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093章 我是有夫之婦好不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93章 我是有夫之婦好不好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一想到這,向知草眸子都發亮了。

女人看向知草兩眼發光的樣子,不由嗤之以鼻,

這就是總裁的眼光?

不過,做了這麼多年助理,女人自然是知道,在沒弄清楚的情況下,她不能隨意得罪任何一個人。

所以,女人臉上還是一副平靜的表情,儘管心裡已經無比鄙視。

「向小姐,你自己看看吧。」

見向知草沒接過去,女人就直接把信封放在了向知草的辦公桌上。

然後,轉身離去。

女人一走,整個辦公室就開始如蚊子叫一般,隱隱嗡嗡了起來。

這時,林小夏湊過來,

臉上滿是有趣的樣子,「小草,跟姐們說說,你什麼時候認識咱們家總裁了?

你可真行啊,連我也瞞過去了。」

一聽這個話,向知草白了林小夏一眼,

「你別站著說話不腰疼,你看看其他同事,現在都在議論我了。

而且,在公司里,我每天都和你在一起,哪有時間去認識總裁啊?要說認識,今天中午在電梯口,我和你不也是第一次見到總裁。」

邊聽向知草這個話,林小夏邊點頭,

好像說得有點道理,但一想,一個大總裁叫自己的秘書給一個小實習生一個紅色信封,

裡面一定有什麼,

想著,林小夏就立刻興緻高漲,

「小草,剛才那個呢,是我們家總裁的秘書,你猜猜,你那個紅色信封里裝了什麼?」

聽到這個話,向知草也斜眼瞟了瞟滿臉好奇的林小夏,

一副我就不告訴你的樣子。

拉著向知草的胳膊,林小夏撒嬌道,

「好嘛,你就滿足滿足我的好奇心啦。」

聽到這個話,向知草哈哈笑了起來,這個林小夏,就是好奇心重!

不過,話說回來,她也很好奇,這個紅色信封里究竟裝了些什麼?

「看看?」

向知草故意吊林小夏胃口地詢問道。

「看!看1

林小夏連連點頭,生怕她一不肯定,向知草就不反悔了。

邊拆著紅色信封,向知草邊說,

「你猜,一般用紅色信封裝的是什麼東西?」

果真很配合,林小夏托著下巴,邊盯著向知草手上的紅色信封,邊猜測著說,

「你說會不會是額外分紅?不對不對,你才一個小實習生1

林小夏一下子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看著向知草撕掉了信封口,她又繼續猜道,

「難道是咱們總裁要結婚了,派發一個喜帖給你,邀請你參加?」

這邏輯完全不對呀,小草說了不認識咱們家總裁,那怎麼可能會派發喜帖呢?

然而,答案已經無限接近了!

向知草抽出紅色信封裡面的那張類似卡的東西,

兩個人同時目瞪口呆。

是邀請卡沒錯!

不過不是喜帖的那種邀請卡,而是晚會邀請卡。

向知草拿著邀請卡的手微微有點哆嗦,咽了咽唾沫,

臉上不可置信同時略帶嫌棄地看向短髮女生,

「你猜的是不是和我猜想的一樣?」

用舌頭舔了舔唇,林小夏也愣住了,不過,下一秒,她也很快就反應了過來,

「可能吧!如果是的話,小草你可就發了,再也不用擔心實習后能不能轉正這個問題了。」

「林小夏1

向知草瞪了一眼眼前越來越激動,音量也越來越大的短髮女生,

低聲地湊過去和林小夏說,

「什麼叫我發了?!這八字沒一撇的事情,你可不能憑空捏造,當自己是捕風捉影的狗仔啊1

看到向知草認真的樣子,林小夏口型成「哦」的形狀,

不過這完全不干擾她的興緻,

「小草,你趕快看看,裡面寫了些什麼?」

向知草看了幾眼眼前的林小夏,

嘆了一口氣,哎,她怎麼就在公司交了這麼一個鬧事不嫌大的損友呀。

不過,她也好奇,

所以,也就慢慢打開了邀請卡。

果然是LK公司二十四周年晚會的邀請卡,

向知草不禁有點小失望,心想,要是總裁能把邀請卡換成一張張紅票子,那她會更開心。

可是,不對呀。

為什麼總裁要邀請自己當女伴?

不是有Angel嗎?而且不是傳言很多人想當總裁的女伴嗎?

為什麼總裁要找一個她這種實習生,而且還是不認識的實習生當女伴呢?

一連串的疑問盤旋在向知草頭頂,

如果現在有一群烏鴉從頭頂上飛過,向知草真想把烏鴉揪下來,拔掉幾根毛。

這樣,可能問題就解決了。

「向大小姐?」

林小夏看了一眼一直在發獃的向知草,不禁伸手拍了拍,

「回神回神,七魂六魄快回來1

林小夏開始「招魂」。

「別玩了,小夏,你幫我想想,我好多問題想不明白。」

眉頭皺著的向知草一把拍掉林小夏晃在眼前的手,不禁開始疑惑,

「你說,為什麼總裁要找我當女伴呢?我又不認識他1

這時,林小夏一把扯過向知草手上的邀請卡,仔仔細細地研究了半天,

「恩,這個問題,我想想。」

然後,兩個人大眼瞪小眼地思索著。

「小草,你好好想想,你確定不認識咱們家總裁?「

林小夏狐疑。

「咱們家?那是你家總裁,不是我家總裁。」

聽到林小夏套近乎,向知草不由笑瞪著說話不打草稿的短髮女生,

「不過說正經的,我真的不認識。」

再退一步說,她可是有老公的人,和自己公司的上司出席這種晚會,多不好呀。

況且,她老公也不一定會同意。

「那就奇怪了,我覺得吧,你們應該是認識的。」

說著,林小夏高深莫測地看了一眼向知草,然後繼續叨叨,

「如果你們不認識,那隻能……」

擺了一個苦瓜臉的林小夏故意停頓了下。

「只能什麼呢?」

很認真地聽著「大神」分析的向知草,不免著急。

林小夏嘆了一口氣,用一個醫生宣判病人無藥可救般的哀傷語氣,

「只能說明咱們家總裁是個花心大蘿蔔,看上你了唄。你就乖乖等著被翻牌子侍寢吧。」

看著林小夏臉上一副曖/昧的表情,向知草默。

接著,她皺了皺鼻子,回了句,

「侍你妹呀!我是有夫之婦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