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143章 被逼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3章 被逼的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再一次,應采心把姜磊約到他們以前常去的咖啡廳。

「小姐,您的咖啡。」

面容清秀的服務生端著一個盤子,彎下腰將一杯咖啡放到應采心桌前。

心情很好,應采心抬頭一看,是上次那個下雨天好心給傘她的服務生,露出一個燦爛的微笑,

「謝謝。」

服務生微微一愣,似乎沒想到應采心會特地回頭看他,

倏地,臉上立刻紅了,點頭一笑便快速離開。

看著走開的服務員的背影,應采心自然是知道,

這個小男生,大概是害羞了。

不由,對自己自嘲笑了一下。

沒想到她應采心還是有魅力的,只是這種魅力,到了那個男人面前,卻那麼沒底氣。

拿起咖啡杯,看著上面熱騰騰的白色氣體,還有咖啡表面的白色愛心拉花,

應采心輕輕抿了抿。

一下班,她便快速回家換了套衣服,

重新打扮了一番。

越仔細端詳自己,就越發不自信,歲月的痕,對女人來說,的確是有很大的殺傷力。

相比向知草,她的確大了幾歲,沒有那麼年輕。

但是,她還是要以最漂亮的姿態,來見自己心愛的男人。

女為悅己者容,這話沒錯,但是更為悅心愛的男人。

坐在窗邊的應采心托著下巴,看著外面的天色越來越暗,

估摸著男人也快來了。

心情一如熱戀中的女人,既緊張又雀躍。

應采心拿出包里的小鏡子,仔細地看了看自己的妝容,又捋了捋臉龐的秀髮,

將黑色大波浪輕輕用手纏繞了一下。

最後露出一個笑容,這才滿意地將鏡子放回包里。

接著,她又望向窗外,深呼吸了一下,

坐直了身子,等待男人的到來。

然而,讓她失望的是,男人並沒有在約定時間到來。

應采心突然心生煩躁,

他,不會不來了吧?!

就在她焦灼地拿起手機,在考慮要不要打電話給男人的時候,

玻璃窗外投來一個燈光的射線。

刺眼的光線讓應采心下意識地騰出桌上一隻手反手撫額,遮住眼睛。

半眯著眼睛瞬間,她看見一輛黑色卡宴,熟悉的車牌,

內心一陣雀躍,

他來了!他沒敷衍她!真的來了!

應采心開心地從座位上站起來,

想奔出去迎接男人,可腿跨出的一瞬間,她又停住了。

臉上的笑意漸漸隱去,她清楚知道,

現在和以前已經不一樣了。

也許自打她決定出國起,男人就已經決定狠下心不再理她了。

想到這,應采心怯懦了,

於是,便只是站著,看著外面那個從黑色卡宴里出來的男人往咖啡廳走過來。

一進門,男人冷冽的眼神掃視了一周,

所有人都被男人強大的氣場給震懾住了。

咖啡廳的女顧客更是眼也不眨地盯著門口的男人看,有結伴的還竊竊私語議論了起來。

一對上男人的眼神,應采心連忙招手示意。

男人大步流星,直接走嚮應采心所在位置。

果然,是來找女人的。

咖啡廳里的女顧客們頓時心碎一地。

而男人目不斜視,找准了目標,便自顧自地前進。

女人們的眼光,他從來就不缺乏,所以自然不會多看其他女人一眼。

隨著男人的走近,應采心明顯感覺自己快要呼吸不過來,

垂下的手緩緩捏緊,

只要他來了,她就有機會,有機會拿回自己的一切。

「你來了。」

看著男人走到自己面前,應采心不由抬起眼眸,深情凝望男人,

溫柔的細聲說道。

「坐吧,我替你點了最喜歡的牙買加藍山咖啡。」

應采心揚起嘴角,優雅地坐下。

溫柔的樣子,仿若他們之間沒有發生過任何事情,仿若他們之間還是一對熱戀中的眷侶。

「已經換口味了,你有話直說。」

男人看了一眼眼前的咖啡,便抬頭看對面滿臉悅色的女人。

直接,簡單,不留情面地否定了女人所營造的氛圍。

瞬間,應采心臉上的悅色消散,只剩下淡淡的一絲苦笑。

心痛到不行。

但是,她還是扯起嘴角,淡淡一笑,

「你還恨我嗎?」

當初她不辭而別,回國后他便不理睬自己,

根據回國后男人的反應,她便猜測,男人是否還怨恨自己。

如果怨恨,也許她該開心,至少,這說明自己在男人心目中還是有地位的,

因為有愛,所以才會恨。

一如她愛他,所以她也恨他對自己不理不睬的態度。

然而,聽到這個話,男人眸光一暗,冷冽地開口,

「恨?我沒時間來恨一個不相干的人。」

果然,他連恨都不施捨給自己。

應采心閉上雙眼,輕輕一笑,之後,再度睜開的眼裡多了一絲複雜的情緒。

「你知道我當時為什麼離開你嗎?」

看了一眼一臉平靜的男人,應采心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苦澀一笑,

繼續說道,

「當初阿姨要求我出國深造,這樣才答應我和你繼續交往。

不然,她說要是我不按照她的約定,她會拆開你和我,不讓你和我再見面。」

她頓了頓,眼裡開始瀰漫霧水,

「我以為我們的感情牢固到可以經得起時間的考驗……」

還沒說完,男人冷冷的聲音再次打斷,

「你以為?這就是你以為的後果。」

平生他最恨的事情,便是被人拋棄。

所以,他發誓,對於拋棄自己的人,他絕不原諒。

而此生他被兩個人拋棄,一個是他那至親的父親,另一個則是他以為會和自己一輩子走下去的女人。

而眼前走了又回來找他複合的應采心又怎麼知道,

這就是男人的死穴,而她恰好又戳中了男人的死穴。

所以,任憑應采心此刻在男人面前表現得多麼後悔不已痛徹心扉,

男人依舊不動聲色。

雖然,當應采心提起「阿姨」兩個字的時候,男人的眉心皺了一下。

自然,男人知道應采心指的是自己的母親。

男人的臉色微微和緩,

雖然沒有一開始那般冷若冰霜拒人於千里,但臉色依舊清冷。

這時,男人的手機驟然響起。

「接電話,接電話,你老婆來電話了!快接電話!快接電話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