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099章 晚會(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99章 晚會(二)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然而,更令向知草沒想到的是,

他們家總裁,哦,不,林小夏家的總裁,竟然向她們走了過來。

而此時,最興奮的還是林小夏,緊張得一個勁地拉著向知草的胳膊,

而向知草,心裡卻微微窘迫,有點想逃的衝動。

於是,向知草側身躲在林小夏背後,低著腦袋,想要努力地減輕自己的存在感。

長長睫毛下的大眼睛撲閃著。

額……她要怎麼回應?

「hi,原來你是我們家總裁啊?」

不對不對,哪來這種開場白的,向知草咬了咬唇瓣,搖搖頭,

「恩,你好,陽天,你也在這,這麼巧的」

也不行啊,太隨意了,而且還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

「嘿,你幹嘛不告訴我,你就是我的上司上面的頂頭boss啊?」

這個版本,帶著責備的語氣,向知草覺得,除非自己不想在LK公司繼續呆下去了,否則,

還是別這麼白痴了。

向知草腦海中預演了幾遍,沒有一個開場白是讓她覺得滿意的。

所以,乾脆,向知草就假裝四處欣賞風景,唯獨不看向陸陽天走過來的方向。

「小草,小草,好緊張啊,總裁向我們走過來了。」

林小夏的聲音在向知草耳邊脆生生地低呼。

額……

他走過來,應該只是簡單地打個招呼吧?

可是被其他同事看到會不會不大好?他已經和Angel的謠言滿天飛了,要是他對自己說什麼,那自己不是成了LK的下一屆八卦獎最佳女配角了。

想想公司上上下下愛慕林小夏家總裁的萬千少女少婦,

以及可能對她投來的冷宮嬪妃的嫉恨眼神,向知草就覺得自己的后脊背一陣哇涼哇涼。

想到即將面臨的噩味場景,向知草不由半閉了眼睛。

幾秒過後……

咦?好像一點動靜都沒有的。

「真可惜1

一臉惋惜的林小夏泫泫欲泣的語調卻讓向知草心裡莫名的歡喜。

睜開眼睛,果然自己面前並沒有他們總裁的身影,

向知草一臉開心,卻讓林小夏很不解。

「我說向大小姐,早知道這樣,當初那張紅色邀請卡你就該留給我了。」

林小夏撅著嘴,又好像想到了什麼,

「對了,總裁不是邀請你當女伴嗎?怎麼這會趣了?走過你身邊,竟然連眼皮都沒抬。」

見林小夏上上下下里裡外外地掃視自己,向知草有點心虛,

「不知道啊,可能是我長得太普通了吧。他已經忘了我了。「

微微捏緊手上的小包,向知草一臉微笑地打哈哈。

「總裁……去哪了?」

「喏。」

伸出手,林小夏指了指向知草背後方向站著的男人。

悄悄扭頭,向知草果然看見了陸陽天,正和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舉杯cheers。

「不得了,不得了……」

林小夏湊過頭來,視線和向知草是在同個方向,只是林小夏注意的點被轉移了,

「你看看,Angel挽著咱們家總裁的手,挽得多緊呀。

你再看看,那小臉上的嬌羞模樣和那傳說中銀鈴般的笑聲,平常哪是我們能看到聽到的呀。」

邊說著,林小夏邊搖頭,

「看來Angel重男輕女呦。」

向知草倒沒想那麼多,

反正Angel是自己的上司,她的私生活怎麼樣,為人處世怎麼樣,和自己並沒有太大的衝突。

至於陸陽天,幫過自己幾次,

她是挺感激他的,不過也許她們之間連朋友都算不上,更何況,

現在知道了,他是自己的總裁,萬千少婦覬覦的對象,她還哪敢攀龍附鳳埃

而且,既然他假裝不認識她,

那也沒關係,這樣更好,對誰都不會有困擾。

想著,向知草覺得肚子開始有點餓了,

於是,她拍了拍林小夏的肩膀,

「小夏,你餓了嗎?我有點餓了,想去找東西吃。一起?」

看著向知草挑眉的滑稽表情,林小夏便先暫停了用眼神垂涎自家總裁的動作,

準頭問了問方樹,「番薯,要不要一起啊?」

方樹連連點頭。

林小夏那個吃定了方樹,你愛來不來的樣子,

看得旁邊的向知草那是一個目瞪口呆,

就像一陣狂風,呼撒呼撒吹過,讓她的小心臟給吹凌亂了。

一看到酒水和美食,向知草的吃貨本性又出來了。

但是,在這種周邊都是熟人同事的場所,

向知草也懂得要保持自己的形象,於是,她拿起碟子,動作輕輕,小分量小分量地夾著眼前的一盆盆美食。

看向知草興緻勃勃夾著這個那個,其他跟隨的兩個人本來並沒有那麼想吃東西的,

現在也開始有點興緻認真地挑起來。

直接在旁邊的白色露天的公主椅上坐下,

向知草樂呵呵地對旁邊兩個人眯起眼睛,像小孩子得到心愛的玩具一樣開心,

「開動咯。」

透明無邪的快樂,讓坐在向知草對面的人相視一笑。

就在向知草吃得樂呵樂呵,心裡被美食感動得差點痛苦流涕的時候。

一個聲音硬生生地打斷了整個樂融融的場面,

吃到一半的向知草不由在心裡翻了個白眼,心裡嘀咕著,

能消停會不?等我吃完再來好嗎?

「哼,鄉下妞就是鄉下妞埃走到哪都是難以掩蓋那一股濃濃的鄉土味啊1

茶色大波浪捲髮的女人交叉起雙臂,冷冷地斜睥這邊吃東西的向知草,

下巴不可一世地高高抬起。

不累嗎?

向知草心想,一直仰著下巴,下巴肌肉不會酸痛的嗎?

搖了搖頭,向知草覺得,不是替挖苦自己的人擔心這個的時候。

但是,向知草又不想理她,

於是,抬了頭看了一眼夏芸芸后,向知草又埋頭繼續吃碟子里的食物。

彷彿傲挺著胸站在前面的女人壓根不存在一樣。

「小草,那個是誰啊?」

林小夏側下身子,輕聲地問繼續吃東西的向知草。

突然冒出了一個女人,還那麼惡狠狠地對自己,也難怪小夏會覺得奇怪。

這樣想著,向知草便抬頭笑了一下,平靜地說,

「是盧少輝的妻子,夏芸芸。」

聽到這個話,如向知草預料的一樣,對面的兩個人同時呈驚愕狀,像被福爾馬林泡過的標本一樣,驚訝的動作足足維持了一分鐘。

見向知草沒反應,夏芸芸風情萬種地走上前,

輕輕地說,

「好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