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106章 丫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6章 丫頭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路上,喬麥在前面開車,一直拿眼瞧她。

這讓向知草有點窘迫,最後決定開口詢問,

「怎麼了?我臉上有東西嗎?」

聽到這個話,喬麥咧嘴一笑,

「沒有,只是少奶奶的臉從出門到現在一直通紅,是不是身體還沒恢復過來,要不要請個假?」

原來他是擔心這個,向知草心裡感激他關心自己的同時,不由又有點心虛,

下一秒,幾乎嘴巴先於意識地脫口而出,

「是有一點不舒服,不過,沒事的,很快就會好的。」

當然很快就會好的,本來就沒事,她不過就是因為早上的事情有點不好意思,導致臉上發燙而已。

哎呀,她竟然撒謊了,為這種小事撒謊了。

想到這,向知草訕訕地抿了抿唇,盡量表現得若無其事。

這種事情,不撒謊怎麼好對其他人講呢。

過了一會,坐在駕駛座上的男人突然正了正神色,

很認真地開口問她,

「少奶奶,您還記得昨晚是怎麼掉進游泳池的嗎?游泳池周圍之前有什麼人。」

喬麥這個問題,讓向知草皺了皺眉頭,

隱約中好像是有人推她的,只是這種意識和記憶太模糊了,也有可能是自己掉下去。

要是在沒確定的情況下,告訴他們是有人推自己下去的,

她有預感,這件事情一定沒完沒了。

如果到最後,真是自己不下心掉下去的,不久糗到了。

向知草總是習慣性地往善良的方面想,潛意識裡她讓自己認為,

可能真的是自己掉下去的。

想了一會,向知草抬起頭來,

笑笑地對前面的喬麥說,

「不記得了,可能是我不小心掉進去的。」

想到自己昨晚一時貪玩,自己俯下身子,手腳都泡到水裡。

就越加肯定,有可能是自己不小心沒坐穩,所以才掉下去的。

聽到這個話,喬麥也不再說什麼。

看來,他們家少奶奶是真的不知道是誰。

究竟是誰呢?開車的喬麥臉色一反常態地嚴肅。

之後小車裡一片寂靜,向知草倒也沒覺得怎樣,微微一閉眼又睡著了。

「少奶奶……」

聽到有人叫喚自己,向知草迷糊中睜開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已經為自己開了後車門的喬麥。

揉了揉眼睛,向知草這才看清自己是在小車裡睡著了。

於是,連忙邊悻悻地對喬麥微笑,邊趕緊拿起手上的包就跨出車門。

「謝謝,不好意思哦,睡著了,還要讓你叫我……」

向知草出了車門,站直身子後邊對頭上的喬麥說話。

每次都在小車裡睡著,的確有點不好意思,那個……他應該不會覺得是自己太累了吧。

那啥……太累了吧?

哎呀,少婦啊少婦!

向知草心裡罵自己,腦袋都想些什麼呀!

是聽說女人結婚之後會變得比較開放一點,可也不該腦袋老是想到這些事。

就在向知草低頭罵自己的時候,

喬麥已經坐進了前面的駕駛座,往車窗外的向知草說了一聲,

「少奶奶,我去接少爺了。」

聽到聲音的向知草趕忙點頭微笑,揚起手byebye。

黑色卡宴絕塵而去。

而不遠處,一個女人踩著白色高跟鞋,微微蹙了蹙眉毛。

那個是向知草的男朋友或者是更親密的人?

上下班都來接送?

那之前一直都是自己看錯了……

向知草回頭,低著頭往LK公司一樓大廳走去。

「砰」

力是相互的,向知草不知道什麼時候撞上了一個東西,

額頭有點疼。

齜著牙,有點吃痛的向知草低著頭看到底下是一雙亞光有質感的皮鞋。

「對不起對不起……」

向知草連忙道歉,不管是誰撞的誰,都是自己低頭走路惹的禍。

「疼嗎?」

這個聲音?好像在哪聽過。

向知草連忙抬頭,映入眼帘的那抹妖冶的笑容比身後的陽光還要燦爛。

「礙…你」

不知道該怎麼反應,該叫總裁還是陽天呢?

沒想清楚,向知草便開始打量起男人的穿著,手工質感獨特的黑色西裝,

亮藍底色綴黑色格子的領帶,單手插口袋,另一隻手提著公文包。

和前幾次見到的完全不一樣,

但是妖冶魅惑的笑容一點都沒收斂。

「怎麼,大清早沒吃早餐嗎?」

陸陽天一笑,眼神里很是戲謔。

「啊?」

莫名其妙的問話讓向知草一愣,張著嘴巴不知道怎麼回答。

這一見面,總裁就問她這麼一個奇怪的問題,實在是讓她捉摸不透他想什麼。

「吃了吃了。」

幾秒后才反應過來,一臉諂媚的向知草趕緊回答,

總裁應該不會因為這種問題就考慮讓不讓她過試用期吧。

幾乎是下意識地反問,

「為什麼問這個?」

看著呆萌的向知草,陸陽天笑得更誇張妖嬈了。

「因為你上下打量我,一副要吃了我的模樣埃」

話里行間帶著戲虐,向知草只能在心裡不由被冷到了,頭頂有三條黑線豎下來,

得出一個結論:林小夏家的總裁還挺自戀的。

她突然想起,昨晚她的禮服被夏芸芸潑了紅酒之後,

秘書小姐帶她去換衣服,好像說的是總裁為她準備的。

想到這個,向知草揚起一抹微笑,梨渦淺淺,

「總裁,謝謝你昨天替我準備的禮服。」

而筆直站在她對面的陸陽天並沒有立刻吭聲,神情有些慵懶隨意,

一會後,向知草才聽到陸陽天緩緩開口,

「還以為你會答應當我的舞伴呢!沒想到你放我鴿子。」

額額……

這個還真是自己沒有想到的,約自己的總裁竟然就是陸陽天。

她該怎麼回答?怎麼回答?

怎樣回答才不會得罪人的同時又讓對方諒解自己不是故意的。

咳咳……這個,好像向大小姐想多了。

接著,向知草有點為難地看著對面妖冶的男人,綿長的丹鳳眼看著自己,潔白的牙齒露在空氣中,帶著蠱惑公司萬千少女的笑容。

「那個……總裁和我這種小實習生的身份,不大適合。」

憋了半天,向知草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說出口的。

也不知道自己這麼說適不適合。

然而,事實證明,一切都是她想多了。

一頭棕色自然廄飼逕ぷ櫻

稍微正了神色,平易近人地說,

「丫頭,有人的時候叫我總裁,沒外人在的時候叫我陽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