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124章 早啊,丫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4章 早啊,丫頭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應采心倒抽一口氣,

這次見面,沒有得到任何她想要的答案,

甚至她連表現的機會都沒有。

她想說,我依照你的約定,學成歸來,

你是否也該履行你的承諾,讓我和磊在一起?

可是,薑母連問的機會都不給她,

她就有那麼遭人厭嗎?

望著遠走的背影,坐在椅子上的應采心不由咬了咬后牙槽。

……

被手機鈴聲叫醒的向知草,忍著困困的睡意,掙扎著從床上坐了起來,但是她的手還被男人厚實的大手牽著。

不由嘆了一口氣,接著向知草斜眼過去,男人睡顏甚美,晨光中的肌膚就好像陶瓷一般光滑。

看了一眼鬧鐘,離上班還有一個半鍾。

鬆了一口氣,向知草輕輕地躺回男人旁邊的位置,像小狗一樣往男人旁邊湊了湊,

清新的薄荷味瞬時充滿整個鼻腔。

拉起被子,向知草忍不住伸出手去丈量男人臉上黑黑長長的濃密睫毛。

「天哪」

向知草不由驚呼,她比劃了一下,竟然快有兩厘米長。

有沒搞錯?這是個男的嗎?睫毛比女人還長!

不知是被向知草丈量睫毛的動作弄醒,還是被她的驚呼聲吵醒,

男人迷濛中睜開眼睛,恰好看到眼前一雙烏溜的澄澈眸子盯著自己看。

「早……」

剛醒來但還未完全清醒的姜磊勾起唇角,

晨音中帶著沙啞。

「早1

向知草像做壞事的小孩被當場抓住般局促,急急地吐出這一個音節。

姜磊倒沒有注意到向知草的心虛,

只是親昵地將面前的人兒的小手往自己身邊的位置挪了挪,

最後男人的另一隻手輕輕拍了一下向知草光潔的額頭。

「我……要起床了。」

頗煞風景地說了一句,向知草想抬頭,但男人的大手剛好拉著她的小手,

讓她沒辦法離開這裡去洗臉。

其實,向知草時怕等一下男人像往常一樣又開始拉著她不講話,

那她上班就真得遲到了。

室靜悄悄,沒聽到男人的任何回應。

幾秒后,向知草決定,該起床還是得起床,否則上個班又要趕得氣喘吁吁了。

掙扎了幾下,終於她的小手從男人的大手掙脫著鬆了出來。

「我去上班了。」

說著,向知草便輕輕地掀開蓋在著自己身上的被子。

看姜磊閉著眼睛,向知草以為他已經熟睡。

誰知,下一秒,男人帶著濃重鼻音輕聲說道,

「晚上準時下班,我去接你。」

原來這樣,向知草眨眨眼,她好像每次都是準時下班的,

所以男人的要求對她來說,完全沒有問題。

「好埃」

看了一眼在床上閉著眼睛的男人,向知草放軟了語氣,音調聽起來軟軟糯糯的。

快速下了床,以軍訓的飛快速度洗漱完畢,向知草便下樓坐上了喬麥的車。

到了車上,向知草這才猜測著,

姜磊特地囑咐自己要準時下班,是為什麼呢?

難道是要帶她參加應酬,想想也有可能,好像幾個月前參加的那個宴會也是姜磊特地吩咐她要參加的。

癟了癟嘴,向知草覺得還是別想那麼多。

雖然她已經不排斥參加那一類上流貴族社會的活動,可是也不代表她喜歡。

沒過多久,便到了LK公司樓下,

向知草照常讓喬麥停在公司廣場旁邊的停車上,便下了車。

這個時間點上班在9月份還算是很涼爽的,梧桐樹葉從頭頂輕輕飄落,

柔柔的涼風吹在臉上,很是舒服,

向知草很享受這一小段走到公司一樓大門口的路程。

「早啊,丫頭。」

還沒看到人,單刀宰約旱某坪簦向知草便猜到身後的人是誰。

皺了皺眉頭,向知草還是換上微笑,轉過頭去,

「你也早埃」

果然,就是那個林小夏家的總裁,

哦,不,現在是Angel家的總裁,陸陽天正快步趕上她。

向知草停住腳步,

同時腦袋開始糾結,這個時候她是該走呢還是該停呢?

但是,動作總是先於意識一步,向知草也只能繼續獃獃地站在原地,停住往前走的腳步。

妖孽般的笑容!

腦海中,向知草也只是迸出這幾個字,當她對上男人那迷死人不償命的微笑時。

「不走嗎?」

陸陽天拍了拍向知草的腦袋,眼中有些寵溺。

似乎覺得這個動作過於親密,向知草有點抵抗地退了退身體,

臉上微笑著的表情微微一僵。

除姜磊之外的男人,向知草覺得,都應該保持距離。

儘管,她覺得,眼前這個棕色自然捲髮,身材高挑的男人應該不會喜歡自己。

但是,作為一個有夫之婦,自知之明她還是有的。

「走走……」

向知草隨意地回應,眼神卻飄忽,沒有看陸陽天一眼。

而陸陽天也只把向知草這個動作當成女孩子家家的害羞。

很是正常!

雖然他的手尷尬地停在半空。

不過,他覺得倒是越來越有趣了。

「在公司還習慣嗎?」

妖冶的笑容再次肆虐,陸陽天漆黑的眸子亮亮的。

自從知道眼前的男人是LK傳說中的總裁后,

向知草便不自覺地有些拘束。

上司的頂級上司問話,她哪敢不回。

於是,在腦海里快速組織了一遍思路,她便回道,

「好,很好。公司的同事對我很好,領導也對我很好,公司的交通也很便利。公司的洗手間也特別乾淨……」

講到這裡,向知草頓了頓,她剛剛說啥來的?

洗手間?好像她提到了洗手間!

向知草難為情地閉了閉眼睛,簡直語無倫次了!

不過還好,向知草沒聽到旁邊男人的回應,便猜想男人應該自然忽略了她剛剛說的話。

偷偷地抬頭用眼角餘光一瞟,

她發現男人這是做啥?

竟然在憋笑!

其實陸陽天很想問一句,「你是想用獲獎感言的方式把公司上上下下里裡外外都誇獎一遍嗎?」

不過,當他低眸看到向知草的窘態后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略略收斂了一下笑意,陸陽天仿似漫不經心地問道,

「下班後有空嗎?」

「啊?」

幻聽吧,向知草有點不可思議。

她這兩天都怎麼了?怎麼耳朵老是出現一些奇怪的問話。

不是幻聽的話,那她一定是理解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