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041章 殃及池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41章 殃及池魚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女人嘴角揚起一抹苦笑m

不過很快,女人就恢復了平靜柔媚的模樣,對著姜磊問道,

「你是過來談環宇項目的合作吧?」

不等姜磊回答,

她回過頭對身邊頭髮花白的男人嬌媚地笑了笑,柔柔的聲音讓人心生酥麻,

「darling,你過以後公司的事全都交給我管哦,是嗎?」

頭髮花白的男人寵溺地摸摸女人的頭髮,沙啞著粗獷的聲音,

「bb,這以後吶。

公司就交給你,我相信你的能力,你想怎樣就怎樣。」

接著,女人嬌媚地轉過頭,臉上略有歉意地問姜磊,

「你是過來談環宇項目的合作吧?

聽秘書,貴公司對我們這個項目很有興趣。我們已經收到貴公司的合作企劃書了。」

講到這裡,女人頓了頓,話鋒一轉,

「不過,真不好意思啊,這個項目我們已經有合作對象了。」

完,女人的眼神飄向宴會廳里的一個男人背影身上。

只是那個男人背對他們這邊,完全看不清什麼模樣。單看那男人挺拔的背影,倒是讓人很期待看看正臉。

女人這些話,並沒有引起姜磊太大的反應,

那雙綠眸沒有一絲變化,依舊低沉深邃沒有半點溫度。

「是哪個公司?」

從那個男人身上移開視線,姜磊淡淡地開口,

時至今日,竟還有公司能比得過姜氏!

這點倒是讓他好奇。

聽了這麼久,一旁的向知草也大概猜出個所以然,

她微微側頭,看了一眼旁邊的男人。

看來合作這事,黃了!希望這男人不會遷怒到自己,這回自己可什麼都沒做,什麼都不關她的事。

女人臉上浮起一抹得意的笑容,似乎對男人的反應意料之中。

滿含笑意地淡淡開口,「lk公司。」

這個答覆,姜磊並沒有太大反應,倒是旁邊的女人,反應有點過了。

「lk公司?你的是那個設計很出名的lk公司1

向知草驚喜無比,這可是她夢寐以求,一直想進入的公司,而且,如果不出意外,接下來不久班主任就會通知她們去lk公司實習了!

所以,一聽到和lk公司有關的事,她就無比激動。

女人並沒有理會向知草的問題,而是眉心緊蹙,他那妻子的聲音……

難道,他還忘不了她?

女人苦澀地笑了笑,看來她還是輸了,徹徹底底地輸給那個女人!

氣氛靜默了幾秒,

緋色漸漸爬上向知草白皙的臉上。

意識到自己好像有點激動了,她原本的打算是,只等姜磊講話,而自己在旁邊負責微笑,什麼都不就可以了。

可是,貌似,自己還是多嘴了。

她抬眸瞄了一眼姜磊的神色,男人緊繃著的下巴透出冷意,

下一秒,她不由吐了吐舌頭。

片刻后,女人嫵媚十足地上揚嘴角,咯咯地笑出聲,

直直地看著姜磊,

「姜少,你的妻子可比你了解你的對手哦。」

不顧男人寒冷的怒意,女人不怕死地繼續開口,

這回是轉而面對著向知草的方向,

「是的,是鼎鼎有名的設計公司。

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設計只是lk公司的一個支部。

其實它在國際上最主要還是以信息產業為主,這點恐怕外界沒幾個人知道。

而且,lk公司的總裁一表人才,風流倜儻,是個海歸。」

著,女人也彷彿很是欽慕地看向宴會廳那邊那個挺拔的背影。

哇塞……那麼厲害!

向知草在心底暗暗地讚賞,欽佩之情直接洋溢在臉上。

她倒不是聽到lk公司的總裁一表人才才那麼開心,而是沒想到,她想要去的公司,是那麼厲害的。

姜磊冷眸微微下垂,看到旁邊女人一臉喜色,大手下意識地抓住向知草的手。

「額」

向知草輕輕呼吸,悶哼一聲,聲音大隻有旁邊的男人聽得見。

聽到向知草微微吃痛的聲音,姜磊並沒有放鬆抓住向知草的力度。

向知草精緻的眉頭微皺,忍耐著手腕和手掌被握住的輕微疼痛。

這男人,瘋了嗎?

看來此地不可久留,不然不知道這兩人之間有什麼事,反正會殃及她這個「池魚。」

於是,向知草乖巧地嘴角上揚,

「老公,我有點累了,我們可以回去了嗎?」

姜磊微微勾起唇角,

這女人,還真懂得看風使舵。

深邃的綠眸依舊沒波瀾,但是又似乎蘊含著暴風雨一般。

「累了?那走吧。」

姜磊冷言看到向知草額頭上微微沁出的汗水,才意識到自己手勁過大了。

這女人在她面前對另一個男人如此欽慕,這點讓他心裡微微不適。

看著姜磊拉著自己妻子轉身離去的背影,女人重新依偎在花白頭髮的男人懷裡,

呵,這下可就有好戲看了。

想起前幾天在展會上遇見的那個女人,她就很有興緻地想看看接下來姜磊有什麼反應。

而且,聽展會主人介紹,那女人是剛從國外回來的樣子,那應該還不知道她心愛的男人結婚了吧?

想到這,女人心裡一陣舒暢。

想想剛才姜磊對自己妻子的不同,似乎還有一絲絲緊張,她就心裡痛快。

反正她是得不到了,那女人也別想得到。

「姜磊!放手!疼」

走出宴會廳后,向知草清脆的聲音帶著抱怨,一雙澄澈的水眸楚楚動人地看著姜磊。

「知道痛了?」

姜磊鬆開了禁錮向知草的大手,微微扯動了嘴角,冷眸盯著向知草。

她好像沒惹到這個男人呀?

晚上也沒什麼直接矛盾,要實在有,那她也只是微微讚賞了他的對手公司。

這男人,難道就因為這個?未免太氣了吧!

想著,向知草撅起嘴巴,無力地盯著眼前的男人。

「記住我過的話。」

姜磊冷淡的嗓音響起,深邃綠眸中三者幽幽的光澤,神秘奇怪得讓人猜不透,

就像向知草現在不懂男人是什麼意思一樣。

記住過的話?

他過哪些話?向知草一愣,難道是讓她記裝是姜家的媳婦?」

想來想去,最可能的也就是這句。

可自己有沒做什麼對不起姜家的事,這男人,腦袋給門縫夾了!

不過,這個話,向知草只敢在心裡弱弱地想著,絲毫不敢表現出來。

除非,她不要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