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059章 盧少輝回去結婚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59章 盧少輝回去結婚了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今天盧少輝沒來上班?」

「是啊,我和你一組好不好,盧少輝都不知道什麼時候回公司。」

兩個女生去茶水間裝咖啡,回來時議論著從向知草旁邊經過。

聽到這個話,向知草眉心微皺,

轉頭看了看盧少輝的座位,的確是空的。

「不用看了,草,聽盧少輝請假幾天回去結婚呢。」

林夏從后桌湊上前,捂著嘴聲地告訴向知草。

「結婚?」

向知草想了想,也是,一個月前遇到那個夏芸芸時,他們手上就戴著同款的情侶戒指。

都已經訂婚了,這時結婚也不算早了。

下一秒,向知草捂了捂自己的胸口,竟也沒一個月前那種撕心裂肺的感覺。

看來,治療失戀最好的良藥除了時間,

就是找另一個人代替。

這句話不知道是誰的,不過現在向知草卻覺得很有道理。

不是她找另外一個人代替了盧少輝,而是她誤打誤撞,真正找到了一個適合自己的人。

給予自己溫暖和信任,是自己的幸運吧。

於是,自然地,向知草唇邊浮起一抹微笑。

希望他們能幸福吧!

而她沒注意到,旁邊的林夏把她的一舉一動看在眼裡。

向知草捂胸口的時候,她初初以為向知草是在難過。

沒想到下一秒,向知草竟然在微笑,而不是嫉妒的一臉恨意。

這讓她有點看不懂。

「恩,竟然悄悄地結婚。不過,沒請我們去喝喜酒,我們這份子錢倒也省了。」

看林夏微微一愣的樣子,向知草眯著眼,伸手在林夏面前晃了晃,笑嘻嘻地調侃。

下一秒,向知草拿起自己桌上的草稿圖,直接走過去林夏旁邊坐下,

「你,我們這個設計,這裡是不是欠些什麼?」

一天的工作就這樣有開始了,而另一邊,盧家豪宅里忙翻了天。

盧少輝看著鏡子前面的自己,一動不動。

只見鏡子裡面的男人比平日更加帥氣了幾分,黑色的高級西裝,整個身材筆直挺拔。

明明是一個喜慶的日子,但是俊臉上的眉毛擰成一個川字,

絲毫看不出新郎的喜悅。

「少爺,婚車已經準備好了。夫人和老爺已經在下面大廳等著了。」

一位穿著制服的管家進來房間,畢恭畢敬地鞠了一躬,然後慢慢道來。

鏡子前面的男人扯了扯自己的領帶,浮躁的臉上顯露出不耐煩。

「知道了,下去吧。」

見主人對自己揮手,一副心煩氣躁的樣子,

管家便趕緊恭敬地應了一聲,依照吩咐就下樓去了。

下一秒,男人頹廢地坐在沙發上,

漆黑的眸子閃爍著焦躁。

和夏家聯姻,這本來就不是他想要的。

他承認,剛開始夏芸芸接近自己時,他是抵擋不住誘惑,想和她玩一玩。

誰知道,她竟然是夏家千金,就像牛皮糖一樣,

粘上后就很難扯掉。

再後來,遇上盧家企業上的周轉出了問題,

夏父竟然親自登上盧家,跟自己的父母可以出面解決,而條件是盧夏兩家聯姻。

剛開始,他自然是反對的。

奈何自己的父母強烈要求,並且還應允了夏家。

當然,裡面還有自己的私心,他知道要是盧家挨不過這一關的話,盧家日後必定家道中落。

可是,他從沒想過他竟然這麼放不下一個女人!

深深呼出一口氣,他整個人靠在沙發上。

這時,手機從口袋裡面掉了出來。

慵懶在沙發上的盧少輝微微側頭,順著視線往過去,大手慢慢地撿起旁邊的手機。

坐直了身子,盧少輝雙手捧起手機,點開圖庫,裡面是一張張他和向知草的合照。

看著手機屏幕里的人兒燦爛的笑容,盧少輝心裡一抽。

梨渦淺笑,那張清新的笑臉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手指下意識地翻動著一張張甜美的照片,盧少輝嘴角自然地勾起輕微的弧度。

曾經,他們是那麼幸福。

不到幾秒,俊臉上的弧度消失,轉而是緊蹙的眉毛,緊抿的薄唇。

一切恍若昨日,他不相信,

不相信他的草是真的放下他了。

他都沒放下她,所以他也絕對不相信,她已經放下他了。

即使,她已經結婚。

想到這,男人的眼底的狠戾一閃而過。

下一秒,他點開那個熟悉的號碼,按了撥通過去。

電話那頭的向知草,聽到手機鈴聲響,趕快拿了起來。

不過,一看上面的名字,她就猶豫著要不要接。

「你不接?」

在辦公桌前抬起頭來的林夏看向知草拿著手機一臉迷惑的神情,便忍不住開口問道。

在林夏的提醒下,向知草對林夏笑了一下,便轉身過去接了起來。

「有事嗎?」

向知草聲地詢問,畢竟這上班時間聽電話總不能明目張的。

聽到電話接通,電話那頭傳來清脆的聲音,盧少輝心裡微微一喜。

「草,我今天結婚。」

盧少輝試探性地對向知草,他想知道向知草會怎麼反應。

輕輕地嘆了口氣,沒有任何人覺察的那種,向知草微微一怔,

他打這個電話,就為了告訴自己結婚?

不過,她還是淡淡地回復了,

「嗯,恭喜你們。」

是的,在內心上她也是真心恭喜他們的,畢竟各自找到好的歸宿總是件好事。

聽到這個答案,盧少輝顯然並不滿意,

眉心皺成一團。

「恭喜?就只是恭喜這麼簡單?你就沒別的和我?」

對電話里男人的怒氣,向知草很是不解,

這當初劈腿的人是他,現在要結婚的人是她,她也沒介意。

道聲恭喜,這男人還不樂意了。

這是鬧哪樣?

「嗯,現在我們各自都結婚了,我只希望我們各自能夠幸福,這樣就夠了。」

向知草拿著手機,條理清晰地回答。

他不相信,就算是向知草是真的放下他了,他也不願意相信。

每次想到她已經是姜磊的女人,他就心裡很不舒服。

是他不對,不應該經不住誘惑,現在的他也清楚知道,

這輩子做過的最錯的事就是放棄自己愛的人。

不管怎樣,他依舊要搏一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