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072章 雲莧的青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72章 雲莧的青禾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原來小妮子是尋思著她的比賽。

「不怎麼樣,看來我還得繼續回酒吧唱歌。」

雲莧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語氣間也沒有什麼挫敗懊悔。

能夠參加比賽,還獲得導師的專業教導,她覺得自己已經收穫了自己想要的。

至於其他的,她也不稀罕。

進入前三甲后,有評委私下暗示她靠潛規則就能獲得冠軍,她憤然離賽。

不過,這個她不會和向知草說,她希望向知草能夠一直這麼純真善良,所以這種骯髒的內幕也沒必要說。

聽到這個話,向知草並沒有繼續問原因,因為依照雲莧的個性,想說的自然會和她講,不想說怎麼問都沒有。

況且,雲莧沒有繼續說下去,那說明她就是不想說。

於是,向知草笑眯眯地拉過雲莧的手,

「雲莧,下次我介紹你和姜磊認識。」

雲莧笑著應好,不用猜也知道,姜磊大概就是那個對小草好的丈夫。

於是,接下來一下午的時間兩個人就膩歪膩歪地,

什麼都聊,恨不得把這兩個月來的話都說出來。

到了夜晚時候,沒有白天的酷熱,帶著微微涼意。

吃過晚飯後,兩個人便手挽著手散步到雲莧工作的地方。

幾分鐘后,兩個人在一家酒吧門口停下。

向知草抬起頭,就看見一個巨大的木色招牌寫著酒吧的名字「螞蟻酒吧。」

「現在還沒有什麼人來呢,要等到晚上九點才會熱鬧,我帶你進去看看吧。」

眯起眼笑了笑,雲莧拉著向知草,走了進去。

「嗯。」

向知草緊緊挽著雲莧的手,打量著酒吧里的周圍。

下一秒,她發現這個酒吧並不是她想象中的那樣,雜亂奢靡,音樂震天。

酒吧的設計格調高雅,布置舒適,

左邊是一個大大的吧台,連著幾個英式風格的木櫃,柜子上是各式各樣的洋酒啤酒,吧台前面整整齊齊排列擺著木椅。

也可能是還沒到營業時間吧,所以裡面的客人也不多,三三兩兩,有些倚靠在吧台,有些坐在台下談天。

中間還有一個大大的舞台。

向知草猜想,這就大概就是雲莧唱歌的舞台吧。

幾個朋克打扮的男人站在台上,其中一個打著架子鼓調音。

看見雲莧和向知草進來就從台上跳了下來,

「雲莧,你來了。」

向知草看著眼前這個染著黃色頭髮的男人,瘦瘦的樣子,但是眼睛很有神,

在男人裡面少有的那種清澈,嘴角微笑的時候很斯文溫柔的樣子。

他對雲莧笑笑,然後轉頭對向知草伸出手來,自我介紹,

「你好,我是青禾。」

很溫柔的聲音,向知草一愣,趕緊伸出手去。

「清河?呵呵,是不是你出生的地方旁邊剛好有一條河,所以你家裡人就直接幫你取了這個名字?」

男人微微臉紅,

「不是的,青禾,青草的青,禾苗的禾。」

向知草突然覺得很搞笑,這個男人那麼容易就臉紅了,真是和女生有得一拼。

在旁邊的雲莧看到這情景,也憋住了笑意,

直接對青禾說,

「我最好的朋友,向知草。」

然後又對向知草說,「這是我的工作夥伴,青禾,青草的青,禾苗的禾。」

聽雲莧還重複男人說的話,向知草忍不住捂嘴偷笑,而男人依舊一臉窘迫,滿臉通紅。

「不單單是工作夥伴,我們小時候還一起玩的。」

清澈的眼神帶著一絲柔情盯著雲莧,彷彿小時候的事情還在眼前。

對青禾的眼神視而不見,雲莧故意移開視線,

對向知草解釋,「那是小學兩年級之前的事。誰還記得。」

「哦」

向知草拖長音應著,一邊看雲莧,一邊瞄青禾,一副你們兩個「有奸/情」的暗示模樣。

「咳咳」

雲莧打著乾咳,用眼神示意向知草要收斂一點。

接收到雲莧的眼神,向知草吐了吐舌頭,不知道莧菜怎麼想,但是直覺告訴她,

眼前這個叫青禾的男人,應該是喜歡雲莧的。

「那我先去忙了,你們可以到吧台點喝的,我請。」

青禾深深地看了一眼雲莧,溫柔開口道。

「好啊,那謝謝青禾大哥了。」

向知草覺得,這個青禾,一整晚的目光大部分都停留在雲莧身上。

表現得這麼明顯,雲莧不可能不知道對方喜歡自己吧?

青禾一走開,向知草就拉著雲莧問長問短,

「莧菜,我覺得這個青禾肯定是喜歡你。」

看向知草神秘兮兮的樣子還加上篤定的語氣,雲莧只是笑而不答。

「告訴我啦,你和青禾發展到什麼情況了?」

向知草八爪魚一樣拉著雲莧的胳膊,想要套出雲莧的話。

然而,雲莧依舊是笑而不語,拉著向知草往吧台那邊坐。

一位身著白色襯衣,打著黑色領結的調酒師走了過來,詢問她們要喝什麼。

雲莧給自己點了一杯雞尾酒,給向知草點了一個石榴汁。

看著調酒師遞給自己的青綠色的液體,

向知草癟了癟嘴,看來雲莧還是把她當成一個小孩。

「青禾……應該是一個很溫柔的人吧?」

正面問不出來,向知草採用旁敲側擊。

「嗯。」

雲莧終於回了一句,拿起玻璃杯裝的藍色液體,喝了一口。

「我還以為玩音樂的人,都是那種很張揚很邋遢的男人,或者是那種滿嘴髒話,又或許是那種玩世不恭的。

不過,看你的青禾很溫柔呢。」

傾著腦袋,向知草看著雲莧在米色燈光下略顯嫵媚的側臉。

果然,雲莧轉頭白了一眼向知草,

「小草,我還不確定我是不是喜歡青禾呢。」

聽到這個話,向知草差點把石榴汁給潑了出來。

沒想到,她猜想雲莧對那個青禾還真的是有好感,這還沒套話呢,雲莧就直接自己說了。

「這樣啊,那你得好好想想。我覺得,青禾看起來很溫柔,還不錯的樣子哦。」

這個話並沒有等來答案,雲莧微微皺了眉頭。

像是突然想到什麼,向知草突然回頭過去說,

「莧菜,說說你們小時候的事情給我聽唄。你們是怎麼認識的?」

向知草很好奇,在認識自己之前的雲莧是不是也那麼酷酷的,一言不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