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105章 不記得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5章 不記得了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隔天早上,向知草在強勁有力的心跳聲中醒了過來。

雖然努力地睜開眼睛,但是眼皮有點重。

於是她揉了揉眼睛,這才發現她的腦袋正好靠在男人旁邊的枕頭上,而男人的厚實大手正拉著她的小手。

昨晚是怎麼回事?

向知草皺眉,依稀記得自己好像掉進水裡,然後,然後一切的影像都很模糊。

晃了晃腦袋,向知草不由皺眉,還是記不起來。

卻不想,她這一晃,驚醒了傘

「醒了?有不舒服的地方嗎?」

頭恫恢道什麼時候,已經睜開了眼睛,語調里清冷中又帶著溫柔,讓向知草驚訝不已。

向知草沒有直接回答,而是抬起澄澈的眸子,看了一眼頭頂上方的男人。

這一看,卻讓向知草忍不住噗呲一笑。

她覺得,今天的姜磊,有點不一樣。

不知道是因為頭髮睡得蓬鬆還是怎樣,男人的頭髮倔強地翹起,

完全沒有平日的服帖,像……像一隻剛睡醒的小熊。

這個想法讓向知草很是覺得有趣。

這麼個冷酷的男人,剛睡醒的樣子像熊窩裡的一隻小熊,想想要是男人知道了自己這個想法,

不知會是什麼反應。

看眼前的向知草輕鬆一笑,

姜磊也忍不住勾起唇角,既然能笑,那就說明他的小妻子沒有什麼事了。

「昨晚還記得怎麼掉進游泳池的嗎?」

淡淡地詢問,語氣間是關切的意味。

向知草晃了晃腦袋,好像是有個人把她推進水裡,但是她沒看清,

也不知道是誰。

也有可能是自己不小心掉進去,然後看到岸上有人影。

咬了咬唇后,向知草無辜的眼神看著姜磊,

不確定的事情不好亂說,

於是,向知草揚起腦袋,拉了拉姜磊環住自己的胳膊,紅著臉開口,

「不記得了,可能是我自己貪玩,不小心掉進水裡的。」

眼前小女人一副做錯事的樣子,看起來,大概是不知道怎麼回事的。

姜磊眉毛抬了抬,也便沒說什麼,不再繼續下去。

又睡了一會,差點睡過頭,

一抓起床邊的鬧鐘,向知草趕緊爬起身來,吵醒了床上的男人,被一把拉了回去。

「不請假?」

低低的嗓音帶著晨睡未醒的味道,男人的大手拉著她的小手,而且力道強勁有力,向知草有一絲失神。

沒聽到向知草的回答,男人略微挑眉,「嗯?」

向知草趕緊掙脫男人的厚實大手,從床上坐了起來,凌亂的頭髮像炸毛的小貓。

水汪澄澈的無辜眼神看著床上的男人,趕忙回道,

「不用,不用,我沒事,不需要請假,真的。」

向知草一連肯定,讓床上躺著的男人微微失笑。

看姜磊輕輕勾起唇角,向知草趕緊下床,回頭一笑,

「我去準備啦,你再睡會哈。」

腳剛沾到地毯,還沒走出兩步,向知草又被一雙有力的大手拉了回去,

因為突來的外力,一下子撞在男人的枕頭上,向知草在心裡做了個苦瓜臉,

哎呀,她老公這是要怎樣?再不趕快起床她就遲到了!

抬眸看了一眼上方的男人,依舊是一臉笑意。

似乎捉弄她很好玩的樣子。

向知草不由嘟起嘴巴,微微有點鬱悶。

然而,下一秒,說了一句讓向知草跌眼鏡的話,

嗯,當然,如果她戴眼鏡的話。

「拍我一下。」

低沉好聽的嗓音傳了過來。

「啊?」

向知草微微驚訝,難道自己幻聽了?

以鐵樹開花那般不可置信的眼神望著頭上的男人。

「拍我一下。」

男人又重複了一句,唇邊依舊是淡淡的笑意。

向知草翻身,正了正身子,雙手撐在床墊上。

俯著看床上的男人,臉上蕩漾開的那抹笑意讓向知草微微失神。

她是知道她老公挺帥的沒錯,可也不能這麼帥啊,

竟然360度無死角。

看向知草一直盯著他的臉上下掃描,感情當他是印表機。

男人眉頭微挑,向知草一下子回過神來,

哎呀,真失禮!

看帥哥她竟然看到忘了正經事。

向知草微微俯下身子,心裡好奇,男人怎麼那麼奇怪,要自己拍他的臉!

隨著眼前的俊臉越放越大,向知草心跳急劇加速,不禁同時咽了咽口水。

伸出手掌后,向知草卻遲遲不敢下手,太怪異了好嗎!

眼神撲朔的向知草,最後一閉眼直接就拍了男人的臉頰。

看起來他老公皮膚很好,挺細膩的。

一打定主意,向知草就轉移視線,

目光由直視男人的眸子轉為男人的臉頰。

然而,最後的結果卻是,她拍了男人的臉頰,但是很奇怪。

向知草驚訝地睜開眼睛,還在想剛才那一幕是怎麼回事。

就在她思考男人為什麼要她拍他的臉頰時,男人輕輕地一轉身,也坐起身子來。

男人突然一轉臉,深邃幽綠的眸子盯著著她的臉,

向知草大氣都不敢呼。

難道他生氣了,可是是他叫她拍的呀,

真是奇葩,當然,也是很傻的奇葩。

想到這,向知草不由被自己的話給弄笑了。

向知草不敢抬頭去看對面的男人,只是低著腦袋,有些不知所措,心跳撲通撲通地亂跳。

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索性向知草什麼話都不說,只是靜靜地盯著自己的手指。

「滴滴……」

一聲刺耳的鈴聲打破了兩個人之間的尷尬,

向知草連忙推開男人,大口大口地喘氣,櫻桃紅的小臉滿是羞怯。

「我……我還要上班。」

說完,向知草趕快跳下床,飛快地跑進浴室。

要是再晚幾秒,恐怕她這假請也得請,不請也得請了。

看著小妻子飛似的背影,床上的男人揚起唇角,滿是笑意。

被小妻子拍打之後,男人才覺得這不是做夢,他的小妻子的確沒事了。

看著鏡子前紅撲撲的小臉,向知草忍不住用手摸了摸,

一股熱意傳到手上,還很燙。

想著剛才在床上很是奇怪的樣子,向知草看著鏡子里奇怪的女人,不好意思地咬了咬唇。

她老公,今天對她,似乎更加溫柔了一些,

同時……額……他們間的默契是不是也更加強了一些?

可是男人叫她拍臉,這個茬她還是搞不懂。

看著鏡子里的小女人,向知草搖搖頭,

趕快甩開腦袋裡面的東西。

她現在最重要的是趕快刷牙洗臉,已經沒有時間讓她耽擱了,估計,喬麥在樓下也等急了吧。

於是,向知草三下兩下很快地束起烏黑直發,然後快速刷牙洗臉。

同時,她第一次發現,自己在平日也有這麼快的時候,軍訓的話,這可是破紀錄的。

等她換好衣服出門的時候,

發現床上的男人已經睡著,無害的臉龐讓向知草不由得無意地愣著盯了幾秒,

約莫一分鐘之後,她晃了晃腦袋,然後飛速下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