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101章 晚會(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1章 晚會(四)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向小姐,總裁找你,請跟我過來。」

聽到聲音,向知草抬眸一看,原來是秘書小姐。

謝天謝地,終於有人拯救她了!

而她這才意識到,自己的手掌正躺在盧少輝的大手掌上,於是,

她趕快伸回自己的手,抿了抿唇瓣,

然後,揚起頭,很是爽快地回答,

「好的,我這就去。」

向知草雙手撐著地板,勉強站了起來,

慶幸自己還好沒有崴到腳。

她巴不得快點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沒想到剛好有秘書小姐出現,向知草覺得上天還是很眷顧她的。

起身離開的時候,向知草轉頭對一臉著急的林小夏笑了笑。

跟隨著秘書小姐向知草一路低著頭往前走,剛才的鬧劇都甩在了身後,耳邊漸漸清凈。

她這才想起,剛才秘書小姐好像是說什麼來著?

總裁找?就是陸陽天找自己?

額……

等一下就跟陸陽天見面嗎?

這時向知草的心裡七上八下,開始忐忑起來了。

一抬頭,向知草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已經到了一個類似休息室的地方。

「向小姐,這時總裁為你準備的禮服。」

秘書小姐對著她輕輕地笑了,雙手遞給她一個寶藍色禮物盒。

對於向知草,秘書小姐覺得她不像是其他處心積慮想要爬到總裁床上的女人,

所以,態度也就和善了很多。

「礙…」

向知草一時沒反應過來,「總裁為我準備的?」

如果沒記錯,她記得她已經拒絕當總裁的女伴了呀。

「是的,向小姐,其實在你拒絕之前,總裁就已經吩咐為你準備了。

再加上你現在……」

欲言又止的秘書小姐低下眸子,看了一眼向知草身上米色禮服上的紅色酒漬。

向知草也順著秘書小姐的眼神往下看,

微微張了張嘴巴,不用說她也明白了秘書小姐是什麼意思。

於是,向知草也不再扭捏了,

她抬起頭,眯起眼睛,笑著回答,「恩,那好吧,幫我謝謝總裁。」

接過秘書小姐手上的盒子,向知草環視了一下房間,發現有個更衣間,便走了過去。

邊換禮服,向知草又開始納悶了,

秘書小姐怎麼知道她需要換新的禮服?聽口吻,是總裁吩咐的,那麼如果是總裁吩咐的,

那總裁怎麼知道?除非,他看到了剛才那狼狽的一幕!

想著,向知草咬了咬唇瓣,心裡感覺怪怪的。

畢竟,在不熟悉的人面前狼狽,難免有點窘迫。再加上每次都惹來這麼一堆不快的事,

向知草邊漫不經心地換上禮服,邊嘆了口氣。

而此時,在事發原地,大家目送著向知草走開的背影后,也漸漸散了。

只有兩個人還留在原地。

「你跟這個女人什麼關係?我和你什麼關係,你每次都維護那個狐狸/精1

氣得眼珠都快瞪出來的夏芸芸語氣咄咄逼人。

而站在她對面的盧少輝移開目光,臉上頗有些無奈。

沉默了幾秒,盧少輝溫儒地開口,

「沒有關係,麻煩你不要老是針對小草。」

知道夏芸芸是因為自己才老是找茬,他也不知道該怎麼改變,結婚一個多月來,

夏芸芸的脾氣越來越暴躁,不提到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日子,他已經覺得很是厭煩。

更加確定了自己當初的選擇是錯的。

「針對?我搞什麼針對?這是你對自己的老婆說的話?你還是不是男人?」

胸口劇烈地起伏,夏芸芸幾乎是咬著牙大聲說出這些話的。

她不明白,那個狐狸/精有什麼好的?

啊輝為什麼老是幫那個狐狸/精,還一口一個小草,親熱地叫。

當她是死的嗎?

「……」

盧少輝默。

他覺得說一切都沒有用。

不管解釋也沒用,承認更是沒用,怎樣在夏芸芸的嘴裡都是自己的錯。

而事實上,他也無話可說。

於是,不等夏芸芸說出其他更加難聽的話,盧少輝轉身就走。

「盧少輝,我恨你。」

沒想到自己的丈夫竟然會轉身就走,

夏芸芸眼前瞬時模糊一片,男人的背影也在眼前慢慢淡去。

她閉了閉眼睛,深深呼吸了一口氣。

心裡不禁一股蒼涼。

原以為結了婚之後,阿輝便會收斂一點,對自己更好一點。

可誰知,結了婚之後,阿輝竟然三天兩頭在外面應酬,即使回到家,也到書房休息。

一個月里只有幾天才是和自己在同一個房間。

所以,她斷定,阿輝還是忘不了那個狐狸精。

一想到這個,夏芸芸就恨得咬牙,好幾次唇瓣都咬得通紅有血絲。

狠狠地瞪了一眼之前向知草走開的那條路的方向,

夏芸芸拿起手機,劃了划手機屏幕,選中了一個署名只有一個字母的號碼,

撥了過去。

很快,不到三秒,那邊電話立刻接通,

「現在過來,在xx林台。」

夏芸芸對著電話那頭的人講了這句話后,立刻摁掉了通話。

然後,轉身往剛才說的地點走去。

「事情進行得怎樣了?」

被幽暗的燈光照了半邊臉的夏芸芸抬著下巴,孤清的詢問。

「小姐,一切在計劃中。」

回答問題的另一個人完全處於黑暗中,

昏暗的燈光完全沒有作用,就連正站在面前的夏芸芸,也沒法看清對面說話人的輪廓。

說話的人肯定恭敬地回答。

「那狐狸精還有糾纏啊輝嗎?」

這才是夏芸芸最關心的問題,從一開始,她就沒反對盧少輝來LK公司實習。

並不是說她那麼大方,願意讓自己的男人和情敵朝夕相處,而是

一來,在熟悉的公司便於她掌握自己男人的動向,

二來,啊輝也不會知道她是在自己眼皮底下的,而且,還會覺得自己識大體。

可是,當她看到自己的丈夫還保留著和那狐狸精的合照時,

一切都破功了,她再也忍不住了,

沒辦法再控制自己的歇斯底里,盧少輝越無視,她越來氣。

最後,盧少輝有幾天乾脆連家都不回。

她有什麼好?為什麼自己的男人被迷得團團轉?

不甘心,夏芸芸很不甘心。

她夏芸芸的東西,沒人能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