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037章 倒胃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37章 倒胃口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大概晚上七點鐘的時候,喬麥就開車過來接向知草。20466860245610582506511269126928550015991590960960966061056090255205

七點五十分的時候,賓利車在國交酒店停下。

向知草從車裡出來,酒店門口馬上就有穿著西裝制服的人迎了上來。

「姐,請,往這邊走」

穿著西裝制服的男人引領向知草走進里廳。

向知草禮貌地對侍者笑了笑,以示感謝。

梨渦淺淺,侍者不由看呆了。

今天美艷的女人是很多,可是這麼清靈的還是唯一一個。

不知道姜磊到了沒?

向知草沒有覺察到異樣,只是自顧自地微蹙眉,心裡思索。

侍者引領向知草到了里廳門口時,向知草並沒有立刻踏進去,而是在門口遲疑了一會。

額頭上明顯覆上一層薄薄的汗,

向知草輕輕用紙巾擦了擦,之後低聲念叨,

「還好今天化妝師給我仔細畫了個防水性好的淡妝。」

她輕輕地吸了吸氣,然後右手捏緊做工精良的銀白色pn牌手拿包,

緩緩步入富麗堂皇的里廳。

頭頂上是法國風格的吊燈,散發柔和的橘黃光線,映射在米色的棉軟地毯上。

只是,向知草並沒有心思欣賞這些。

一進門,她就開始尋找姜磊的身影。

可惜,事情總是事與願違。

循著宴會廳走了一圈后,她發現周圍的人要麼三三兩兩拿著酒杯在攀談,

要麼在舞池中跳舞,

還有些在宴會廳左側的約二十米左右的白色長條桌上取食物。

並沒有什麼人走上前和她講話,所以向知草心情開始漸漸放鬆了。

原本還有些局促,但向知草發現,上流社會的宴會也沒自己想的那麼難以接受。

起碼,她現在就自由自在地,想幹嘛就幹嘛。

特別是,除了酒水外,這裡有好多好吃的。

看著餐桌上擺著的碩大的螃蟹,紅色的大龍蝦,各式各樣的甜品,其他眼花繚亂的菜式,

很多是向知草見都沒見過的。

於是,她迅速拿起桌子旁邊的白色碟子,

開始夾取自己喜歡吃的食物。

可惜對她來,這些碟子都太了,不然她恨不得每樣都來一點。

急切地找了一個略微偏僻燈光略暗的位置坐下,

向知草興奮地開吃。

而她不知道,自打她進門開始,始終有一道目光饒有趣味地盯著她。

「姐……姐1

聽到附近有人在喊,向知草抬起頭,看看周圍,沒發現什麼人,

於是,她繼續興高采烈地關注自己眼前碟子上的美食。

「姐……姐……」

這次聲音是從頭頂傳來,一頭扎在美食里的向知草不耐煩地問,

「誰啊?」

邊吃龍蝦的瞬間,向知草邊抬起頭來。

眼前的男人長著一雙細細的上揚眼,

眯眯的眼睛卻目露亮光,一副精明狡詐的樣子。

看起來約莫五十歲的樣子,

腦袋上的頭髮禿得只剩旁邊兩撮,僅有的一點頭髮卻全是花白的。

「姐,好……吃嗎?」

禿頭男人嘿嘿直笑,咧嘴的時候發黃的牙齒全都露了出來、

男人話時噴出的口氣剛好呼在向知草臉上,

向知草胃裡開始翻騰,只覺得萬分噁心,

下一秒,嘴裡剛嚼著的食物不由全吐回了碟子上。

全身猛地打了一個激靈,

向知草現在總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知道什麼叫做「倒胃口」了!

看向知草噁心的樣子,禿頭男人反倒笑了起來,趁勢坐到向知草旁邊的位置上。

「你……你坐下來幹嘛?」

向知草一看男人的屁股坐在自己旁邊的椅子上,整個人立馬反射性地站起來。

即使站著,她仍能聞到禿頭男人滿身的酒味。

「姐……你坐下來啊,繼續吃繼續吃。」

禿頭男人邊話邊指著向知草面前的白色碟子。

「呵。」

向知草看著眼前早已喝高的男人,一副色眯眯的樣子,她不由鼻子里輕輕哼了一聲。

惹不起,我躲總可以了吧。

下一秒,向知草快速邁步離開座位,遠離這個禿頭男人。

誰知禿頭男人速度比她還快,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礙…放開我1

向知草不由尖叫起來,死命地甩開禿頭男人的手。

明明男人已經喝醉了,可是手勁依舊很大,無論向知草怎麼掙扎,都沒法掙脫。

禿頭男人發光的眼睛從上到下輕佻地打量了向知草一番,然後大著舌頭,

「呦,細皮嫩肉的,我……我最喜歡你這樣的……女人了。」

著,還覆上粗糙的雙手摸向知草白雪般細嫩的手。

許是這個角落太過於偏僻加上燈光昏暗,並沒有人覺察到這邊發生的事情。

於是,過於驚慌的向知草轉為哀求:「先生,請您放手1

「放……放手,我傻……了嗎?煮……煮熟了的……鴨子,讓……它飛了。」

向知草聽到禿頭男人這個話,忍不住大口地喘氣,

這個姜磊,把自己叫了過來,又不出現。

這是鬧哪樣?

這會她還遇到了個色狼。

眼看這禿頭男人撅起噁心的大嘴,朝著自己的臉湊了過來。

急中生智的向知草猛地踹了男人一腳,

這一踹剛好在男人的踹中男人的「險要」部位,男人一陣劇痛。

可痛得嚎叫的禿頭男人並沒有向知草想象中的鬆開雙手,而是更加用力的抓緊她的手腕,

這回輪到向知草痛得哭了出來。

「臭女人!竟敢踢我,老子讓你嘗嘗厲害1

禿頭男人眼裡射出發火的恨光,

憤怒地舉起自己的其中一個手掌,猙獰著對向知草狠狠揮去。

看來這一掌是避免不了了!

感覺一陣掌風吹到臉上,向知草驚恐地閉上雙眸,做好疼痛無比的心裡準備。

在向知草以為就要巴掌正要打在臉上的時候,掌風卻停止了。

向知草沒感覺到任何疼痛,而且自己的手也被鬆開,

於是她慢慢地睜開一隻眼睛。

咦?禿頭男人怎麼一動不動,彷彿就靜止在那裡。

接著,向知草逐漸睜開雙眼,

眼睛所看到的範圍慢慢變寬,只見到禿頭男人的手被另一個男人的手緊緊地鉗制祝

向知草微微抬高頭,發現了禿頭男後面是一個一臉寒意的男人,嘴巴噙著一抹優雅的微笑,

那種和姜磊截然不同的氣質!

暗黃的燈光下,他的外貌有點模糊,向知草眯了眯眼睛,試圖看清男人的長相。

「誰啊你?敢壞老子的好事!你知道我是誰嗎你?」

禿頭男人一雙眼氣得通紅,狠狠地瞪著頭上莫名其妙出現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