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131章 真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1章 真愛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應采心哭累了。

眼神獃滯地盯著電腦頁面,主頁還跳動出幾個窗口,展示著宣傳語:

Darry日ng凝聚自然靈氣,以「真愛」理念,演繹「把心交給她」的雋永承諾。

以時尚浪漫為基調,用愛觸感設計。

至高無上的承若,是最好的真愛信仰。

從鼻子里冷哼一聲,應采心看著電腦上刺眼的兩個字,牙關咬得更緊。

「真愛1

她和他才是真愛!

接著,她拿起手機,打開簡訊,在上面摁了摁,點擊發送。

不一會,向知草和林小夏的手機同時響起了簡訊提示聲。

拿起手機一看向知草便咧開了嘴巴,

Angel約她明天去翠湖燒烤。

「小草,導師有沒有約你周六去翠湖啊?」

林小夏見向知草也收到簡訊,不禁好奇。

「嗯嗯,是埃」

她也請了小夏,向知草心想,也好,大家多認識一下,

以後就都是好朋友了。

「奇怪。」

盯著簡訊的林小夏小聲地嘟囔了下。

Angel邀請小草去她家,林小夏很能理解。

但是,Angle竟然會邀請自己,而她除了是自己的導師,便也沒其他交集。

大概,這是托小草的福吧。

「可帶家屬哦,小草,到時你帶你家的姜少去嗎?」

冷不丁地,林小夏蹦出一句。

「這樣啊,我得看看我家那位有沒有空去。」

微微蹙眉想了想,向知草突然一臉壞笑,聲音腔調也開始變味,

「那小夏你,也帶方樹去嗎?鵝鵝~」

「向知草1

杏目圓瞪的林小夏作勢想揍打向知草,別人傳他們的流言蜚語也就算了,

連向知草都這麼打趣她。

她心裡,另有其人。

「好啦好啦,我不說了。」

很識趣地回過頭去,向知草心裡想著,回到家裡得和姜磊說一聲,

姜磊應該會允許自己出去吧。

不想那麼多,反正晚上回去問一下就知道了。

但是一忙起來,向知草就把這件事情給忘了。

晚上回去洗了個澡,便早早被男人「騙」到了床上。

直到第二天早上,

手機鈴聲嗡嗡響起,撥主持續不斷的撥打毅力終於使床上的人兒懵懵地睜開眼睛。

「喂?」

帶著粗重的鼻音。

聽到電話這邊的向知草還沒睡醒的樣子,那邊的撥主猶豫了一會,便開口道,

「小草,我是Angel,昨天約好了中午11點在翠湖見。

你起床了嗎?我提前兩個鐘頭在這裡等你們。」

翠湖!燒烤!

臉上的睡意一秒鐘跑光,像大冬天在床上被澆了一盆冷水。

從頭清醒到腳。

她怎麼把這事給忘了。

向知草敲了敲自己的腦袋,還好Angel打電話過來,不然她真的忘得一乾二淨了。

「嗯嗯,好的,我一定準時過去。」

向知草連忙回應,她可不想被Angel知道,自己把這個事忘得一乾二淨,要是Angel多想了怎麼辦。

電話那頭的女人滿意地勾起唇角,

含笑著說道,「好,等你。」

「嗯嗯,byebye。」

說完向知草便要掛了電話。

「誰?」

床上的男人似乎也被吵醒了。

這大周末的,不好好睡覺,任誰被擾了清夢,態度都不會好到哪裡去。

應采心忽地一愣,沒有立刻掛斷電話。

「沒誰……」

聽到電話那頭向知草的快速回應,自然她也聽見了男人詢問的聲音,

一絲絲顫動的心痛縈繞在心頭。

接著,電話傳來嘟嘟的掛斷聲。

他們睡在一起!

想象是一回事,可真正聽到又是另外一回事。

應采心捏緊了手中的手機,恨不得將它捏碎一般。

而雲苑的室里,

向知草半坐在床上,躺在旁邊的男人也睜開了眼睛。

一時間,大眼瞪小眼。

怎麼說呢?

一時間,向知草不知道該怎麼說,

於是,她乾脆也躺回床上,側挨近旁邊的男人。

「那個……」

支支吾吾地,向知草不由低垂著睫毛,

「中午我可不可以和同事一起去燒烤?」

男人的神色古怪了一下,

「男的女的?」

「邀請我去的是我的上司,你上次見過的,叫做Angel的,一個女生,

但是可能還會有其他人,帶的家屬是男的女的我就不知道了。」

怕男人不同意,向知草一口氣說完。

「Angel?」

床上的男人側過頭,大手揉揉了向知草垂落在枕頭的黑色秀髮,

漫不經心地重複了一遍名字。

「嗯嗯,你還有印象吧。」

睜著澄澈大眼的向知草覺得男人既然沒有一口拒絕,那就肯定是有希望的。

微微點了下頭,男人薄唇輕啟,

「去吧。」

一得到男人的允許,向知草馬上興高采烈地重複,

生怕自己是聽錯了,

「真的嗎?那我真的去了,老公,你真好。」

說著,向知草便往姜磊臉上快速地親了一下。

男人忍俊不禁,

他的小妻子容易為了一點點小事都開心成那樣,

倒是挺容易滿足的。

不過,男人接下來的話讓向知草無比意外。

「我也去。」

下一秒,男人輕輕開口,掀開被子就要起床。

向知草一愣,她壓根就沒想過男人會和自己一起去。

因為她知道,她老公也不是一個喜歡參加各種宴會各種應酬的人,

特別是她老公不喜歡大熱天在外面,身體弄得黏黏膩膩的感覺。

「你確定你要去?」

以為自己是幻聽,向知草不可置信地重複了一遍。

男人沒有回應她,而是直接進了浴室。

上次讓他的小妻子一個人先去參加LK公司的周年慶,就掉進泳池裡。

更何況,這次還有應菜心在。

「老公,你真的要去嗎?」

向知草也跳下了床,趴在浴室的門上,聲音柔柔媚媚。

可惜,裡面的人已經關上了門,任外面怎樣聲響,裡面的男人都沒聽見。

叫了幾聲都沒有反應,向知草叫累了便一頭扎回床上。

過了幾分鐘,男人一出浴室,

便見到自己的小妻子呈大字型的賴在床上。

輕輕地走過頭,凝視著小妻子的睡顏,

半晌,他伸出手,鬼使神差地捏了捏向知草的鼻子。

很奏效,乾咳了幾聲,向知草便憋氣起床了。

剛坐直身子,她一眼便看見男人在旁邊認真地穿衣服,

向知草覺得很奇怪,剛才好像夢到了什麼東西在抓自己,憋氣憋得有點難受。

「剛才我夢見有隻貓撓我。」

向知草揉揉眼睛,莫名其妙地來了一句。

聽到這話,男人臉色微微一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