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058章 吃醋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58章 吃醋了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這位是?」

在一旁安靜看著他們倆的林夏,帶著疑惑的眼神看著向知草。匕匕·奇·中···首·發

「恩,這是我在公司里認識的新同事,林夏。這是我老公,姜磊。」

向知草興奮地介紹著。

絲毫沒留意到,她還漏了一個人。

姜磊對林夏微微點頭,沒有其他的情緒。

愣著的林夏趕快扯出一抹微笑。

好冷的男人!

林夏對上姜磊那雙冷眸,不由感到一股刺骨的涼意。

雖然這個男人並沒有對她任何一句話,只是淡淡的一個眼神,全身就散發著震懾人心的冷意。

難怪……

林夏下意識地瞥了一眼盧少輝。

只見盧少輝從椅子上站起來,臉上閃過一絲驚慌,但是很快就平息下去。

接著,兩個男人的眼神撞在一起,一時間電光火石。

向知草不由和林夏相視一眼,面面相覷。

兩個男人之間一句對話也沒有,但眼裡躍動的火光卻是那麼明顯。

很顯然,不到幾秒,盧少輝先敗下陣來。

他轉頭對著姜磊旁邊的兩個女人開口,

「既然有人接你們了,那我先回去了。」

甩下兩句話,盧少輝轉身就走。

雙手微微握拳,一陣風吹過,因為手上沁出的冷汗頓時一股涼意。

看著盧少輝走遠的背影,向知草吐了吐舌頭,看來這回惹上了。

接著,向知草扯了扯姜磊的手臂,

想要轉移話題,

「吃飯了嗎?你想吃什麼?我幫你挑個麻辣燙吧?」

轉過頭來的姜磊看到一臉狡黠的妻子,眼底閃過一抹幽芒,萌生出晚上再回去罰她的想法。

而依舊不知情的向知草還一臉燦爛,

「怎樣?」

姜磊環視一眼這個餐廳,雖然不高檔,但還算乾淨。

於是,也就對向知草點點頭。

一得到男人的回應,向知草馬上屁顛地跑前跑后。

而坐在對面的林夏實在覺得男人的氣場太強大了,讓她不由有點局促。

感覺手上冒出一層層汗,她不自覺地微微捏緊手心。

「嗯,我吃飽了,先走了。不打擾你和知草的晚餐了。」

林夏唇邊扯出一抹微笑,怯生對姜磊道。

姜磊看著不遠處正在挑選得興高采烈的妻子,

「你不自己和向知草一聲?」

「不了,你幫我一下,謝謝。」

完,林夏提起手邊的包包,輕點一下頭後轉身離開。

看著短髮女生的背影走遠,姜磊眉頭微擰,隱隱覺得,這個林夏,有一點眼熟。

「點好啦,都是我愛吃的。」

向知草一屁股坐了下來,彎彎眯起的月牙直對皺眉的男人。

「夏呢?」

發現只有她們兩個人,向知草不免疑惑地看向皺眉的男人。

「回去了。」

姜磊淡淡開口。

見姜磊奇怪的神色,向知草以為他對自己的新同事不怎麼喜歡,所以有點生氣,

於是,向知草眼睛眯了眯,解釋道,

「嗯,林夏是想要留給我們兩個二人世界吧。這林夏,看不出來,那麼識相。」

白皙的臉上月牙彎彎,姜磊忍不住伸出手,摩挲上那張臉。

不過很快,男人的臉色變得暗沉。

「盧少輝怎麼是你的同事?」

姜磊縮回自己的手,直直地看著眼前的妻子。

就知道會這樣!

向知草在心裡做了個哭臉,還以為自己繞過去了,沒想到又繞回這個話題。

「不……不是你想的那樣……」

男人冰冷的詢問,下巴繃緊,讓向知草也不由繃緊了神經,話也有點結巴。

「那是怎樣?」

質問的話語,依舊是清冷的語氣,向知草感覺,這種寒意又回到一個月前。

不禁開始緊張地掰手指。

「我和他是同一屆同個專業的,實習也分到同個公司,就這樣而已。」

向知草瞄了一眼面無保輕聲回答。

這男人,不會誤會自己了吧?

但是她的確沒謊,自在lk實習的這個星期開始,

向知草每天晚上都想和姜磊清這件事,可是每每話到嘴邊,又不知道怎麼開口。

最後,索性覺得,姜磊應該不會介意,所以也就什麼都沒。

想著,向知草嘟起嘴,有點委屈的同時,又覺得自己活該,

誰叫自己做事情拖拖拉拉的,該講清的時候不講清。

向知草一臉的懊惱,讓姜磊的眼眸又暗沉了幾分。

聰明如他,怎會不知道這一切都是盧少輝死皮賴臉貼上來的。

只是自己的妻子,似乎並沒有很強的安全意識。

一臉獃獃萌萌,連腦袋也是那麼呆。

留這麼一個定時炸彈在自己的妻子身邊,冷酷如他,也沒辦法就這麼安心不去管。

只是,現在盧少輝是在lk公司,那個和自己勢均力敵的企業,

不然,他絕對有辦法讓他離開。

於是,此刻的姜磊,一張俊臉寒氣滲人,五官陰鬱。

向知草抬眸,瞥見男人凍人的神色,心裡也開始忐忑。

低了低頭,她捋了捋臉頰的散發,

「我一直都有避開他的。你放心,我會和他保持距離的。」

這時,一個穿著制服的服務生端了剛才向知草點好的麻辣燙過來。

一瞥到桌上男人滲人的神色,快速放下麻辣燙后,輕聲了句,

「請慢用。」

之後,立刻飛快離去,好似這邊有瘟疫一樣。

跑那麼快!

向知草在心裡嘀咕,這服務員也太不專業了,她還想再來一份。

終於,男人臉上的冰塊倏地消融,

換上一副和顏悅色,

轉變之快,讓向知草咂舌,她原先還納悶男人會生氣多長時間。

「我相信你,但是以後除了上班,去哪你必須和我一聲。」

姜磊低沉開口,這樣,才讓他放心。

他不想再失去一次!

聽到這個話,向知草覺得一股甜蜜在心底蔓延。

原來,她老公,是吃醋了。

哈,原來這塊又臭又硬的石頭也有吃醋的時候。

想到這個,向知草笑逐顏開,

「快吃吧,一下菜軟了就不好吃了。」

姜磊低眸看了一下面前紅彤彤的一盆,臉上不自主顯露嫌棄。

「很好吃的,你試試嗎?我以前常常和雲莧吃的。」

從來沒吃過麻辣燙的姜家少爺,看著一臉期待的嬌妻,也便勉強的拿起筷子。

天知道,這個妻子,老是讓他做一些破例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