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127章 員工福利YTZC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7章 員工福利YTZC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向知草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過去。

拿起長條盒子,向知草仔細地觀察了一下,很普通的一個盒子,

外觀看不出來是什麼東西。

「拆唄。」

林小夏又在一邊慫恿。

這回,向知草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線,

收禮物誰不開心啊!她很喜歡拆禮物那一瞬間的心底湧出的幸福感。

於是,她拿起盒子,一把遞到林小夏面前。

愣了一下,見向知草眯眼挑了一下眉,林小夏自然知道向知草是什麼意思。

這,連禮物都要別人幫著拆,真是懶蟲!

林小夏邊笑笑地鄙視一眼向知草,邊在心裡腹誹。

拆掉了最外層的包裝紙,是一個標準的首飾盒,

不用看,也知道裡面一定是首飾類型的東西。

向知草心裡樂飄飄地,這公司實習生的員工福利,可還真是好啊!

果然,是一條手鏈!

晶瑩透亮的手鏈光澤在盒子的黑色絨布映襯下閃閃發光。

兩人不由看直了眼睛。

「好漂亮啊1

驚呼一聲,林小夏是覺得實在是好看,

婉約的細長鏈子間隔點綴著幾片樹葉,看起來類似銀的,

可是精細的做工看起來又完全不是銀飾所能比擬的,簡直相差十萬八千里,一看就價值不菲。

而向知草這時卻在心裡盤算著,要說把這條手鏈當掉或者賣掉,應該能值不少錢。

邊想著,向知草邊微笑點頭。

要知道,她承諾姜磊交生活費的約定已經耽擱好久了,

還不是把積蓄全都給了繼母。

想到這,向知草就覺得牙根隱隱作疼。

「小草,你看這裡有大寫英文字母呢!什麼意思呢?」

沉浸在「悲痛」中的向知草從林小夏的咋咋呼呼聲中回過神來。

接過林小夏遞過來的手鏈,向知草看了看,仔細地翻轉,

果然,在葉子的背面精細地雕刻著「YTZC」的字樣。

什麼意思?

向知草撓了撓腦袋,手指在髮絲上纏繞幾圈。

「可能是商標牌子之類的吧。」

這是最有可能性的,向知草歡悅地開口,好像自己解答了什麼世界大難題一般。

看向知草那滿滿的成就感,林小夏忍不住捂嘴一笑。

好吧,說得也有道理。

YTZC?

只是不知道是出自哪家名店哪個牌子的奢侈品。

這時,有領導從辦公室門口經過,

嬉笑著的兩個人趕緊正襟危坐,向知草無比認真地用滑鼠在電腦上對著軟體圖標點點關關。

這個,是林小夏教她的。

只要有人過來,而自己又要假裝在忙,那最明顯的辦法就是點開桌面上的軟體,然後

又關掉軟體。這樣,在外人眼裡,

手指動動停停,整個狀態看起來就好像是很認真在忙活一樣。

等領導走過去之後,兩個人鬆了一口氣,

回頭相視一笑,便開始了今天的工作,

畢竟,這偷懶嘛,不能太明顯的同時,時間也不能太久。

向知草還是一個勤奮工作兢兢業業的好孩子好同事好員工來的。

到了午飯時間,向知草早就餓得不行了,

這才記起,早上匆匆忙忙地出門,她都忘了吃早餐了。

就在她起身的時候,門口一個男音傳進來,

「請問哪位是向知草?」

額……

向知草一愣,反正聽到自己的名字,多半不會有好事。

「我是。」

應話的向知草抬頭,看了一眼門口,門口的男人穿著公司快遞收取部門的制服,

手裡捧著一束鮮艷欲滴的紅玫瑰,

很大很大的一束。

向知草還沒反應過來,快遞員已經把捧花塞到她手裡了,轉身便離開了。

「小草,誰送的?」

喜歡湊熱鬧的林小夏又怎麼會放棄這八卦的機會呢。

難道是姜磊?

第一跳進腦海的人選是自然是自家老公。

這還是向知草第一次收到花,以前和盧少輝在一起的時候,

向知草很少花他的錢,所以一到過節日,她也會囑咐他不要買花之類的,

否則,她就要把花錢還給他。

想到這個,向知草現在也覺得,是否太較真了。

女人可以擁有的一點小浪漫,她都明明白白地給拒絕。

是不是這樣,所以盧少輝當初才會覺得無趣,

和夏芸芸在一起。

不過,所有事情都過去了。

現在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她只希望大家都過得好好的。

「小草,有張卡。」

林小夏一眼就瞥到緊挨著的紅色玫瑰花瓣間插了一張白色卡片。

淡淡素養的白色卡片並不那麼醒目。

「哦。」

被林小夏一提醒,向知草趕緊把卡片從花瓣間抽了出來。

是雙摺的卡片,上面是淡雅的花紋,還有乾花點綴。

挺好看的卡片。

這回,唇角揚起的向知草倒是挺好奇的,

她那冷若冰山的老公會給她說些什麼話,雖然姜磊會有很溫柔的時候,

但是甜言蜜語還是很少的。

趁這個機會,該好好講一點了吧。

「別傻笑呀。」

林小夏迫不及待。

向知草也覺得自己好像有點期待又有點緊張,害羞著捂了捂臉。

她發現,和姜磊在一起,跟盧少輝在一起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和盧少輝在一起,他總是遷就著自己,

向知草想要怎樣就怎麼樣,很少會有逆著向知草意的時候,兩個人之間即使幾天不見面,她都不會有黏膩著一起的期待。

而結了婚,和姜磊之間的相處,

向知草不單單多了動心,變得被動,更重要的改變是,

她多了一種期待,上班的時候期待晚上可以回去見他,周末的時候期待兩個人可以一起出去玩。

雖然,唯一的那次周末一起去了凈町街,似乎他不怎麼喜歡。

想到男人那時候彆扭的樣子,向知草就忍不住笑出聲來。

「哎。」

林小夏推了一下向知草的手肘。

側過頭對林小夏安撫性地笑了笑,向知草這才慢慢打開對摺的小卡片。

幾行字赫然映入眼帘。

向知草一愣,而林小夏很是奇怪。

「怎麼沒署名的?這是誰呀?」

林小夏瞄了瞄,翻轉了一下向知草手上的白色卡片。

尋找失敗,便翻回正面,一字一字念出上面所寫的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