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074章 戀妻的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74章 戀妻的人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雲莧唱完的時候,她轉頭去看向知草,

卻發現向知草淚流滿面。

「傻瓜,你怎麼了?」

見向知草這個模樣,雲莧覺得好笑,用手拍了一下向知草的腦袋。

從來都不知道原來雲莧唱歌那麼好聽,向知草突然覺得,那才是雲莧真正的模樣,唱歌的雲莧是真正的擁有生命力。

「沒什麼,只是太好聽了。」

向知草擦了擦自己臉上的淚珠,拉著雲莧的手,「都怪你。」

聽到這個話,雲莧真是哭笑不得,剛想對向知草說什麼,但在看到向知草身後不遠處的兩個人影后,浴室便只是動了動唇。

「小草……」

雲莧拉了拉向知草的手,用眼神示意她後面有人。

循著雲莧的視線望過去,向知草發現後面的那兩個熟悉的人影,心裡頓時一喜。

兩個男人走上前,向知草尋思著怎麼介紹。

不過還沒等她想清楚,姜磊就一把拉過她的手。

額……

向知草有點無措又有點歡喜。

無措的是,這畢竟是在自己的好朋友面前,好像秀恩愛不大好。

欣喜的是,這個男人主動牽起自己的手。

「你好,我是姜磊。」

男人首先伸出另外一隻手,看自己妻子的小模樣,他就猜出這個大概就是雲莧。

他的小妻子對他提過一次。

五官秀麗,看起來溫柔的模樣,可眉眼間卻是另一種氣質。

低頭看著男人主動伸出的手,雲莧微眯起眼,也伸出手去。

「你好,我叫雲莧。」

這是小草的老公,也就是自己以後的朋友。

大概,這就叫做「愛屋及烏」吧。

「我叫喬麥。」

一個清亮的聲音插了進來,大家這才注意到,男人後面還有一個人。

見喬麥激動講話的樣子,雲莧和向知草相視一笑。

看著自己的閨蜜和自己的老公握手,最激動的還是向知草,

突然,她突發其想,

「要不,我們去酒吧聚一下?」

「唰唰」頓時兩束目光掃在向知草臉上,感受到灼人的目光,向知草訕訕地收起笑容。

「好吧,不好笑。」

「雲小姐,時間不早,我帶知草回去了。」

姜磊轉過頭,語氣平靜地對雲莧說。

雲莧眯眼,點點頭,又看了一眼,「小草,我們下次約。」

這個話正是向知草想說的,所以向知草連連點頭。

被姜磊牽著手,坐進車子里的時候,向知草好奇,怎麼喬麥沒進來。

姜磊也坐進了后駕駛座,直接閉目養神,好像並沒有留意到有人沒進來。

向知草搖下車窗,看著不遠處兩個人好像在說什麼話,後來雲莧轉身上樓了。

最後,喬麥竟然目送著雲莧上樓,然後興高采烈的走過來。

離小車裡不到幾步的距離,感受到火辣辣的目光,喬麥抬頭,這才發現有個人一直盯著自己。

仔細一看,是他家少奶奶一臉趣味地樣子。

「喬麥,你是不是看上我家雲莧了?」

向知草一臉壞笑地盯著喬麥。

這回反是喬麥臉色漲紅,吃驚地看著向知草,「你看出來了?」

「真的啊?」

沒料到喬麥竟然那麼直接,向知草轉了轉眼珠,

「你喜歡她什麼?」

喬麥眼睛發亮,

「雲小姐唱歌很好聽。」

聽到這個回答,向知草還算滿意,自己的閨蜜唱歌的確很好聽。

「回家。」

正在閉目養神的姜磊打斷兩個人的對話,

他實在不想聽這兩個人在他的眼前嘮叨下去。

於是,車內另外兩個人聽到自家少爺的話后,相視一下后,有默契地交換了個下次聊的眼色。

於是,接下來的一個多鍾,車內都靜悄悄的。

直到回了室,男人直接就躺在沙發上,深邃的眸子盯著向知草看。

走得比較慢,在室邊的樓梯口的向知草瞥到室里男人的神色后,微微有些遲疑。

這是怎麼了?

好像自己並沒有做什麼得罪他的事情埃

不過,見男人已經看到自己了,向知草硬著頭皮進了室。

然後,假裝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走到自己的書桌前,翻開素描紙,就開始自己的事情。

「不解釋一下?」

姜磊皺了皺眉,似乎對向知草的反應不大滿意。

帶著詢問的語氣透著不易覺察的怒氣,

向知草好奇地反問,

「解釋什麼?」

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需要解釋什麼,只是和自己的好朋友出去見了一面,這有什麼好解釋的。

況且,他不是已經知道了嗎?

向知草的反問,讓男人很是不悅,

於是,男人丟下一句話,就從沙發起身去浴室。

「洗澡去了。」

轉頭剛好只看到一點點姜磊進浴室的背影,向知草眸子一縮,覺得有點奇怪。

下一秒,向知草一手托著下巴,一手無聊地撥弄手機,

被姜磊幾句話弄得心面有點不開心。

她是還算喜歡姜磊,而姜磊的表現好像也喜歡自己,

可是問題是,

這種喜匯快,導致向知草現在心裡很不踏實,畢竟當時是因為那啥,

雙方的感覺才突飛猛進的。

但是,因為不了解雙方,所以表象雖然看起來是兩個人還不錯,

實際卻是磕磕碰碰,對方的一個行為一個眼神都不是很了解,猜個半天。

「哎……」

向知草趴在桌子上,像瀉了氣的皮球一樣。

把玩著手機,隨意地摁開簡訊,QQ,微信……,待看清來電號碼,

向知草愣住了,

被標註成紅色的,竟然顯示未接來電有5個。

分別是她的下班時間后,每隔一個鍾打一個電話。

獃獃地張著嘴巴,向知草這才意識到,男人的生氣是有道理的。

她猜想,大概那時自己在酒吧,周圍的聲音比較嘈雜一點,

所以前面5個電話,她都沒有聽到鈴聲。

「唔」

向知草把頭往後仰垂在椅子上,眼睛盯著天花板,

不知道等一下怎麼和男人解釋。

好死不死,剛才他明明給自己機會解釋的,但是自己根本就不知道有這麼一回事,

畢竟,姜大少看起來可不像是戀妻的人。

而且,在向知草的潛意識裡,也是這麼否認的。

這就是所謂的在快樂時,沒辦法真正快樂,而心底隱隱會有不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