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056章 答應我們一個條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56章 答應我們一個條件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沉默了一分鐘,向知草瞄了一眼坐在自己後面的林夏,

聲音突然歡喜起來。如您已閱讀到此章節,請移步到比奇中說閱讀最新章節

「沒關係,不用讓喬麥來接我,今晚我和同事一起吃飯再回去。」

她差點忘了自己和林夏約好吃麻辣燙了。

而且,她也好久沒吃了,想到就有點嘴饞,所以姜磊沒空來接她正好。

自她實習后,每晚和婆婆一起吃飯的傳統就被打破了。

婆婆還老是勸姜磊不要老是忙於工作,要多帶自己出去外面玩。

想想,向知草還挺感謝婆婆的體貼的。

「好,吃完飯打電話給我,有空我去接你。」

靜默了幾秒,姜磊低沉開口。

比起一個月前的冷若冰霜,向知草現在覺得自己挺幸福。

特別是,這個男人,只對自己才有的柔情。

「恩,好的哈。」

向知草低聲對著電話那頭的男人話,語氣呢呢的。

掛了電話后,向知草看了下手錶,五點半剛好!

於是,她轉頭,拍了拍後面低著頭在素描紙上畫草稿的林夏。

「走啦,下班了。」

向知草仰著腦袋,閃著水汪汪的大眼睛。

一直低著頭的林夏聽到聲音,抬起頭來,

看到一雙澄澈的眼睛,眯眯地呈現一個月牙狀,很是可愛。

也許,她們會是很好的朋友。要是……

看林夏靜靜地凝視她,向知草逗趣地問道,

「幹嘛?迷上我了?可惜我是異性戀哦。」

林夏噗嗤笑了起來,

「那也不可惜,我是雙性戀。」

聽到這個話,向知草立馬來了精神,很大媽地擺了擺手,

「切,我才不信呢。你要是雙性戀,那你的前女友和前男友撞在一起怎麼辦?還是他們就乾脆在一起了。」

向知草想想那個場面,就覺得太凌亂了。

就在她們兩個人嬉笑的時候,周圍的實習生紛紛下班,盧少輝朝著她們的方向走了過來。

眼尖的向知草瞄到那個熟悉的人影向這邊晃動,連忙拉起林夏的手,

「夏,我們走吧。不然,等一下人更多,就要等電梯了。」

覺察到向知草有點異樣,

林夏下意識地回頭看了一眼,

看見那個男人後,就明白為什麼向知草這麼急著拉她走了。

這麼看來,是盧少輝一直纏著向知草。

想到這,林夏斂了斂神色。

「好。」

林夏應了一聲,立刻拿起手機塞進包包,一把拎起,接著,挽著向知草的手臂走出辦公室。

看到前面的人兒快步疾走,盧少輝黯了黯神色,眼眸略微憂傷,

他的草,就那麼不願意看到他?

不過,他不會放棄的。

「草,等等。」

幾步遠外的盧少輝快速跑了過去,伸手拉住向知草。

向知草一把甩開男人的手,

心裡突然很煩躁。

該的都已經了,為什麼這個男人還不懂?

不顧向知草旁邊還站著個林夏,盧少輝扳過她的身子,深情款款,

「做不成男女朋友,做普通朋友也不可以嗎?」

既然她一時沒法接受,那他退而求其次,他相信,總有一天,向知草會回到她身邊的。

看著旁邊的同事投來異樣的眼光,向知草立刻拍掉放在她肩上的大手。

「可以,但是麻煩拿開你的爪子,首先你的行為也像一個普通朋友一樣。」

男人聽到這個話,一臉憂鬱。

向知草拉起林夏的手,疾步往電梯那邊走。

沒等他反應過來,前面的女人就已經進了電梯。

於是,盧少輝闊步快走,在電梯門快關上的那一瞬,閃了進去。

就這樣,盧少輝一路跟著向知草和林夏,一直到了公司樓下。

在z市下班的高峰期,要想擠上公交車的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站在公交站台,向知草和林夏看著公交車上滿滿的人,

互相對視了一眼,面面相覷。

於是,兩個人很有默契地等待下一輛公交,期待下一輛公交上的人能少一些。

雖然這樣,但是向知草臉上卻浮起笑容。

「你還笑?」

林夏回頭看了一眼滿臉笑容的向知草,不由趣笑地詢問。

向知草沒有回答,只是一直盯著林夏傻笑。

這一個多月來,每天都有人專程接送,衣食住行,樣樣都不是一個月前的她所能想象得到的。

就感覺……

感覺像是做夢一樣!

連她的婚姻,也像是做了一場夢。

那麼冷漠高傲的男人,一如高高在上的帝王,從沒想過自己會有被垂青的一天。

而那個幸福的人兒,是自己。

「啪。」

向知草抬頭,覺得頭上被敲了一記,伸手摸了摸被敲的地方。

「怎麼啦?」

向知草轉頭,對著盯著自己的林夏問道。

林夏,沒事幹嘛敲自己的頭,不知道會被敲傻的嗎?

林夏示意她看向公交站旁邊。

果然,一個男人坐在一輛白色跑車裡,戴著墨鏡,招手示意她們過去。

看清男人後,向知草眉毛一擰,

這個盧少輝,耍什麼酷。

看站在公交站旁的兩個女人只是淡淡看他一眼后,又移開視線,

一向自傲的盧少輝頓時有挫敗感。

片刻后,盧少輝打開車門,走到兩個女人面前。

「姐們,賞個臉,讓我當一回你們的司機可以嗎?」

盧少輝笑笑地擺出一個「請」的姿勢。

聽到這個話,向知草正眼看都沒看一眼眼前的男人,

反倒是林夏,推了推她的手肘,在她耳畔悄悄道,

「知草,就讓他送我們好了。不然看這情形,再等幾個鐘也是白等。」

對林夏的建議,向知草微微皺眉,

想坐計程車可連計程車的影都沒有,她也不想在路邊這樣一直等公交等下去。

這種情況下,林夏的建議的確是最可行的。

可她又不想欠別人人情,特別是這個男人的人情。

不過,如果她不是一個人坐他的車,而是和林夏兩個人,就不怕被別人閑話,而且欠人情,立刻還不就行了。

這麼想著,向知草覺得好像也得通。

於是,她揚起臉,看向盧少輝,很認真地道,

「要我們坐你的車也行。不過你要答應我們一個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