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052章 實習報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52章 實習報到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向知草試探性地摁了摁。匕匕·奇·中首

果然,不一會,一個身材高挑,身穿白色襯衣的女生走到門口,拿起脖子上戴著的藍色卡對著門旁的感應器一刷,立刻門就打開了。

向知草吃驚地看著,原來,這個門是要有卡的人才能進的。

難怪自己怎麼推都推不開。

「請進,這位姐是來報到的嗎?」

白襯衣姐盯著眼前那張白皙微愣的臉,笑盈盈地引路。

這幾天,人資部門大多數接待的都是各個高校的實習生,所以她猜測眼前的青澀的女生應該也是。

來到個新地方,向知草覺得什麼都很新鮮,同時也略有那麼點新人的緊張。

「嗯嗯,我叫向知草。是xx師大過來實習的。」

向知草立刻回應,對眼前的白襯衣姐快速回答道。

跟在白襯衣姐後面,

向知草左顧右盼,

她發現,一個部門竟然有那麼多個辦公室。

在走廊上左拐有拐后,白襯衣姐終於在一間棕色木門前停下。

推開門后,跟在白襯衣姐後面的向知草微微吃驚。

原來,這裡的辦公室真的很大,足以有一個大學教室那麼大。

不過,沙發座椅倒是挺多。

但讓向知草吃驚的不是辦公室的大,而是她發現,

和她一樣脖子上都沒有掛著感應卡的實習學生,估計是不同校的。

因為她掃了一眼,沒有發現熟面孔。

而這些人手上都拿著一張紙,

坐在沙發上認真地看著。

在辦公桌上的一個略有年齡的中年女人聽到開門的聲音,看向向知草這一邊,

用手抬了抬眼鏡,又拿起桌子上的表格,

「你是向知草?」

聽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向知草轉頭,發現是一個看起來挺精明幹練的女人,

「嗯嗯,是的。」

「拿去核對一下你們在學校填的實習表格,看看有什麼需要修改的地方,沒有的話等一下上交。」

女人直截了當,語氣間沒有任何情緒。

向知草趕快上前,雙手接過表格,在白襯衣姐的指引下,在空著的一張椅子上坐下。

「草1

一個驚喜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

向知草不用回頭,也知道是誰在叫她。

真是冤魂不散!

向知草抓了抓手上的表格,心裡有點鬱悶。

雖然預料到會碰到盧少輝,可是如果可以讓她選,她真的不想再遇到這個人!

向知草嘆了一口氣,禮貌地回頭,淡淡地回了句,

「恩,你也在。」

盧少輝盯著眼前的清秀的女人看,

他發現,簡約時尚風格的套裙還真的挺適合向知草。

柔柔的清新感中帶著職場女人的氣息,多變的風格是他以前從沒見過的。

向知草,真的是越來越吸引他了!

感覺到腦袋後面灼灼的目光,向知草頓時感覺全身不自在。

「可以了嗎?所有表格交到我這裡。」

聽到中年女人冷淡的語氣,所有人開始站起來,紛紛把自己的表格交了上去。

可是,向知草還沒有看自己的表格,剛才她只顧著懊惱和不自在,心思根本沒放表上。

不過,她心想,以前在學校核對過幾遍了,應該也不會出錯,

於是就也交了上去。

只是,她沒想到,就因為她的表格上,有一項沒有改動,

會為她日後帶來很多的麻煩。

接著,白襯衣姐給每個人發放了上面有個人信息身份的感應卡。

向知草雙手接過,看著自己的頭像印在卡上面,旁邊寫著設計部實習生。

這五個字讓她內心止不住波濤洶湧,眸子亮亮的。

接下來,白襯衣姐帶著一群人浩浩蕩蕩地開始參觀諾大的公司。

每個樓層的走廊都是安安靜靜的,辦公室內部的裝修富有個性,每一層樓的裝修都是不一樣的。

可統一的風格是簡約中透著低調的豪華氣派。

一路上,盧少輝的眼神一直沒離開過向知草。

他來實習的目的,只有一個。

就這麼晃悠著,一天下來,一群人終於被分配到18樓的辦公室。

一列列整齊的辦公桌,除了一些老員工,實習生都被分配到同一個區域。

向知草欣喜地摸摸屬於自己的辦公桌,桌上有素描筆,紙,各種繪畫工具,

還配置了一個電腦,

看了一眼牌子,向知草猜想,這電腦應該不便宜。

後來想想也是,在電腦上做設計圖,多少對電腦配置要求有點高。

「今天就到這裡結束,五點半下班。」

白襯衣姐微笑著對所有人交代后,轉身離去。

向知草低眉,看了一下表,

「五點半剛好。」

接著,她坐在辦公桌旁的轉椅上,伸了個懶腰,準備拿起手上的包包起身去坐公交。

今天還是比較輕鬆的,畢竟只是熟悉一下辦公環境,向知草覺得挺好的。

而這時,有個人影朝著她走過來。

「草,晚上一起吃飯吧?」

盧少輝深情脈脈地望著她,熾熱的目光讓向知草突然覺得很吃不消。

要是以前,向知草會覺得很溫馨,可現在,和這個男人在一起,除了不自在還是不自在。

她絞了絞手指,眸子低垂,不去看眼前的男人。

心裡思索著,該怎麼拒絕。

遲疑了一分鐘,向知草抬頭,動了動唇瓣,剛想話,

一陣鈴聲響起。

向知草突然很感謝這時能夠打電話給她的人。

於是,她沒直接回答對面的男人,趕緊掏了掏包里的手機,

「石頭」兩個字映入眼帘,

這是她之前和姜磊剛結婚時備註的名字。

那時,她只覺得姜磊就是塊又臭又硬的石頭。

奇怪,他這個時候打電話來幹嘛?

看了一眼盧少輝,向知草毫不猶豫地接起手機。

「你怎麼打電話給我呀?」

向知草不自覺地溢出笑容,聲音和緩地問道。

「下來,我在樓下等你。」

男人冷冽的聲音響起,不容拒絕。

「你在樓下?」

向知草訝異,這個男人早上好只送她到公交站,現在下班又來接她。

她沒留意此時站在她對面男人的眉毛緊皺,特別是看到她臉上那抹刺眼的微笑,

不再是給他的。

向知草拿著手機,在玻璃窗口往下望,

果然,樓下停著一輛銀色賓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