就在她意識開始模模糊糊地時候,突然,男人的一個手臂伸了過來,向知草頓時驚醒。

原來,睡夢中的男人一個翻身,剛好攬住向知草,

這手臂的位置,好死不死,剛好橫在向知草胸上。要不是她確定男人已經睡著,她還真會以為這個男人是故意的。

向知草心翼翼地抬起男人的手,輕輕地將男人的手挪回到身側。

彷彿覺得手放在身側很不舒服,男人繼續一個翻身,剛好抱住向知草。

向知草一愣,他們離得太近,所以男人鼻子呼出的熱氣剛好噴在她的耳際,一陣一陣。

也許是這裡本是郊區,夜晚也過於安靜,

向知草清晰地聽到自己的心臟噗通噗通一直跳的聲音。

這時,向知草再也不敢動彈了,她怕一動這個男人會越抱越緊。

可是,她又感覺自己開始手腳僵硬了。於是,只能地挪動自己的身子。

還沒移開多少,黑暗中的男人就不耐煩地「嗯」了一聲,下意識地把她往懷裡抱。

此刻,向知草真是欲哭無淚。

男人的氣息幾乎貼近她的臉頰,似乎感覺到了懷裡的溫香如玉,男人抱得更緊了。

「不……不要。」

向知草忍不住哆嗦,腦海里不斷湧現各種旖旎的情節。

今晚,不會發生什麼吧?

一想到這個,向知草掙扎著身子扭來扭去。

就在掙扎的時候,向知草感覺唇上覆蓋了一層溫熱,

「唔。姜磊。」

向知草臉漲得通紅,手使勁地推開桑但是男人的力氣實在太大,所以並沒有什麼作用。

睡夢中的男人彷彿捨不得放開這一絲溫軟,於是輕吻越演越烈。

男人的手也開始不安分地放肆。

被封住唇瓣的向知草頓感天旋地轉,纏綿在男人熟練的吻技中。

直到男人冰冷的雙手覆在身下女人平坦的腹上。

肚子上傳來的冰冷讓向知草頓時驚醒:丫的,這男人是真的睡著還是假的睡著?

這次,向知草使勁吃奶的力終於推開了傘

「啪」地一聲,

向知草霎時目瞪口呆,自己竟然……

竟然煽了男人一巴掌!

怎麼辦?怎麼辦?等一下他找自己算賬怎麼辦?

果然,睡夢中的男人半張開模糊的眼睛,低沉的嗓音十分不滿,

「三更半夜不睡覺,吵什麼?」

向知草瞪目結舌,這男人似乎。似乎不知道自己被煽了一巴掌!

於是,她竊喜地趕快連聲應道,

「好大一個蚊子哦,咬得我睡不著。我剛剛已經打死了,好啦好啦,趕快睡覺。」

完這個話,向知草心翼翼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條紋睡衣。

靜靜地隔了好幾秒,男人微微的鼻音又響了起來。

向知草捂捂心虛狂跳的心臟,慢慢鬆了一口氣,還好姜磊沒有深究,也困得可以哈,一下子就睡著了。

不然,她真不知道該怎麼收場!

經過這麼一番「驚嚇」后,向知草提醒自己不要想太多,然後緩緩閉上雙眼……

翌日

向知草被濃郁的香味給勾醒了,肚子餓得咕咕叫。

她揉著眼睛在床上先坐直身子,桌子上熱騰騰的鮑魚粥立刻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不用也知道,要麼是婆婆要麼是吳媽一定來過了。

這幾日來,早餐一直是按時按點地送過來,每次估摸八點鐘左右,向知草的生物鐘就會醒來。

不過,旁邊的男人怎麼不見了。

向知草心裡暗忖,平常這個時間,姜磊都是比自己晚一個時才起床的。

難道,已經上班去了?

嘿嘿,也好,這樣子自己也更自在些。

聞著清香無比的粥味,向知草口水都快流下來了,

「不行,我得趕快去刷牙再喝粥。」

盯著桌子上冒著熱氣的粥,向知草頓時感到生活太幸福了!

「啦啦啦啦,我是一隻快樂的……」

於是,她哼著調,愉快地從床上跳下來,穿了拖鞋,一蹦一蹦地往洗浴室走去。

然而,打開洗浴室的門后,向知草張大的嘴巴足足維持了一分鐘。

「那個……你怎麼還在這?不用上班嗎?」

向知草輕聲地詢問正在認真照鏡子的男人,語氣充滿了局促不安。

這個男人,不會知道了什麼了吧?

下意識地咬了咬唇瓣,向知草告訴自己想也不要想,直接來個死不認賬就可以了。

姜磊並沒有立即轉過頭來回應向知草,深邃的眸子死死盯著鏡子。

「坑爹,不會真的發現什麼了吧?」

看著男人的動作,向知草心裡暗暗叫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