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061章 火爆的夏芸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61章 火爆的夏芸芸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誰惹我們家芸芸了?」

門口出現的夏父一臉嚴肅,厲聲里透著關心。

一看是自己的老爸,夏芸芸便覺得無比委屈。

立刻停止了摔東西,她嘟著嘴走上前,挽住夏父的胳膊,臉靠在夏父的肩膀上,

無比委屈地抱怨道,

「爸,你阿輝會不會不娶我了。」

聽到這個話,夏父立刻板起臉,帶著怒意威嚴地大聲質問,

「他敢?1

如雷貫耳的兩個字,讓夏芸芸心裡一下子就安定了下來。

正如她爸爸所的,盧少輝絕對不敢!

依照她了解的個性,盧少輝會為了他們盧家為了他自己,絕對不會違抗她的。

除非,他不想要他盧家少爺的高貴身份了。

這樣想著,夏芸芸臉上立刻展現竊喜的微笑。

她怎麼那麼傻,真是被憤怒沖昏頭了,

可能阿輝就在路上了。

「恩,我知道了,爸。阿輝一定在路上了。」

夏芸芸揚起臉,嬌氣地對著滿臉嚴肅的男人嬌笑。

這是他的寶貝女兒,

今天,就要出嫁了!他還真捨不得,從這妮子就被自己驕縱慣了。

要是姓盧那子,敢讓芸芸有半點委屈,他絕對不會放過盧家。

「芸芸,到了盧家,有誰敢欺負你,告訴老爸,老爸一定給你解氣。」

夏父一反之前的庄厲神色,

眼角的皺紋隨之上揚,眼裡滿是寵溺。

聽到有人這麼挺自己,夏芸芸開心地晃了晃夏父的胳膊,

「爸,你放心,阿輝一定會好好對我的。」

「姐,姐,姑爺在隆!

這時,一個下人興高采烈急匆匆地跑上樓來報告。

一聽到這個話,夏芸芸欣喜萬分,

她就知道,啊輝一定會來娶她的。

鬆開緊抓住夏父胳膊的手,她立刻跑到窗檯旁邊,拉開白色的紗布窗帘,

果然,樓下停著排長龍的轎車,為首的奧迪正正停在別墅門口,車上裝飾著一對情侶熊,車身周圍是粉色的紗幔和玫瑰花。

走出轎車的男人五官俊朗,身材筆挺,俊逸萬分。

「啊輝,啊輝……」

一看到那個男人,夏芸芸便扯開嗓子大喊名字,想讓男人第一時間看到自己,

她大力地揮著手臂,

不一會,男人聽到聲音,抬頭仰望別墅樓上,對著窗檯的人兒輕輕一笑。

「等我,等我,我現在就下去。」

夏芸芸高興地大喊著,然後一轉身就想往樓下沖。

經過夏父的旁邊,夏芸芸大口親了他一口,

整一個人立刻容光煥發,

「爸,我下去了。阿輝在樓下等我。」

也不顧夏父什麼反應,夏芸芸一完,就拎起裙擺繼續往樓下沖,

不過,在下樓梯的時候,

夏芸芸轉過頭來,眼睛里微微有淚光,但嘴角的微笑還是大弧度地上揚,

「爸,謝謝!我愛您1

然後,頭也不回,一直往樓下快速走去,最後撲在別墅門口的那個西裝筆挺的男人懷裡。

站在原地的中年男人看著自己的女兒這麼地開心,

嚴肅滄桑的臉上極不協調地出現一絲溫情,旁邊皺著魚尾紋的眼底覆上一層薄霧。

女大不中留啊!

很快,就到了婚禮現場,誓詞宣誓后,盧夏兩家的家長都見了面,互相寒暄著。

盧母眉開眼笑地挽著夏芸芸的手,臉上的高興藏都藏不祝

娶了夏家這樣的豪門千金,以後走到哪都有面子,而且對盧家的事業,那可是大大的有幫助。

她是見過之前自己兒子喜歡的那個什麼向知草,一聽名字就知道是路邊的什麼花花草草。

哪裡可以和夏家這種優雅的千金能比的,

她們盧家就這麼一個兒子,婚事自然都要門當戶對。

這下,她的心愿可就達成了。

「芸芸呀,以後要是少輝敢對不起你,告訴媽,媽一定給你做主。」

盧母牽起夏芸芸嬌嫩的手,笑盈盈地開口。

夏芸芸一掃在這裡的夏父和盧家父母,

自知在長輩面前,要維護自己的老公,表現出一副善解人意,

「媽,您哪去了!阿輝一直都對我很好,

不會欺負我的啦。」

話的同時,夏芸芸把眼光瞄向盧少輝。

只不過盧少輝緊抿著唇瓣,眯著眸子,若有所思的神情。

夏芸芸臉色一變,不過很快又扯出笑容。

他那恍惚的樣子,不該出現在婚禮上。難道,他心裡還想著向知草?

這個想法,讓她心裡的火蹭蹭蹭蹭地冒了出來。

不過,考慮到這是她們的婚禮,她先忍著!

「啊輝,你在想什麼呢?」

夏芸芸笑顏如花,外人看來,只是關心地詢問而已。

而盧少輝又怎麼不知道夏芸芸在想些什麼。

「沒什麼,在想我們什麼時候要孩子?」

盧少輝這麼一,立刻引起盧夏兩家父母的熱議。

這結了婚,話題就變成了關於孩子。

甚至都開始討論生男生女,孩子叫什麼名字。

關心緊張的認真程度,完全就好像明天孩子就從肚子里掉出來了一樣。

夏芸芸輕輕依偎在盧少輝懷裡,

沒想到阿輝那麼快就考慮孩子的問題了。

「老公,你我們生幾個孩子?」

聽到懷裡的人兒這麼問自己,盧少輝微微一愣,不過很快就做出回應,

「恩,你喜歡幾個我們就生幾個。」

然而,盧少輝其實並非這麼想。

只是為了應急,不讓夏芸芸起疑心,他才隨口了這麼個話題。

果然,很成功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盧少輝閉上眼睛,想到今天是自己結婚的日子,新娘不是向知草。

他的心裡慢慢抽緊,眼前,

浮現出向知草那個單純清新的模樣。

實習以來,他每天都跟在向知草旁邊,尋找機會和她單獨相處,

總是想著,要是他當初沒有那麼一刻的變心,

或許,現在向知草的丈夫,是自己!

而他不知道,他臉上的不自然,剛好被抬頭的夏芸芸看得一清二楚。

夏芸芸咬緊唇瓣,硬是死憋著胸口冒上來的一股氣,

她夏芸芸的男人,心裡從來就只能有她一個,決不允許有第二個女人在自己丈夫的心裡。

否則……

她的眸光里的兇狠一閃而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