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039章 她夏芸芸怕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39章 她夏芸芸怕誰!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聽到盧少輝這一番「告白」,向知草情緒沒有任何起伏波瀾,

只是覺得有點厭煩和乏累

早知今日,又何必當初呢!

這麼平靜的反應,

看在盧少輝眼裡,心裡更是覺得一陣煩躁和惱火。更多精彩請訪問

「喲1

聽到這個聲音,向知草打了一個激靈,瞳孔在瞬間緊縮了起來,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向知草抬頭,眸光剛好和走過來的女人的視線撞在一起。

女人身上是一身黑色v領的晚禮服。

低低的領子透著若有若無的雪色,緊身的剪裁式樣,勾勒出女人玲瓏的身材。

在橘黃燈光下,她自信得宛若一個驕傲的黑天鵝。

女人姿態優雅地走了過來,臉上揚起明媚的笑容,可眼底卻閃著厭惡和輕蔑,

「喲,還真是狐狸精轉世啊!嘖嘖嘖……」

她從頭到尾仔仔細細地打量著向知草,

沒想到這個女人打扮起來還有模有樣的,當初還以為就只是鄉下妞一個。

看來是自己低估了啊!

女人的眼神順著向知草的臉移到兩人拉扯著的手,

下一秒,盧少輝頓時鬆開了向知草的手。

女人的眼神在向知草身邊上慢悠悠地轉了幾圈,眸光輕輕流轉,

「這種場合也是你有資格來的?

還是穿上你的服務生制服更好看些,我勸你,還是回去一輩子當你下賤的服務生1

向知草眸光一黯,

是,她不高貴,不是什麼千金姐,可是,這不代表她可以隨意讓人侮辱。

任何人都是有自尊的。

向知草咬咬牙,倔強地揚起自己的臉,目光直直對上夏芸芸,

「職業不分貴賤,服務生怎麼了?

沒有人給你服務,你這千金姐的錢往哪撒?

再,服務生靠著自己的努力踏踏實實地賺自己的錢,心安理得地花自己的錢,

怎樣都比你這種啃老族好吧1

「啃老族?」

夏芸芸一陣驚詫和憤恨,她沒想到這女人竟敢這麼諷刺自己。

「哼!下賤的女人!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你還在裝?你敢你今天來這裡不是為了阿輝?

你可不要告訴我,

是單純有人邀請你過來的1

一想到剛才盧少輝看這女人時那含情脈脈與眾不同的目光,夏芸芸心裡就非常不爽。

這男人,是她的!她決不允許有第二個女人佔住她的位置!

於是,她不屑地嘲諷后,一步一步走到向知草面前。

她暗下決心,一定要給這個女人一點教訓!讓她知道她夏芸芸的厲害!

一股梔子花香味往向知草鼻子里鑽,看著女人憤恨的眼神以及一步步的迫上前的緊逼,

向知草不由下意室徊健

向知草暗忖,這女人想幹嘛?

不能怕!不能退縮!

一步退以後都得退,向知草貝齒抵著下唇,眸光迎上夏芸芸充滿敵意的眼睛。

「啪」地一聲,

嘹亮的巴掌聲瞬時響起。

怒目圓瞪的女人走上前,迅速地煽了向知草一個耳光。

然後跋扈囂張地朝著向知草得意一笑,繼續揚起手掌,還想再揮下去的樣子。

此時,怔愣的盧少輝立馬箭步上前,

轉而一把扯住女人剛揚起巴掌的手,低聲怒斥,

「夏芸芸,你幹嘛?」

面對盧少輝的憤怒,

夏芸芸轉瞬便改為柔柔地依偎著他的胳膊,與剛才兇悍的模樣完全判若兩人。

看上去是那麼鳥依人,

「阿輝,你幹嘛牽別的女人的手嘛?

人家會吃醋的嘛。

而且,我們下下個星期就結婚了,你都已經一個星期沒來找我了!

哎呀,你都不管人家!人家會想你的……」

夏芸芸以為這樣子,盧少輝就不再生氣。

以她平常的經驗來,只要撒撒嬌,這個男人很快就心軟下來。

沒想到一抬頭,盧少輝緊繃著臉,眼裡的怒氣依舊清清楚楚。

一種委屈的感覺直接湧上來。

眼神巴巴地看著盧少輝,就差梨花帶雨了,哪知,那男人一點不為所動。

向知草拂了拂臉上稍顯凌亂的頭髮,

摸了摸頓時紅腫起來的臉頰,明亮的眸子冷冷盯著夏芸芸。

覺察到眼前的兩個人都對自己含有怒意,

夏芸芸乾脆破罐子破摔,

她夏芸芸怕誰!

下一秒,她帶著怨氣地輕輕甩開盧少輝的胳膊,

轉而優雅地撩了撩自己茶色的捲髮,眼底的傲慢愈加膨脹清晰,帶著挑釁的口氣,

「怎麼,還想再要一巴掌嗎?」

反正這個男人都已經生氣,她也不在乎這個男人對自己更生氣一點。

何況,她確實很討厭那個向知草!

緊緊抿了抿嘴唇,向知草眸光一暗,緩緩走上前。

「你……你幹嘛?」

夏芸芸驀地瞳孔變大,這個賤女人走過來幹嘛?

對面的女人課耷椋嘴角卻保留著完美的弧度。

「啪……」

發生的事情看得旁邊的盧少輝目瞪口呆。

不,不單單是盧少輝,事後捂著紅腫臉頰的夏芸芸也瞠目結舌。

接著,向知草臉上漾起微笑,

明亮的眸子肆意地掃過夏芸芸的臉龐,

「我不是你們家的傭人,不是你想打就能打的。這一巴掌,我還你1

向知草發現,和那個男人在一起久了,自己也能學到一點男人的冷酷了。

夏芸芸身子一怔,背脊不由一顫。

她是完全沒有一點心理準備,平常只有她欺負別人,絕對沒有別人欺負她的份!

待她反應過來,向知草已經揚長而去,只留下一襲白色的背影。

一直以來,盧少輝都覺得,向知草屬於那種溫溫弱弱的那種性子,

不張揚,不跋扈,不會投機取巧。

給人的感覺也是淡淡的,就像一株甜美的向日葵。

而今天,他才發現,向知草清靈秀氣的外表下,還有一顆倔強勇敢的心。

這另一面,讓盧少輝反而覺得向知草更有魅力。

他悄悄瞄了一眼那抹白色的身影,漆黑眸子中有點點亮光。

「向知草,你給我記住,我夏芸芸不會放過你的1

夏芸芸對著著前面的背影大聲吼叫,

絲毫不顧慮宴會周圍的人向她投來異樣的眼光。

反倒是旁邊的盧少輝,局促的俊臉上寫著窘迫,拉著夏芸芸的手一把走出宴會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