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045章 你是老鼠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45章 你是老鼠嗎?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剩下的居然不是什麼生物喪屍或暗夜驚魂這一類驚悚片,

就是一些藝到不行的狗血愛情片。匕匕·奇·中首

咬咬牙,向知草最後決定就買暗夜驚魂。

想了想一起看這場電影的人,向知草覺得被嚇死總比被曖昧死要好很多。

而現在的她如果知道自己有恐怖片後遺症,那向知草現在絕對不會有現在這種念頭。

接著,她揚起笑臉,騰出一隻手指了指屏幕,對著售票員姐輕輕開口,

「那我要兩張這個電影的這兩個座位的票。」

這時,耳邊傳來一陣騷動。

附近的女生都紛紛朝著一個方向看過去,向知草也不免好奇地回過頭去看。

「天啊,那個男人真是帥呆了1

「那氣質真是酷到爆,要是我能嫁給他就好了1

向知草無語地嗤笑一聲,這些女人,真是犯花痴。

可是當她看清門口進來的那個受矚目的男人後,就更無語了。

高挺筆直的身材,還有今晚上,他身上穿著的那件休閑套裝,更是把男人的帥氣陽剛放大了無數倍。

果不其然,那男人就是姜磊。

拿起手上的票,向知草撥開圍觀的人群,連忙跑過去。

「誒,我票都買好了。趕快進去。」

向知草可不想站在外面,因為這個男人被後面羨慕嫉妒的女人們指指點點。

進入電影院,看到整整齊齊的幾排紅色座椅上,

稀稀拉拉地坐著幾對情侶后,

向知草突然有點後悔看電影這個提議了。

怎麼現在看電影的都是情侶啊?

篩在她後面,

在鋪著紅色地毯的台階上走著,

向知草一排一排地尋找自己的位置,最後在中間一排最中間的兩個座位前停下。

「就是這裡啦。」

向知草一手抱著兩桶爆米花,一手拿著可樂,於是她用嘴努了努眼前的位置。

坐在紅色沙發套椅上,姜磊先是環視了整個電影院一圈。

然後,電影還沒開始,他在昏黃的燈光下仔細看了看手中的票。

待看清上面的電影名字,姜磊嘴角不由一抽。

而旁邊的向知草一坐下,嘴巴便開始不停歇。

先是喝幾口可樂,然後就「嘎吱嘎吱」地吃起了爆米花。

「你是老鼠嗎?」

姜磊微微地側轉頭,有點不耐煩地睥了眼一直在啃爆米花的向知草。

聽到這個話,向知草手上拿著爆米花正往嘴裡塞的手停頓了一下。

不到幾秒,她便又開始「嘎吱嘎吱」起來。

來電影院看個電影,連個爆米花都不讓她吃,

這看電影還有什麼意思?

於是,向知草繼續往嘴巴裡面扔爆米花,絲毫都不去顧慮旁邊男人看似嫌棄的眼神。

接著電影開始播放,電影廳頭頂上就傳來幽怨詭異的配樂,

向知草不由頭皮一麻,停止了爆米花的動作。

緊接著,一個臉上有血的頭從地板是上蹦了出來。

戴著d眼鏡的向知草嚇了一跳,那個驚悚的人頭直直地撞進她眼裡,彷彿就在面前。

向知草不由閉眼尖叫,趕緊伸手去扯男人的衣袖。

感覺到短袖上的領子被扯露,姜磊不耐煩地扯了回去。

瞄了一眼旁邊腦袋縮成一團的女人,有些無奈。

這是第二件讓向知草覺得自己是在作死的事。

微微遲疑了一下,姜磊還是伸出了手,在旁邊的腦袋上輕輕拍了起來,力道很輕,就好像在哄孩子睡覺一樣。

這男人,竟然在「哄」她!

向知草愣愣地,心裡的某個地方瞬間溫暖了起來,

對這個男人,她是越來越沒抵抗力了嗎?

男人伸出自己的手臂環到座位上,然後慢慢地傾向向知草,好讓那個驚慌的腦袋找到地方躲。

沒想過自己的抵抗力這麼弱,向知草硬逼著自己不要表現得那麼驚慌,

於是,盡量壓抑自己的尖叫聲,

執拗地從男人的懷裡出來,並看向大屏幕。

可是有些人天生就不適合看恐怖片。

向知草就是這麼一個人,從沒想過自己看了恐怖片之後會有怎樣的驚恐情緒。

然而,昏暗的燈光下,她不知道,男人臉上浮起的一絲擔憂和關心。

還好,影片不是很長,不過一個時,從電影院出來的時候,向知草已經頭髮凌亂,臉上還有剛乾不久的淚痕。

「回家。」

男人淡淡地開口,向知草在後面快步跟上。

車子開得很快,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覺得今天的姜磊,和平常有點不一樣。

車子穩穩地地停下來后,向知草立刻抓著鑰匙就上樓,

進入室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進洗浴室洗臉。

看著鏡子裡面狼狽的人兒,向知草覺得自己真是糗到家了。

事實上,也是在家裡了。

正當她專心看著鏡子的時候,浴室里的燈忽然一閃一閃。

「啊1

向知草看到鏡子里自己的臉忽明忽暗,

黑暗中透著綠光,

電影裡面的驚悚鏡頭馬上在腦海中出現,向知草抱著頭尖叫出聲。

剛走到樓梯口的姜磊,

聽到尖叫聲后,立刻衝進了室。

循著聲音進入了洗浴室,只見那個嬌的身影蹲在地上,而頭上的吊燈一閃一閃。

一雙大手快速地把向知草從洗浴室拎了出來,

然後放到床上。

向知草抬頭見是熟悉的俊臉,

也不管之前是不是有距離感,一把抱住姜磊輕輕啜泣起來。

媽呀,她再也不去看恐怖片了。

向知草邊抹眼淚,邊暗暗在心裡發誓。

「不用怕。」

姜磊輕輕地拍了拍懷裡人兒的背,冷眸微微斂起。

這種似曾相識的場景,

他也經歷過,在他那段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

等向知草平靜下來,姜磊便從床上下來,從柜子裡面拿出新的燈管,走向洗浴室。

縮在被子里的向知草瞄到洗浴室里修長的身影忙上忙下,心裡慢慢平靜下來。

「睡覺吧。」

男人從洗浴室出來后,關了床頭的燈,躺了下去,輕輕地對旁邊的人兒道。

「那個……」

向知草雙手緊張地捏著被子,欲言又止。

因為,接下來她的話的確是令她難以啟齒。

床上的男人似乎聽出旁邊女人的怯意,便翻個身,在黑暗中面向向知草,等待她的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