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133章 燒烤(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3章 燒烤(二)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相對比身上隨意穿的T恤牛仔褲,

也難怪向知草和林小夏兩個人會後退一步。

「姜氏集團總裁,有誰會不認識。」

陸陽天看了一眼姜磊,嘴角揚起的笑意更加濃郁。

「好吧,那我們幾個到H號燒烤小草屋吧。」

說著,Angel便伸手引領所有人到一個小草屋前,上面掛著一個大大的H字樣。

小草屋裡邊倒也乾淨,雖然草屋頂部尖尖的屋蓋是茅草做的,

但裡層卻是隔熱的材料,類似陶瓷,

而草屋的別緻窗口通風,裡邊有幾張圍繞著中間烤爐位置的桌椅,

地板也很是乾淨。

桌子上擺滿了各種青菜,看起來像是新鮮採摘的。

還有各種肉類,海鮮,醬料,典型的一個小餐架。

雖然說是個小草屋,但是應有盡有,

別說五個人,就是十個人也綽綽有餘。

草屋旁邊是一大片樹林,鮮香的野花芬芳的泥土,完全置身於大自然中,

小草屋貼近自然的同時又不失檔次。

就在所有人打量小草屋的時候,應釆心斜眼看了一下那個下巴緊繃的男人。

他怎麼會來?

是知道我在這裡,特地來看我嗎?

不過,下一秒,她就否定了這個殘存的一絲希望。

因為她發現,姜磊的眼神時不時地停留在向知草身上。

輕輕冷哼了一聲,應釆心回過頭,瞬間換上一副和煦的表情。

「那我們現在開始分工吧,一組去河邊洗菜,另外一組在這邊刷料到肉上。」

「我,我和總裁一組。」

林小夏率先開口,微微嬌羞的臉蛋暈染上粉色。

見色忘友!

向知草在心裡嘀咕,就這麼把她甩了。

「小草,你也和我們一組嗎?」

還算有點良心,林小夏小聲地拿眼看她。

大概是看到向知草一副埋怨的樣子吧。

「那好,剩下我就和……」

正合她意,只是她沒想到,她還沒講出的話就被生生打斷了。

聽清男人的話語后,應釆心的眉心皺起。

「向知草和我在一組。」

霸道!毫無商量的餘地!

男人低沉的嗓音響起,緊繃的臉上沒有任何錶情。

林小夏自然知道姜磊和小草是一對,覺得也對,夫妻在一起,也很合乎常理。

所以,林小夏便樂呵呵地開口,

「那好那好,我和總裁在一起,還有Angel,你們就一組吧,記得把菜洗乾淨一點埃」

看應釆心不滿的樣子,林小夏和向知草只當是自己的領導被別人拒絕,

所以心裡不舒服罷了。

而旁邊的陸陽天倒也沒覺得怎麼樣,只是覺得似乎挺有趣的。

應釆心難得的一反常態以及那看姜磊那不同尋常的眼神,他便大概猜出一二。

見幾個人都沒行動,自然是林小夏的話還沒有說服力,

於是,陸陽天開口,

「對,向知草你要照林小夏的話,將菜洗乾淨一點。洗不幹凈不給肉吃。」

連總裁都發話了,即使應釆心不滿意也沒多大用處,

所以幾個人很快就分工合作了起來。

各自挑了自己喜歡吃的菜,便將木籃子交給向知草和姜磊。

看著姜磊180多的身材,身上卻挎著個和身高極不相稱的小木籃子,

看見的人都忍不住捂嘴偷笑。

根據燒烤場里的指示,她們很快就找到了那條小溪。

一看到清澈見底的小溪,向知草的心情就舒暢萬分。

激動地脫下鞋子,把籃子先放一邊,一下子就跳到小溪里。

涼涼的溪水浸得向知草的心情也是涼涼的,爽爽的。

誒,向小姐,你忘了你來幹嘛的了?

你是來洗菜的!

「好舒服,你也脫掉鞋子來泡腳。」

歡快地呼喊在小溪邊站著的男人,向知草擺手,臉上的笑容燦爛,梨渦淺淺。

清澈的小溪做背景,宛若水中精靈,

調皮中帶著純凈的澄澈。

而澳確也跟著脫了鞋子,

向知草看得一愣一愣的,她沒想到男人竟然真聽她的話這麼做了。

只是男人接下來的動作,更是讓他一愣一愣。

向知草忘了自己是來洗菜的,但姜少沒有忘記。

所以,接下來的一幕就是,

姜大少爺拎起岸邊的兩個菜籃子,直接赤腳往水裡一趟。

「你幹嘛?」

可向知草見姜磊不像是洗菜的樣子,因為姜磊直接把菜往水裡猛地一泡,就拿了起來,

要往岸上放。

「洗菜。」

男人上岸的同時,還丟出這三個字把向知草雷得里嫩外焦,

向知草覺得他都不用吃燒烤了,直接吃她得了。

於是,她提著褲腳踩著水小跑了幾步,到了男人跟前。

「不是這麼洗的1

向知草又好氣又好笑,說話的同時一把拿過男人手中的一個籃子。

她先把籃子放在岸邊,俯下身子,將褲腳卷了起來,

然後再提起籃子,踩在小溪邊沿,蹲下身子,開始一棵一棵地撥開菜葉的里側,

菜葉間的沙子泥土被浸泡的溪水一下子沖走。

「看,這就乾淨了。」

向知草抬起頭,看著站在她一側,腳也踩在溪流里的男人。

一陣風吹過,黑色的髮絲飄著向知草白皙的小臉上,

向知草舉起一棵洗得油亮油亮半點泥土都沒有的嫩綠青菜,「看,是不是很綠?」

清澈的溪水,能夠見到底下白凈的沙子,還有一塊塊的陽光掉在水裡,光亮光亮。

一雙白凈的小腳踩著溪水裡,更顯白凈,女孩仰著白皙的小臉,手上提著一棵青菜,

梨渦淺淺,向他炫耀。

融為一體的美景,讓岸邊提著一個木籃子的男人怔怔出神。

見男人沒有反應,向知草黑漆漆的眼珠轉了轉,

下一秒,向知草兩隻手捧起水,一把向男人潑去。

糟糕!

向知草以為男人一定會閃開,她只是想逗他玩,可誰知男人還是一動不動,

臉上的表情開始陰鷙。

看著男人米灰休閑褲和白色上衣上的一塊塊水漬,

向知草開始膽怯了,剛才潑水的那歡快勁一下子無影無蹤。

「那個……」

耳邊一片寂靜,只有遠處其他同事在下游洗菜的嬉笑聲傳來,

還有樹木間清風吹過發出的颯颯聲。

安靜得讓向知草心裡有點發麻。

真是作死,十里不同天,下游那麼歡快,而自己這邊卻那麼陰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