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067章 不告而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67章 不告而別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令所有人意外的是,

姜磊伸出另外一隻手,覆上去之後,慢慢地挪開了女人的手。

原先喬麥看著自家少爺這麼「不爭氣」,心裡暗叫不好,

這情況,他家少奶奶該怎麼辦。

不過,下一秒他就眉目舒展了,因為他發現他家少爺真不愧是自家少爺,任何時候都是那麼冷靜理智。

「好好休息。」

病床前的男人冷著一張臉,絲毫沒有局促,望著床上的女人,語氣間無比平靜,絲毫沒有初進醫院時那絲緊張。

床上的女人微微張大嘴巴,秀挺的鼻尖沁出些許汗珠,心情一下子從雲端跌落到谷底。

身體倏地一怔,她感覺自己心裡好像被人硬生生地扯掉了一大片。

「不,不要走。」

女人以為男人丟下這句話,就準備起身走人。

她也不管那麼多了,在這個男人面前,她早已沒有了自我。

於是,她咬牙半直起身,再次緊緊拉住男人的雙手,生怕男人會不耐煩地一把甩開她走人。

就像一隻頑固的小狗,怎樣也不讓主人離開,

不怕死地咬扯住主人的衣袖。

此時,喬麥不由睜大了眼睛。

這四年不見,看來她的脾氣變了許多,而今的她,似乎是更在乎自家少爺多一分。

可為何,相愛卻又狠心拋棄?

這一棄就是四年!

原以為這位少爺喜歡的小姐也許一輩子就這樣消失匿跡,而現在卻又出現。

這點,恐怕他家少爺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喬麥順著女人的視線看過去,自家少爺只是微蹙這眉頭,沒有甩開也沒有接受的意思。

這種情景,喬麥猜想,他家少爺應該也是有少許無奈的。

畢竟,眼前是自己以前深愛的女子,若是換了他,他可能也難以釋懷。

微微心疼的同時又夾帶著些許怨恨和懲罰。

不過,這也只是他的猜想。

因為,他家少爺已經有了少奶奶了,在他的認知里,少奶奶給少爺的影響還是挺大的。

最起碼,他家少奶奶讓少爺找回了以往的笑容。

姜磊本來起身,后被拉住只手,皺了下眉頭又重新坐下。

「你怎麼了?」

聽到少爺的詢問聲,喬麥看過去,只見女人一隻手拉住少爺的手,

另一隻手捂在自己的太陽穴上,臉色很是蒼白,整個人的身體仿若不經意地向姜磊倒去,落入姜磊的懷抱中。

要不是看女人的確臉色難看,喬麥會認為,這個女人是在演戲博同情。

不過,是不是真的有演戲,這個恐怕只有當事人才清楚。

「坐起來做什麼?」

姜磊的語氣冷冽,言語間帶著淡淡的怒氣。

看懷中女人虛弱的樣子,也就任由女人投進自己的懷抱中。

房間里的空氣突然凝重起來,

喬麥嘆了口氣,看來他家少爺,對這位小姐還是有感情的。

「磊。」

女人緩緩揚起頭,低聲喚了一聲男人的名字,然後痴痴看著男人堅毅的臉部輪廓,呼吸著男人身上獨有的熟悉味道,

這一刻,她真想時間就此停祝

四年了,時隔四年,她終於確確實實地落入男人溫暖的懷裡,

整個身體幾乎都倚靠在他的懷裡。

此刻,不是她臆想的,也不是她回憶中的,而是實實在在地拉住了心愛男人的手,並且投入男人的懷抱。

「躺下。」

男人幽幽地開口,用的是祈使句。

語氣平和,體會不出裡面含有的感情。

聞言,女人又抬頭睥了一眼頭上面無保美眸里閃動著點點晶瑩,

也猜不透男人是出於何種心理。

不過,她從來知道,男人的話時不容拒絕的。對於自己,男人以前也是會難得的有時會遷就。

於是,不甘願地躺回床上的同時,她緊緊地牽住男人的手,微微有些用力。

「磊,這四年,我無時無刻不在想你。」

床上的女人深情地凝視眼前的男人,嗓音柔柔的。

聽到這個話,姜磊的眸子緊縮,深邃的冷眸里閃過一絲暴怒。

「,是嗎?」

原本他還想說,可惜我一點都不想你,但是男人話到嘴邊,看著女人傷心的神色,最後還是沒有說出口。

而此時一直被忽略在一旁的喬麥也納悶了。

這個女人還真是搞笑!

竟然說無時無刻不在想自家少爺,這邏輯怎麼都說不通吧。

先不說如果她真的想念少爺,怎麼可能就這麼無情地狠心離去拋棄少爺,

就算是要離去,也應該是和自家少爺說一聲,而不是不明不白地憑空消失,一消失就四年。

對於姜磊的反應,她驚詫,他的眸光為什麼如此怪異。

自己是在表述自己的內心,而他卻如此生氣般,詢問的語氣暗含的怒意讓她不由下意識地胸口起伏,低低地喘氣。

「你不信?」

女人的牙齒緊緊抵著嘴唇,聲音里不可抑制地帶著一絲失落與不解。

自家少爺的反應喬麥不知道此時是什麼樣的,但是喬麥忍不住在心裡怒斥,

還好意思反問!

說出來的話被自己的行動所駁回,真不知道這個女人有沒有大腦的。

這時說這種話,不是白問嗎?

果然,姜磊緊抿著的薄唇微微勾起一個譏誚的笑容,聲音低沉,

「真是這樣,不告而別怎麼解釋?」

不告而別?

聽到這四個字,女人瞪大眸子,不可置信地看著姜磊。

她的確是沒有當面告別,但是說到不告而別,這怎麼可能,她明明……

難道,這中間有什麼她不知道的曲折。

男人看著眼前女人的表情變化,從驚愕回歸平靜,彷彿被自己說中了一般。

下一秒,姜磊立刻推開了女人的手,頭也不回地轉身離去。

「磊……不是那樣的。」

女人看著男人決絕的背影,不由低聲反駁道。

可惜,已經太晚,男人早已大步流星地離開了房間,而旁邊的喬麥一愣一愣,

他家少爺的動作之快,實在讓他有點反應不過來。

「額,你好好休息。」

有點尷尬的喬麥看著床上一臉憂傷的女人,訕訕地安慰了一句便轉身箭步去追他家少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