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070章 叫我陽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70章 叫我陽天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小車往Z市機場的方向飛速行駛,不到半個鐘,就到達機場了。

不過,車裡的向知草倒是有點嚇到。

「陸先生,你的車技真是好。」

向知草咽了口唾沫,轉過頭,扯出一抹勉強的微笑。

她沒想過,這個男人開車飛快,經過郊區的時候,簡直是飆車的節奏。

還好,這路上沒有她想像中的交警跟在車后發出嗶嗶聲音攔截。

讓她免費體驗了一把遊樂園裡急速飛車的感覺。

陸陽天聽到這個話,笑著說,

「謝謝誇獎,不過向小姐也不賴,坐我的車竟然不會有一下車就想吐的感覺,

我們應該挺合拍的。」

妖冶的笑容,讓向知草不由失神了一秒,

她並沒有注意到這個話語中的曖昧,只是大方地擺手說,

「合拍,合拍。」

接著,她下意識地看了一下手腕的表,

很好!離雲莧的航班降落還有二十分鐘。

輕輕鬆了一口氣,

她扭過頭,璀璨一笑,「陸先生,謝謝你,我已經到了,有機會下次請你吃飯。」

「那好,一言為定,另外,請向小姐答應我一個請求。」

陸陽天頓了頓,露出一個笑容,

「以後請直接叫我陽天。」

剛聽到陸陽天提要求,她還納悶自己有什麼能幫得上他的。

原來只是要求自己直接叫他的名字,向知草不由掩嘴一笑,這還不簡單。

「好,陽天。那我走了,再見1

「再見1

看著向知草走進機場大廳,陸陽天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低聲說了一句,

「丫頭,我們還會見面的。」

隨後驅車離去。

進入機場大廳,向知草四處張望,最後視線停留在機場中間的電子顯示屏幕上。

從包里摸出手機,打開雲莧之前發過來的簡訊,核對了一下航班號,確定還有十幾分鐘才會降落,她才安心地坐在大廳上的椅子上等候。

燥熱隨著機場大廳內的空調散去,心也跟著澄凈安定起來。

眼前浮現和雲莧第一次見面的情景。

那是十幾年前的一個下午,聽到隔壁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向知草趁家裡的傭人張媽不注意,

悄悄地踮腳打開自家的房門,小眼神往外瞟。

門外光線光亮,樓梯旁剛好是一面窗,

她發現一個小女孩站在隔壁門口,小女孩的側面輪廓被照出一層虛虛的光暈。

到肩的齊耳短髮既短又凌亂,桀驁不馴地往天上翹。

鬼使神差地,她的小身子擠出門縫,向小女孩走了過去,

便要去牽小女孩的小手,

「我是小草。」

然而,小女孩卻不大樂意地斜睨了一眼向知草,一把甩開她的手,跑進屋子,

剩下向知草一個人在門外挫敗地癟著嘴巴。

接下來的發展,向知草所能記得的是,

小女孩下一秒又從屋裡跑了出來,那酷酷的語氣和表情,以及丟下的唯一一句話,

「我是雲莧。」

每個人一生中會遇到很多人,各種各樣的人,

有些擦肩而過,有些萍水相逢,並不會在記憶里留存很久,甚至隨著時間而逐漸模糊。

有些人,不著痕,不需要任何出現的理由,卻在人的心裡生根發芽,席捲整個生命枝杈,逐漸長大成了替自己遮擋風雨的綠蔭。

至今,向知草依舊還可以想象出雲莧小時候說話的語氣表情,像一個執拗的小狗,不發一言,全身散發著森然的冷氣。

但是冷冷的小雲莧似乎也沒多大興趣和她玩。

現在想想,向知草不由失笑,

猜想大概當時雲莧是嫌棄她太黏膩和幼稚吧。

後來,雲莧來到了她班上,還巧合地成了她的同桌。

不過,一直小雲莧一直不愛搭理她,直到小學四年級。

小雲莧被老師罰寫作業,做不正確不能回家。

而向知草就也跟著留下來,把答案和做法寫在紙上,然後悄悄塞給小雲莧。

小雲莧並沒有說謝謝,只是朝她看了一眼,然後照著紙條抄。

後來,小雲莧每次都會去敲敲隔壁的門,叫上向知草一起上學。

雖然,依舊是冷冷酷酷的樣子,但是多了一絲不明顯的柔和。

小學生裡面,難免會結成群,有些男生會惡作劇,欺負向知草,而雲莧每次都擋在前面,

吼跑小男生。

然後,雲莧轉頭對她一笑,

向知草覺得,那時候她覺得雲莧的笑容,是世界上最純凈的笑容!

上了高中后,雲莧依舊留著一頭短髮,英姿颯爽間卻依舊有女生的秀麗。

雲莧的穿著也跟著越來越另類,而且還打了幾個耳洞,一邊戴著一個大大的耳環。

有時,還會和校外的黃毛小痞子一起在學校瞎晃。

所以,學校里有些獃獃的學生一直認為雲莧是個問題學生。

然而,等到上高二的時候,

有一天雲莧把自己約到一家咖啡廳,和自己說,她不讀書了。

對她來說,勉強讀到高中已經是極限。

然後,全家搬走,消失了半個月。

後來,向知草才知道,原來雲莧家因為好賭的父親,為了還賭債賣掉了房子,沒有能力再向學校砸錢繼續讀書。

幾經波折,向知草才找到雲莧,

是在一個酒吧,原來雲莧輟學后就在一個酒吧唱歌。

找到雲莧的時候,向知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整張臉都是淚水,大顆大顆地往地上掉,

哽咽地說,

「你怎麼可以就這樣走了?」

面對低著頭肩膀微微抽動的向知草,雲莧慌了手腳,連忙抽出紙巾,溫柔地幫她擦掉淚珠。

後來,她們約定,一段時間就出來見一面。

好在酒吧老闆人還算正派,多年來,雲莧也一直就在那個酒吧上班,直到兩個月前,酒吧老闆建議雲莧去參加一個音樂比賽。

現在,雲莧總算回來了。

不知道雲莧的比賽結果怎麼樣。

向知草坐在機場大廳的椅子上,眼睛不斷地瞟向機場中央的那個大大的電子顯示屏幕。

低頭看了一下表,一點五十八分,向知草立馬站了起來,快速往出口的方向走過去,在出口出來的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尋找雲莧的身影。

緊接著,一個穿著森女風,戴著太陽眼鏡的女人朝向知草叫道:「小草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