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081章 你不要說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81章 你不要說了!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向知草嚇得大氣都不敢出一聲,只能眼睛睜得大大的瞪著眼前的男人。

不知怎的,向知草有點厭惡眼前的男人碰到自己的肩膀。

這讓她有種負罪感,腦海中迅速出現了那個下巴得緊緊的男人的樣子。

閉著眼睛的盧少輝深吸了一口氣,

緩緩地開口,

「小草,你聽我說,世界上只有我是最愛你的。我做的所有一切都是為了你,現在是,以後也是1

這個俊美的男人,曾經抱過她,許諾過照顧她一生一世,

然而,他不是已經用現實告訴自己殘酷的事實了嗎?

為什麼到了現在,他還想用這種謊話才騙自己!真當她是傻的嗎?

重點不在這裡,而是,現在,她對他,真的是完完全全沒有感覺了!

所以,盧少輝說的這些話,就像是燙手山芋,讓她忍不住想丟出去。

「盧少輝,你不要說了1

向知草完全不想理會他說的話。

下一秒,男人睜開眼睛,很受傷地看著眼前的女人,

「小草,你相信我,跟我在一起吧。」

說著,盧少輝把額頭貼近向知草的額頭,接著,又慢慢閉起眼睛,湊近向知草濃密烏黑的頭髮,聞了聞向知草身上的馨香。

「放開我,盧少輝,你瘋了,我是有老公的1

耳邊麻麻的,向知草猛地打了一個激靈,怒斥道。

聽到這個話,盧少輝抬起頭,桃花眼中滿滿是怒氣,

「不,都是他搶走了你,要是沒有他,一切都在我的計劃內,我和夏芸芸會結婚之後再離婚,然後娶你1

話音剛落,向知草一揮手,朝男人的俊臉上毫不猶豫地扇了過去,

而讓向知草更目瞪口呆的是盧少輝沒有躲開,而是實實地接下她這一巴掌。

「啪」

清脆嘹亮的巴掌聲迴響在樓梯的安全道。

下一秒,向知草喝聲斥責,

「盧少輝,你還是個男人嗎?一點責任心都沒有1

向知草是在難以想象,盧少輝都已經和夏芸芸結婚了,

竟然還說得出這種話,

而且,這個男人還是有預謀地利用別的女人一輩子的幸福來達到自己的目的,末了,還強拉自己來聽他講話。

向知草譏誚地看了一眼面前的男人,抬眸瞪他,

「盧少輝,如果是還有良心,你就好好對待你的妻子,別再打擾我了……」

男人布滿血絲和憤怒的雙眼直直地瞪著向知草,

下一刻,男人突然奇怪地勾起嘴角,語氣中帶著一絲無奈,

「小草,有一天你會明白的。」

這個話讓向知草眉頭皺得越來越緊,

什麼意思?

感情她講了這麼多,盧少輝一句都沒聽進去?

突然,她感受到眼前一股壓力逼過來,

盧少輝整個身子向她傾斜了過來,她強烈地排斥其他男人的這種陌生的男性氣息。

他想幹嘛!

一個念頭快速在向知草腦海中閃過,嚇得向知草心臟快跳出來。

動作飛快地轉頭,盧少輝撲了個空,額頭抵在牆壁上。

是的!他竟然要親她!

沒等盧少輝反應過來,向知草猛地掙扎,想要擺脫眼前的男人。

可男人的手本來抵在牆上,現在轉為摁住向知草的胳膊。

清楚地意識到,剛才盧少輝準備幹什麼后,向知草的腦袋一陣陣的冒火,

只是覺得很討厭這種感覺。

不至於噁心,但是是實實在在的討厭,這種感覺好像是背叛了姜磊。

特別是,盧少輝還摁住了她的胳膊。

「盧少輝,你不要這樣好不好?我們都已經分手了,再也不可能了。」

知道硬碰硬不行,向知草於是軟了聲音,溫和地對男人說話。

此時,向知草覺得除了無語之後,更是無奈。

看向知草不再和自己對吼,盧少輝抓狂的狀態也緩和了一下。

等他微微鬆了一下手勁,向知草立刻把手抽了出來。

「小草,你聽我說。我真的後悔了。要是知道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當初不管怎樣我都不會放開你的1

男人的聲音響在她的耳際,向知草抬眸,便看見一張很是悔意的俊臉。

到了這個時候,講什麼都沒有用了。

為什麼他都不懂呢?

有些事情,過去了就真的過去了。

每個人到最後的最好結果,都是向著前面看,而不是糾纏著讓雙方痛苦著。

至少,她已經做到了。

為什麼他不能試著放手,擁抱真正屬於他的幸福呢?

以她這幾次和夏芸芸的見面來說,向知草知道,

夏芸芸一定是很愛他的!

不然,也不會三番兩次醋意大發,刁難自己。

這點,是向知草自愧不如的,她明白自己以前也並沒有夏芸芸那麼愛他!

至少,知道盧少輝劈腿后,她的選擇不是繼續糾纏他挽回他,

而是選擇了放手和退出,雖然是被迫退出。

可是,這至少讓她明白了,

以前那個向知草是愛他,但是還不夠愛!

所以,才那麼快能夠放下他。

想到這,向知草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澄澈明亮的眸子盯著眼前的男人,很認真地說,

「你聽清楚了,盧少輝,其實我並沒有那麼愛你。真正愛你的是夏芸芸。

你現在要好好對待的人也是夏芸芸,她才是值得你深愛的……」

「不」

向知草還沒說完,盧少輝再次打斷,漆黑的眸子滿是痛苦,一字一頓地說,

「她愛我沒用,我愛的是你,是你埃」

忍不住白了盧少輝一眼,向知草實在不想來來回回地反覆爭討這個話題,

因為最後的對話老是迴繞到自己勸他不要這樣,

而他就是不斷地申明他的想法。

完全就是進了一個死胡同,乩椿兀絲毫沒有解決。

「我再說一次,如果你愛我,那請你放了我,我現在很好,過得很幸福。」

向知草定定地盯著盧少輝,無比清晰地說了自己的想法。

終於,謝天謝地,男人聽了進去,

他挫敗地鬆了雙手,低垂著頭。

向知草趕快從牆邊退了出來,離男人兩步遠的距離說話。

就在向知草準備悄悄離開的時候,盧少輝抬起頭,猩紅的眸子嚇了向知草一跳,

「你……你幹嘛?」

此刻,盧少輝咬著牙丟下了幾句話後轉身離去。

就是這幾句話,讓站在原地的向知草像被澆了一盆冷水,從頭涼到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