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071章 坦白從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71章 坦白從寬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循著聲音,一個熟悉的人影竄入眼帘,向知草一把撲了過去,「莧菜1

「想我么?」雲莧脫下太陽眼鏡,將向知草撈了過去,抱在懷裡拍了拍向知草的背部,臉上一副寵溺開心的模樣。

「想,想,想死你了1

向知草從雲莧懷裡出來,很仔細地盯著雲莧看了老半天。

兩個月不見,她發現雲莧整體的氣質有了變化,不再是以前那種大大咧咧的假小子模樣,也不再是酒吧里酷酷的著裝,而是有了一絲女人味的森女風長裙。

頭髮也長的過肩,整個氣質就往淑女方向靠攏,怎麼看都怎麼不像雲莧。

見向知草眼珠子一溜一溜地,雲莧忍不住拿眼橫她,

「只不過穿了一件長裙就把你嚇成這個樣?」

向知草賊賊地看著雲莧,

「不對哦,莧菜,有古怪1

噗呲一笑,雲莧不由用手指輕輕戳了戳向知草的腦袋,

「有什麼古怪!我看你才有古怪!兩個月不見,氣色更好了呢,整一個就有了富婆的神態。」

額……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

向知草不由吐了吐舌頭,這些天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

一時她也無法和雲莧說清楚,於是,她決定先轉移話題,

下一秒,向知草大模大樣地拖過雲莧的行李,湊到她耳邊討好地說,

「莧菜,我們想去你家吧。好懷念你的小窩哦。」

對向知草撒嬌的小模樣,雲莧眯起眼睛笑了笑,

「走。」

於是,兩個人手挽著手,出了機場大廳去打的。

半個鐘后,的士在一個外觀普通的公寓前停下。

向知草一進門就丟了自己那雙十公分的高跟鞋,然後整個人攤在雲莧公寓里的沙發上。

雲莧汗顏,「是你的高跟鞋還是你的工作把你累成這樣?」

「都累,苦命啊1

向知草閉著眼睛以萬分無奈的語氣開口。

她覺得雲莧住的地方雖然沒有很大很豪華,但是很溫馨簡約,一走進這裡身心就無比放鬆。

另外,她也不會感到任何拘束,簡直比娘家還娘家。

「小草,晚上我要去一趟螞蟻酒吧。你跟我去么?」

雲莧走進房間放下行李箱后,走出大廳,問了問呈現大字型,直接攤睡在榻榻米沙發上的向知草。

「額……」

向知草把頭埋在沙發里,一副怎麼樣都不想動的樣子,嘴裡還發著鼻音。

榻榻米好舒服,她覺得這兩個月,除了想念雲莧,她還無比想念這個奶牛榻榻米。

過了幾秒鐘,向知草才戀戀不捨地從沙發里伸出腦袋來,

「恩恩,去,不過去之前我得先打個電話。」

說起酒吧,向知草只去過一次,就是終於找到雲莧那一次,後來雲莧也不大同意她去酒吧找她,每次都是讓向知草在酒吧門口等。

向知草完全理解雲莧這種做法,因為雲莧一直覺得自己是乖乖女,所以下意識地不讓自己進酒吧,

而現在還主動邀請自己,還真難得。

「打給盧少輝么?」

雲莧好奇,這小妮子跟盧少輝如膠似漆,

在她不在Z市的這段時間,他們什麼時候進展那麼快,現在連自己的行蹤都要報備。

聽到雲莧提起這個熟悉的名字,向知草不由微張嘴巴,她差點忘了雲莧對自己這兩個月來的事情一無所知。

「怎麼?我說錯了么?」

揚起一抹打趣的微笑,雲莧直直地凝望著稍有窘迫的向知草,

「不會吧,難道你未婚先孕,有了人家的孩子,然後就死心塌地地跟著他了么?」

向知草無語,整個姿勢由從沙發上躺著改為爬起來坐著,無奈地搖搖頭,

「莧菜,你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事情不是你想得那樣啦!

不過,接下來我說的話,你要有心理準備哦。」

坦白從寬,她得先對雲莧坦白,免得拖到日後才知道,雲莧不滅了自己才怪。

看向知草嚴肅認真的樣子,雲莧皺了皺眉,

這小妮子,什麼重大的事情讓她擺出這麼一個得了絕症的表情。

「我……結婚了,不過不是和盧少輝結的。」

向知草抬眸,剛好瞥見雲莧蹙緊眉頭,臉上滿是不可思議的神情,

於是,她心虛地低下頭,咽了咽唾沫,繼續快速說道,

「他對我很好,我也覺得現在過得挺好的。」

雲莧盯著向知草一直看,仔仔細細,

看她並不像是在說謊,便也輕輕鬆了口氣,不管怎麼說,只要是她的小草自己選擇的,

她會無條件地支持小草,

況且,以前她就不怎麼喜歡盧少輝,覺得他不夠男人,

不過,這一點,作為向知草的好朋友,她自然是不會在向知草面前直接說出來,

畢竟,有些事情,總是要當事人經歷過才更明白的,旁人是沒資格說太多的。

「真的么?」

淡淡的詢問,為了再次核實向知草講的是否是真話。

「真的,真的。」

感覺雲莧的語氣中並沒有責備,向知草抬起頭,趕快回答。

接著,她露出一個笑臉,梨渦淺淺。

她就知道,無論她做什麼,總會有一個人默默支持自己。

看著向知草燦爛的笑容,雲莧也忍不住被感染,跟著笑起來,

「真受不了你這個小妮子。」

下一秒,向知草不由好奇,雲莧比賽結果怎樣。

但是,雲莧沒有主動說,她主動問感覺不大好,因為要是雲莧比賽結果不好的話,自己這麼關心地問,會提起雲莧的傷心事。

於是,向知草仔細地回想,

好像雲莧從見面到現在,心情都還可以,沒有半分沮喪的樣子。

「想什麼呢?」

眼前向知草一幅若有所思的樣子,讓雲莧忍不住在向知草腦袋上敲了一暴栗。

「我才回來多久,你就惦記你家那位了么?這樣我可吃醋了。」

說著,雲莧佯裝生氣的樣子,雙手環著胸,眼神瞟了一眼向知草。

向知草微微吃痛,摸了摸自己腦袋上被打的地方,撅起嘴埋怨,

「真是冤枉,才幾日不見,你冤枉人的功夫可是又上一層樓了,這炎熱的天都快冤得下雪了。」

接著,向知草眼神滴溜,略微小聲試探著開口,

「莧菜,你的比賽……怎麼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