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122章 心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2章 心疼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今天……」

向知草欲言又止,她需要整理思路,怎樣說才可以顯得事情很平常。

於是,她皺起眉頭抿著嘴巴思考了一會,但是腦袋裡面一片空白,

特別是她一抬眼便對上男人那雙深邃的冷眸的時候,

到嘴邊的話又一下子咽了下去。

室里靜悄悄,男人也不搭腔,

只是等女人繼續把話說下去。

最後,向知草暗暗深呼吸了一下,慢慢地開口,

「今天在馬路邊,有個司機剎車不穩,差點撞到我。」

向知草平淡地描述,好像在說一件跟自己無關的事情一般,接著一轉頭,整個身子挪動了一下,繼續說道,

「還好Angel把我推開,不過,差點就撞到Angel了。」

講到這裡,向知草眼睛有些泛紅。

低頭看了一眼底下的小妻子,姜磊拉著向知草的手的力道加大了一些。

「還好沒事。」

頭頂上方的男人模糊不清地低低說了一聲,沒聽清的向知草猛地抬頭,

也恰巧在這一刻,她瞥見了男人眉間難得透漏出的心疼。

微微一怔,向知草望著眼前的男人,心裡一陣暖意。

就這麼被男人牽著,向知草輕輕把頭靠在靠近男人的沙發上,近距離明顯聽到男人強勁有力的心跳,

均勻和緩有規律地跳動。

在男人旁邊的座位上,向知草輕輕吸了吸男人周身所散發的清新薄荷味。

突然想到什麼,不禁輕輕笑出聲。

「笑什麼?」

捕捉到小妻子的輕微動作,姜磊輕聲詢問。

輕得讓向知草誤以為這是自己的錯覺,這個男人,她的老公,竟然也有這麼溫柔的時候。

「沒。」

向知草呢喃著回應。

她自然是不會說自己剛才笑些什麼。

只是看過很多電視劇,例如神鵰俠侶的李莫愁的出場總是伴隨著「臭男人」三個字,

她只是覺得,男人並不都用「臭」來形容,

就好像現在坐在她旁邊的這個男人,非但不臭,身上還有一股清新的薄荷味。

只是,在這麼個溫柔的場景,她不想煞風景,

「臭男人」三個字直直地跳入她的腦海,太有違和感。

男人也沒繼續問,只是在沙發換了個姿勢,似乎想要坐得更加舒服一些。

最後,男人將被完全靠在沙發上。

原本把頭靠在男人旁邊沙發上的向知草也動了動身子,為自己找一個更舒服的坐姿。

而側面一轉頭,還是可以見到男人帥氣的側臉。

不知所措的向知草倏地捂住臉,

儘管她也覺得自己的動作有些莫名其妙,

可是,在這麼個連著的沙發上,兩個人離得很近,男人得清新薄荷味在周邊散發著。

一對上男人的深眸,向知草就忍不住緊張,忍不住面紅耳赤。

看小妻子不好意思的小模樣,男人的劍眉微微動了動,緊抿著的薄唇微微上揚,

「眼睛不舒服?」

額……

眼睛不舒服?虧她老公想得出來。

不過,她之前是有點眼睛不舒服,只是被她老公這麼一打亂,頓時忘了這回事,

好像眼睛也舒展開了,沒有之前那個乾澀的感覺。

這麼說來,他老公還真是有藥用的效果埃

哎,向小姐的思維又開始飄忽,這麼奇怪的場景竟能扯到了乾巴巴的藥用價值論。

姜磊騰出一隻手,輕輕地掰開向知草捂著眼睛的雙手,

然後居高臨下地望著她。

底下的小妻子,澄澈漆黑的眸子靈動地轉著,撲閃的黑密長睫毛像飛鳥扇動的翅膀。

勾起唇角,男人的手同時撫上向知草白皙透粉的臉頰,接著輕輕拂開小妻子臉上秀麗漆黑的髮絲。

動作輕柔得讓向知草有點緊張,微微下垂著睫毛,不敢面對頭頂上男人的眼神,

許是覺得太過於安靜,向知草沒話找話說,

「呃……今天天氣很好。」

話一出口,向知草就後悔了。

這都哪跟哪啊,大晚上的說什麼天氣埃

可能是以前的英文老師說過,和外國人聊天沒話說的時候可以聊聊天氣。

可……

這是什麼情況,她老公又不是外國人。

而且,他們現在這個姿勢和動作恐怕不適宜聊天氣吧。

想到這,向知草忍不住閉了眼睛,上貝齒輕輕咬著下唇,

糗糗糗!越說越糗!

乾脆不說話了。

向知草就這麼打定了主意。

明顯見到旁邊沙發上坐著的身子僵住了一下,姜磊唇角的弧度更加明顯。

要是向知草此時睜開眼,她會發現,男人難得一見的特別笑容,是那麼明媚。

只是,向小姐一直緊閉著眼睛,喋喋地在心裡罵著出醜的自己,而錯過了這一絕世的笑容。

「睜開眼。」

過了許久,男人斂去臉上的笑意,輕緩地命令。

許是累了一天,閉著眼睛的向知草覺得這樣挺舒服的。

不過,男人的聲音在耳畔響起,一向都是不容拒絕的,向知草只得無奈地睜開眼睛。

一睜眼就發現,粗黑的劍眉下,深邃得不見底的一雙冷眸正盯著她看,

心裡不由咯一下,她彷彿聽到臉上的所有困蟲瞬間溜走,震落一地的聲音。

向知草一雙烏溜烏溜的眼睛帶著無辜的意味,就那麼花痴地盯著男人看。

沒想到,她老公,是360度沒死角啊!

任意角度自拍一定都很好看。

一般人的臉被從下往上看,都會有些變化,而且一般趨勢都是變醜。

眼前這個男人,非但沒變醜,反而更加的有男人味。

想到這,向知草的臉蛋又開始火熱。

就像一塊畫布瞬間被潑上粉紅色顏料一般,幾秒便快速渲染開去。

花痴!典型的花痴!

突然對自己都無力吐槽了,當初她還嘲笑林小夏啥來的。

如今也和林小夏一樣花痴了。

哎呀!向知草,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在心裡,向知草捏自己的臉蛋都捏了好幾萬遍了。

「我……我想去洗澡了。」

向知草瞬間秒變成一個小結巴,支支吾吾地說著。

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反應,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向知草告訴自己,

還是趕快去洗澡吧,像一個小嬰兒一樣對著男人支支吾吾,這對話,怎麼說都有點……

有點奇怪。

向小姐,你這個話,是在提醒男人該說些什麼嗎?

男人輕輕一笑,堅毅的臉龐湊近她的臉頰,眸子閃過一絲亮光。

當冷眸對上向知草錯愕地來不及反應的澄澈眸子,她的臉又是一紅,心裡一驚。

毫無懸念地,男人輕輕拉過她的手,帶著一臉笑意看了看,然後才慢慢鬆開她的手。

但是沒有其他的動作,向知草窘迫的覺得自己要立刻離開,

想到自己沒洗澡,有了借口便拿起衣服以飛一般的速度衝進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