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136章 一對璧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6章 一對璧人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喝點水。」

不多時,陸陽天也遞過來一杯水。

向知草也不客氣了,直接道謝。

低著頭的向知草並沒發現,此時,兩個男人的視線又劇烈地交織糾纏在一起。

這姜磊的行為,林小夏還能理解,

而陸陽天的動作,卻讓她覺得有些奇怪。

看兩個男人都對向知草獻殷勤,

撅了撅嘴,林小夏用筷子戳著碗里的青菜,眼神幽怨。

坐在她旁邊的陸陽天瞄了一眼,遞了一杯紅酒過來。

「給我的?謝謝總裁1

林小夏立刻眉開眼笑,十分感謝。

然而,下一秒,這種喜悅之情驟減了幾分。

原來,陸陽天接著給桌上的每個人都遞過去一杯紅酒,包括姜磊。

「陽天,這個雞翅烤得很好吃,你多吃點。」

說著,應采心便夾了一個烤得黃燦燦的雞翅放到陸陽天碗里。

陽天?聽到這個稱呼,陸陽天挑了挑眉,

在國外,應采心一直都是叫他學長,而回到國內,一直叫他總裁。

這忽然改變的親昵,讓陸陽天愕然。

然而,不單單是陸陽天愕然,

旁邊的林小夏更是瞠目結舌,覺得眼前這一幕太不可思議。

在林小夏的印象中,Angel不是一個熱情的人,

而且還有些強勢。

在公司里,她也從沒見過Angel和總裁之間有些什麼,曖昧的表情,

甚至連最基本的眉目傳情也沒見過。

儘管,公司上下對Angel和總裁之間的流言蜚語,飛得那個輕快啊,簡直就要跑到二次元世界去了。

但是,林小夏始終覺得,傳言終歸是傳言。

相比之下,向知草倒顯得淡定了幾分。

畢竟,在向知草的潛意識裡,她覺得,Angel和陸陽天就是一對的。

而且,郎才女貌金童玉女一對璧人……

好像什麼詞都不能形容出兩個人站在一起時,那眼前一亮很是登對的感覺。

「謝謝,你也吃。」

噙著一抹優雅的微笑,陸陽天也夾起面前的海鮮,朝應采心的小碗送過去。

哇塞!

向知草在心裡驚呼,這就是禮尚往來舉案齊眉啊!

都一對戀人了,還這麼恩恩愛愛,感情真是好埃

就在向知草抬眸為Angel歡喜的時候,

陸陽天的眼神飄了過來,

看他夾菜就要遞過來的樣子,向知草心裡嘀咕:不會吧,總裁不會開玩笑吧!

那Angel誤會了怎麼辦?

她老公誤會了怎麼辦?

一想到這個可能性,向知草趕緊端起眼前的小碗,假裝在扒碗里的肉,

臉都要埋進小陶瓷碗裡面了。

謝天謝地,陸陽天夾菜的方向果然改變,

又是將菜放到應采心碗里。

「謝謝。」

這個動作,倒反讓Angel出乎意料。

她剛剛主動夾菜給陸陽天,

只是為了看看再旁邊一言不發專心吃飯的冰冷男人會是什麼反應。

然而,讓她失望的是,

男人始終沒有抬頭看這邊一眼,不管她表現得和陸陽天多麼親昵。

所以,剛剛陸陽天這一舉動,確實讓她吃驚不校

難道,學長……

一頓飯折騰下來就到了下午,加上吃飯速度實在慢,所以幾乎就成了吃晚飯。

翠湖這個地方呢,除了燒烤之外,

晚上還有篝火活動。

自然,應采心也是把這個安排在了辦公室活動裡面了。

到了晚上七點鐘左右,小草屋旁邊點起了篝火。

紅艷艷的火光讓大多數人的心情既新鮮又雀躍。

從樹叢中出來幾個穿著少數名族的人,引唱者歌聲剛亢,拉著小草屋裡面的人共同起舞。

很快,就越有十多個人手牽著手圍繞著篝火翩翩起舞。

步伐淳樸自然,倒也不難跳,反正有人牽著自己的手,動作和別人一致就可以了。

第一步先邁左腳,第二部右腳踏於左腳前,在身體向圈裡扭動的同時,左腳又準備邁出,

如此反覆沿順時針方向走動。

聽著歡騰的歌聲,再看看篝火旁被映紅了的張張笑臉,

林小夏在一邊心痒痒,

「小草,我們一起去跳好不好?」

然而,向知草覺得自己一向沒有舞蹈細胞,

感覺自己天生就是肢體僵硬,所以向知草苦瓜著臉搖搖頭,一副不想去的樣子。

但林小夏的性子,哪管你那麼多。

意料之中的,向知草直接就被林小夏大力拉起,插進了篝火圈隊中跳轉。

「我們也去跳吧?」

應采心起身,像是對陸陽天說,又像是對姜磊說。

聽到這個話,陸陽天一下子就站起身來,臉上依舊是優雅魅惑的笑容,反正對他來說,玩一玩而已,有趣。

然而,下巴得緊緊的男人也站了起來。

應采心一陣欣喜,可沒想到姜磊根本就沒等她,而是徑自越過她,插進了篝火隊伍。

原來,剛開始向知草左手邊是林小夏,而右手邊牽著的是個不認省

看到男人牽著自己小妻子的手,姜磊心裡就有一股很是不舒服的感覺,所以,

儘管姜磊不喜歡參加這種篝火舞,特別還這麼簡單的舞蹈,

但他還是站起身,插進隊伍,牽回自己小妻子的手。

「走吧。」

陸陽天興緻勃勃,也快速閃進了隊伍,不過是插進了林小夏和向知草中間。

自然地,也引來姜磊幽暗的冷眸。

然而,這卻讓陸陽天更覺得有趣。

林小夏自然是很歡喜,總裁呀!這可是他們公司的總裁呀!

原先說要和一起跳篝火舞的應采心此刻卻滿臉悵然,沒有了興緻。

為什麼?所有人都以向知草為中心?

其他人也就算了,可是那個男人,冷酷高傲的男人,

今天為向知草做了多少破例的事情。

那是一個自己從沒見過的不熟悉的男人。

想著,應采心冷哼一聲,直接坐在地上,心情無比鬱悶。

而篝火對里的人們精神振奮,跟著引唱者有節奏地呼喊跳轉,

沉浸在一片歡快喜悅中。

恐怕,不開心的,也就只有應采心一人。

就在這時,幾個少數名族穿著的少女開始出來敬酒,對那些沒有參加篝火舞的客人們。

應采心一把接過,連喝了幾碗,直到有了醉意。

有了醉意,應采心反而放開了,歡快地插進林小夏的隊伍,跟著呼喊跳動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