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049章 錯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49章 錯覺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聽到這個話,夏芸芸沒好氣地白了對方一眼,別過頭去,雙手交叉在胸前,

「怎麼?聽不懂人話嗎?」

此時,她沒覺察到,向知草臉上勾起的那一抹奇異的微笑。敬請記住我們的網址比奇說。

強勢的氣場讓導購員姐呆了幾秒,

接著,她連忙擺手,一臉為難地解釋,

「不,不是這個意思的。只是剛才這位姐已經要了其中幾件衣服了,您看可不可以讓給這位姐先?」

夏芸芸睜大眼睛,瞪著導購員姐,大聲威脅,

「我夏芸芸看中的衣服,從來就沒有讓的道理,你還想不想在這裡做了?」

這什麼人!她夏芸芸的字典里從來就沒有「讓」字!

邊瞪眼邊咬牙,夏芸芸心裡琢磨著,要是向知草敢不讓給她,那她正好有理由煽回幾巴掌!

「沒關係,你就給這位姐包起來吧!這些高檔衣服,的確不適合我這種鄉下妞。還是更適合這位姐多一點。」

面嚮導購員姐,向知草語氣間透著傷感自卑。

聽向知草都這麼了,導購員姐趕緊雙手接過夏芸芸的卡,急忙和同事把衣服裝起來。

沒想過事情這麼順利,夏芸芸有點詫異地瞪了一眼向知草,

從鼻子里重重地冷哼一聲,

這個下賤的鄉下妞,還有點自知之明!

沒幾秒,衣服就已經包好了。

導購員姐帶著同事恭恭敬敬地遞給夏芸芸。

夏芸芸側頭瞟了一眼神色失落的向知草,冷哼一聲,臉上浮起得意的笑容。

一直在店門口站著的保鏢接收到夏芸芸丟過去的眼色,立馬上前接過衣服。

於是,一行人浩浩蕩蕩地擁護著趾高氣揚的夏芸芸離去。

確定那女人走遠了,導購員姐笑得嘴巴都合不攏了,佩服地對向知草豎起大拇指,

「姐,您真厲害1

這衷心的讚賞,讓向知草也笑開了花。

其實,這一招,完全是雲莧以前教她的。

有一次她去找在珠寶店打工的雲莧,卻不想遇到喜歡盧少輝的其他同校女生。

同校女生也是這麼尖酸刻薄,只是這尖酸刻薄的代價倒是挺豐厚的。

想到這,向知草撅了撅嘴巴。

那棵莧菜,什麼時候才回來呀?

「姐,給,這裡是十萬,您的提成1

導購員姐很是感激地笑著雙手遞上一個鼓鼓的白色信封,打斷了向知草的思緒。

哇塞,百分之零點一的點都可以收到這麼多錢!

向知草連忙接過,感受到捏在那信封上時厚厚的手感后兩眼開始放光。

第一次拿到這麼多錢,向知草不由有點手抖。

這有錢人的錢,還真是容易賺啊!

「還有您看中的這兩套套裙,我們店長免費送您,期待您的下次光臨。」

導購員姐微微鞠躬,微笑著雙手遞上一個質感很好的紙袋。

向知草喜出望外,一把拎過紙袋,

「那我就不客氣啦,謝謝。」

看著向知草離去的身影,導購員姐雙手相扣在胸前,滿是欽佩的眼神目送著。

見客人走遠,旁邊的同事好奇地圍了上去,

「好厲害哦,一下子賣出了公司規定的一年的營業額,怎麼做到的?」

「是啊是啊,好豪氣的客人啊1旁邊的同事七嘴八舌。

導購員姐神秘兮兮地和她們同事竊語,之後大夥不由鬨笑起來。

原來,事情是這樣的,向知草一看到夏芸芸走過來,便在這個導購員姐耳語,

打賭她能讓後面進來的那位姐買很多她們的衣服,但是條件是配合她演戲,並且給她提成。

熟人介紹得提成,在這一行是很常見的。

懂得察言觀色的導購員姐自是不會放棄這樁絕不虧本的買賣。

不過,她沒料到,還真是一條「大魚」,同時她對面容清秀的客人大為佩服。

……

雲苑

回到室的向知草摸了摸放桌子上的衣服,細膩的質感讓她兩眼笑眯成一條縫。

這可是她第一次買那麼貴的衣服。

而且還賺了十萬塊,這樣看來,這個月底該上交的生活費有著落了。

雲莧啊雲莧,你什麼時候回來啊?

想著,向知草從椅子上站起來,一把讓自己跌在了柔軟的白色大床上。

望著白色的天花板,一眨也不眨眼睛。

她有好多話想和雲莧,奈何雲莧為了比賽進行封閉式訓練。

這一個多月來,發生了好多事情。

而她又不敢打擾雲莧,而且電話也打不通。

她現在能做的,也就只有等雲莧的電話了。

「哎」

向知草嘆了一口氣,翻了個身,側睡在床上。

眼睛烏溜地盯著落地玻璃門外遼無邊際的大海。

感覺側睡壓到的手臂有點酸痛,向知草挪了挪位置,乾脆翻身到另一邊。

「啊,你嚇死我了1

這一翻,向知草尖叫出聲,一個修長的身體環出手臂,有力地抱住了她。

看清男人的面孔,向知草輕咬貝齒,臉上的紅意盎然。

雖然……和這個男人有了一夜的夫妻之實。

可向知草仍舊感到全身不自在,感覺從來沒有那麼難為情過。

眼前的向知草不敢抬眼,反而讓姜磊失笑。

聽見男人的笑聲,向知草恨不得挖個坑跳進去。

男人溫熱的呼吸吹著她臉上,腰間是男人圈上的大手,向知草低眸,心裡不斷地打鼓。

「那個……你笑什麼?」

向知草抿緊唇瓣,垂下長長的睫毛,不敢直視面前鼻子就快抵著一起的男人。

典型的沒話找話。

姜磊看著眼前的女人,就只是靜靜地看著,不發一言。

剛才一到下班的時間點,姜磊就迫不及待地開車回家。

昨晚過後,他發現,自己對這個女人……竟然有點想念!所以,他連晚上的應酬都推掉了。

推開房門后,發現他的妻子在床上調皮地翻來覆去,他便忍不住輕輕在她旁邊躺下。

妻子的反應,看起來,似乎還沒習慣他這個老公。

想到這,他不由輕笑出聲。

「老婆,你一直都在」

姜磊低低地喚著懷裡的向知草,雙手牢牢箍緊她的腰,把她往自己懷裡摟得更緊。

男人身上的清新薄荷味,一點一點地鑽入她的鼻間。

低低的不明話語,讓向知草微微一震,

向知草睫毛輕輕撲閃,也伸手環上了他的腰,「嗯。」

簡簡單單地一個字,讓他心裡無比踏實。

姜磊深邃的綠眸微微閃過一道光芒,更加用力地抱緊懷著的人兒。

這個男人,柔情的時候,讓向知草不禁有一種錯覺這是同一個人嗎?

她抬眸,剛好對上那雙盯著她精緻臉看的深幽綠眸。

姜磊輕輕俯下身,攫住她的唇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