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075章 膽子越來越大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75章 膽子越來越大了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水流聲嘩嘩地響起,向知草從自己的座椅站起來,

靠在床頭邊上的沙發上,兩個烏溜溜的眼睛,一動不動地盯著那浴室,灼熱的目光快要燒穿浴室的牆壁。

「老公……」

向知草輕輕地呼喚姜磊,討好的樣子十足十的諂媚。

以前雲莧說她黏得像只貓,現在她聽自己的聲音也不由得起雞皮疙瘩。

但是一想到畢竟是自己的失誤,所以也還是扯出笑容看著剛從浴室出來的人。

姜磊從浴室里披著一條浴巾就出來,頭髮上的水珠隨著倔強的發梢墜落在地毯上,淡淡的眼神睥了她一眼。

見男人對她的討好視而不見,向知草掠過他,進了浴室。

「……」

這就完了?一句解釋也沒有?

姜磊深邃的眼眸倏忽一暗,下巴線條微微緊繃,慍怒地盯著浴室,

確切地說,是透過牆壁盯著裡面人兒。

現在從沒人敢這麼無視他,他的小妻子,膽子越來越大了。

向知草從浴室里出來,手裡竟然拿了一個吹風機。

她輕輕地走到坐在沙發上看雜誌的男人身邊,一整個身子稍稍往男人身邊的沙發擠了擠座位。

被擠了座位的男人沒有怒氣,反而唇角微微勾起,同時挑了一下眉頭。

「幹嗎?」

男人還是語氣淡淡地詢問,頭也沒抬。

聽到自己的老公開口講話,向知草怎麼會錯過這能夠冰釋誤會的小石頭縫隙。

下一秒,她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趕快回應,

「老公,頭髮濕濕的對人體不好,要吹乾頭髮才行。」

向知草說著話的同時,已經把吹風筒的插頭接上電,正拿著吹風筒半跪在沙發上幫男人吹頭髮。

這一舉動,在男人沒有預料到的情況下,緩緩進行。

頭頂上吹來的暖風,讓男人唇角的弧度也隨著上揚,一種叫做溫馨的東西,充滿了整個心房。

整個室里,瀰漫著一股溫暖的氣氛。

「好啦,差不多了。」

向知草用手掌摸了摸男人的頭髮,烏黑有光澤,粗粗的頭髮髮絲倔強地翹起。

再看看底下男人勾起的唇角,向知草也跟著翹起嘴角的弧度。

男人伸出手,向知草趕快跳開沙發,笑臉嫣然,

「我去洗澡。」

然後,快速走到衣櫃前,拿了換洗的衣服,直接進了浴室。

動作簡直是一氣呵成!

姜磊的手就那麼停留在半空中,面無表情的臉又浮起一抹笑意。

搖搖頭,男人又繼續看手中的雜誌。

額……

其實向知草剛才也留意到男人伸出了手,只不過她就是故意趁男人沒反應過來的時候鑽進浴室的。

而且她還打算著去洗澡,洗完澡之後還要開始學習。

真不知道她老公是真的有潔癖還是假的有潔癖。

向知草敲了敲自己的腦袋,男人有潔癖關她什麼事,自己管太多了。

自己又不是他心面的蛔蟲,他怎麼想的又不一定是自己能猜中的。

不知是洗澡時,浴室里的熱水熏的,還是向知草自己心裡心虛的條件反射反應,

出了浴室的向知草臉蛋紅撲撲的,更顯皮膚清透粉潤。

略微遲疑了幾秒,對自己的想法進行了一番教育。

向知草這才神情自然地走出浴室,邊走著還邊用白色毛巾揉搓自己的秀髮。

坐在沙發上的男人瞥見那個嬌小的身影,見她要往她平常學習的桌椅那邊挪,不由失笑。

「過來。」

低沉的嗓音傳進耳朵,向知草微微一愣,

她剛才都已經主動示好,厚臉皮地沒有他的吩咐,就立刻拿起吹風筒屁顛屁顛地幫他吹頭髮了。

而且看他剛才那嘴角都翹起,他,應該不生氣了才對,不是嗎?

「幹嘛?」

向知草微微遲疑,手上擦頭髮的力度下意識地減輕,頓祝

難道,她老公還在為那個未接來電生氣,那她剛才不是白示好了嗎?

這男人,還真是難伺候。

哎呀,這養的貓貓狗狗,給點食物給點好處都會知道感激飼養它們的人,

怎麼這個男人這麼彆扭的。

不過,向小姐弄錯的是,這個男人可不能和貓貓狗狗相比,在Z市可以翻雲覆雨的男人要是知道,自己的小妻子竟拿自己和小貓小狗比,臉色會好看才怪。

要知道,這個男人只要臉色一鐵青,可以影響整個Z市的股市震蕩。

「過來。」

見向知草獃獃地出神,男人竟然還好脾氣地重複了一遍。

向知草抬起頭,對著男人露出一個驚愕的表情,然後很快,她咽了咽口水,向沙發上的男人走了過去。

不知道男人葫蘆里賣著什麼葯。

向知草突然覺得自己之前的猜想很多餘,聽男人那跟往日不一樣,帶了溫度的語調,就知道男人應該沒有生自己的氣了,

或者說,已經沒那麼生自己的氣了。

「坐。」

姜磊放下手中的雜誌在白色床頭柜上,對著獃獃站在自己面前的向知草說道。

「哦」

向知草小聲地回了一句,然後身體僵硬地往男人旁邊坐,這次不同於剛才的擠座位。

而是略微在沙發上兩人之間留了一點點空隙。

剛才是自己主動巴結男人,當然要厚臉皮一點。

但是現在是男人吩咐的,向知草反而有點不自然了。

就在向知草低著頭想事情的時候,脖頸間感到一陣陣暖意。

額……

原來是這樣!

向知草彆扭一笑,真想把自己拍暈,自己真是應了那句「小人之心。」

她能感覺到,旁邊的男人幫人吹頭髮的技術實在是生疏。

因為男人時而吹吹她的劉海,時而轉換方向,用吹風筒吹她的脖頸間的頭髮,卻沒用手去撥弄開頭髮,直吹到裡面。

於是,她直接用手撥弄自己的長發到男人手上的吹風筒口,

「靠近脖子的頭髮要撥弄出來,才吹得乾的。」

沒想到男人一點就通,向知草微微驚訝,男人竟然聽懂她的話了,想著,向知草臉上浮現大大的燦爛笑容,

她老公,是很聰明。

要是雲莧在這裡,恐怕會打擊她:不是她老公聰明,而是她笨,以為其她人也和她一樣。

過了幾分鐘,感覺頭髮都幹了,向知草拔了插頭,揚起臉,對著頭上的男人說,

「幹了,不用吹了。謝謝哦。」

剛好對上男人深邃的綠眸,向知草不由臉紅。

對於時不時一副深情的模樣,向知草有些吃不消,於是,便別開了腦袋,特意不去看男人那張輪廓鮮明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