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060章 最後一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60章 最後一搏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此時,盧少輝下意識地蜷曲手指,雙手慢慢緊握成拳。

「草,我愛你,一直都愛你。」

如果向知草看得到電話這頭的男人,肯定會驚訝於男人這話時的含情脈脈,以及下一秒那懊惱的神情。

但是她沒看到。

所以聽到這句話時,向知草不自覺地全身起雞皮疙瘩,

以前不是沒聽盧少輝講過這種話,只是今時今日,身份不同,聽到這話的反應也是不同。

於是,沒等盧少輝講話,她便忍不住插話,

「別,別,你別這麼。你那位聽到還不得把我劈死。」

電話這頭的男人以為向知草是礙於自己未婚妻的情面,才這樣搪塞自己。

這麼想著,他喜上眉梢,

「草,我就知道,你也還是愛我的。

你相信我,只要你和我在一起,我什麼都可以不要,我也不和夏芸芸結婚了。

你要相信,我對你的心一直都沒變。

我當初是一時昏了頭,才會和夏芸芸在一起。」

聽著男人急切地了一籮筐的話,

向知草不由撫了撫太陽穴,

怎麼就不明白呢?

「盧少輝,不管你以前是因為什麼原因和夏芸芸在一起,那就請你從一而終。

不要再傷害第二個女人了。」

咬著唇瓣,認真地想了想,向知草便這樣回應。

不,不是這樣的。

草絕對不會這樣放棄他的!

「草,我愛的人是你,一直都是你,

當初是我家資金上出問題,只有夏家才能幫忙解決,我才暫時答應和夏家聯婚的。

但現在我明白了。

我明白我愛的人是你,是你1

沉重地嘆了口氣,向知草覺得自己已經不想深究究竟是誰對誰錯了。

最重要的是,只要大家都得到幸福,就可以了。

只是這個男人有點偏執,現在她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才能讓他明白。

「少輝,我原諒你。

但是我們現在有各自的歸宿了,好好對待身邊愛你的人,好嗎?」

電話里一陣沉默。

這陣沉默,幾秒鐘就相當於漫長的幾個鐘。

向知草微握拳頭,敲了敲自己的額頭。

沒人看見,電話這頭的男人漆黑眸子里出現的點點濕潤。

但男人依舊壓抑住自己的聲音,所以男音聽起來仍舊平靜。

幾乎是最後一搏,

「草,我們不要管那麼多。

這婚我不結了,

和我一起去別的城市生活吧!我保證,我保證我一定會好好對你,愛你一生一世的。」

盧少輝的聲音里充滿了堅定,這讓向知草微微動容,

這讓她想起當初,也是因為盧少輝的堅持,她才會動心和他在一起。

只是,現在發生了太多事,早已物是人非了。

就像是掉碎在地上的陶瓷,不論你怎樣想辦法,即使用502膠水粘上,

可以讓它看起來完好如初,可實際上,那些縫隙一直都在。

而陶瓷也不想以前那麼堅固,反而比以前更容易破損,有外力微微一碰,可能就會全部散落。

現在的她,已經輸不起了,

更何況,她也找到自己的幸福了!

既然無法在一起,那還不如斷了對方的念想,讓對方也去尋找屬於自己的新天地。

這麼一想通,向知草深呼吸一口氣,醞釀著該怎麼拒絕。

「草,答應我吧1

電話這頭的盧少輝見向知草這麼久不回答他,便以為她是在考慮自己的提議。

向知草正了正神色,輕咳了一聲,認真地開口,

「少輝,過去的我們就讓它過去吧。

我現在很幸福,我希望你也能幸福。祝你們快樂。」

電話里又開始了沉默,

向知草不想再去想了,於是,趕緊接下去,

「就這樣吧,我先工作了。再見。」

完,她便立刻掛了電話。

也許,她最後能為他做的事就是手放開。

對方急急地掛了電話,手機傳來一陣「嘟嘟」聲。

男人一直保持著同個姿勢,拿著手機一動不動,眼睛泛紅起來。

過了好久,男人才回過神來,嘴角浮現一抹苦澀的微笑。

是的,她愛的人已經不再是他了!

姜磊,那個男人,一個月的感情竟然打敗了他和草之間幾年的感情!

他不甘心!

過了一會,失神的男人竟然詭異地笑了。

不,只要他強大了,和那個男人一樣強大了,那草就會回來了。

是的,一定是這樣的。

「叩叩」

一陣敲門聲吸引了男人的注意力。

還是剛才那個管家模樣的男人,恭恭敬敬地,頭也不敢抬,

「少爺,夏家那邊的人已經過來催了。」

管家唯唯諾諾地著,剛進來的時候,他就瞥到少爺一臉的凝重和頹廢,甚至還有……凌亂,

絲毫沒有新郎該有的喜悅,他可不敢撞在槍口上。

盧少輝重重地嘆了一口氣,語氣簡潔,

「知道了,我立刻下去。」

聽到這個話,管家立刻誒了一聲,

「我這就去樓下稟告老爺和夫人。」

他那少爺燥亂的氣場讓他可以溜就趕快溜,這少爺不發脾氣還是溫爾雅,一發脾氣就連老爺夫人都管不了。

見下人走開,盧少輝走回鏡子前面,

重新系好自己的領帶,

雙手握拳,目光堅定,他相信,總有一天,草會後悔她的決定的。

是的,他已經決定了,要變得和那個男人一樣強大。

這強大的第一步驟,那當然就是藉助夏家的財力物力。

於是,他轉身,邁開步伐,闊步出門。

同一時刻,夏家別墅內,

一身新娘裝扮的夏芸芸在房間里來回走動,

眉頭緊緊皺著,

這都快到吉時了,阿輝怎麼還不來接自己?難道,他想悔婚?

一想到這個,夏芸芸便急得跳腳,美麗的臉上布滿陰鬱,

覺得胸口憋著一口悶氣,於是她看了一眼房間里的東西,拿起桌上的鏡子,首飾盒什麼的都往地上死命摔,邊摔還邊沖著身邊的下人大喊大叫,

「走,走,全部給我走1

看到自家姐暴躁脾氣又犯了,下人們逃都來不及。

「盧少輝,要是你敢毀了本姐的婚禮,本姐跟你沒完1

夏芸芸恨恨地咬牙,想他盧家現在,要不是有夏家扶著,早就垮台了。

要是他敢做出什麼來,她一定會讓他身敗名裂,

想著,夏芸芸漂亮的新娘妝容因為扭曲的五官看起來無比猙獰。

「誰惹我們家芸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