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第154章 滿天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4章 滿天星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晚上八點鐘,喬麥提前來到了酒吧。

在吧台點了一杯酒,看著酒吧里熙熙攘攘的人群。

真沒想到,晚上九點正常營業的酒吧,這才不到八點,就已經滿滿是人了。

喝了一口酒,喬麥把眼光移到舞台中間。

而舞台後面的化妝間,

雲莧坐在大大的化妝鏡前面,拿起牛角梳輕輕地梳著頭髮,雖然不算很長的秀髮,但是已經長到了肩膀下面一點點。

看著鏡子裡面的人兒,雲莧覺得整個世界特別安靜,

她不想去想以後會怎麼樣,因為,很多人和她說,唱歌其實就是吃青春飯。

別說她一個在酒吧唱歌並不出名的歌手,

就是那些整天活躍在大屏幕看起來大紅大紫的知名明星歌手,

也逃不過這麼一個定律。

後浪推前浪,有多少歌手退隱后

或者到了一定的結婚年齡不是選擇嫁入豪門給自己找一張長期飯票的?

但是,那是別人的想法。

她不管!

唱歌對她來說,如同自己的生命,

只有唱著歌的時候,雲莧才真正感覺到自己是活著的,活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些存在意義的。

「請問哪位是雲莧小姐?」

一個女音從背後響起,化妝間內正在化妝打扮的其他幾個女生齊刷刷地轉過身去,

化妝間門口站著一個女生,戴著一個鴨舌帽,

一看裝扮,便知道大概是花店來送花的。

「我是。」

雲莧轉過頭,對著門口那個女生回應。

最近一個月,每天都能收到一束玫瑰花,但是卻沒有署名。

接過花店女生遞過來的鮮花,還有女生遞過來的單據,

雲莧看都沒看,直接在上面的接收人一欄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仰起頭,雲莧開口問道,

「是誰送的?」

「不好意思,小姐,我們不方便透露客人的名字。」

帶鴨舌帽的女生職業性地帶些歉意微笑著,每天都有那麼多客人,而且一些客人

不想讓對方知道,或者只是為了給對方一個驚喜。

雲莧聽了,也便點點頭。

看著眼前星星點點的白色小花,還有上面一張愛心小卡片,

不用打開,她也知道上面是寫些什麼,

每天都是同一句話,

「雲小姐,很喜歡你的歌聲,願每天快樂。」

送花給她的人很多,只是大多數接著送花的名由,

誇她唱歌好聽,而實際上卻費盡心思想約她出去,更有些人行辭直接齷齪,

打著交朋友的旗號,做著約****的事情。

想到這,雲莧不禁搖搖頭,

秀麗溫柔的外表,一眸一顰之間的風情卻展露無遺,也難怪身後會有一群狂蜂浪蝶。

剛開始收到那麼幾束的時候,雲莧也只是淡淡一笑,

每天來聽她唱歌的客人那麼多,她總覺得那些客人也只是一時圖個新鮮,

但是難得的是,這個不署名的客人竟然堅持了一個月,

似乎也沒有透露自己的名字。

「哇,好羨慕哦。雲莧,是你男朋友送的嗎?」

坐在旁邊的和雲莧年齡相仿的一個女生托著腮幫,很是羨慕地看著手裡捧花的雲莧。

女生是這幾天剛來的酒吧唱歌,聽說家裡很有錢,

來這裡唱歌,不是為了那一點對她來說很是微薄的收入,而只是過來體驗生活。

聽到這個話,雲莧回頭一笑,

「那送你。」

說完,雲莧便真的雙手將滿天星遞了過去。

反而,那個女生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我只是羨慕,不是想要,來了這麼久,還沒正式介紹我自己,

你好,我叫陳芊芊,草字頭的芊。」

看著對面一臉燦爛的女生主動熱情遞過來的手,

雲莧想起小時候和向知草第一次見面的場景,是那麼相似,

雖然是聽說這個女生家裡很有錢,不過,看起來,倒也不像囂張跋扈的千金大小姐,

沒有特別的好感,但是也不反感,

雲莧伸出手,

「你好,我叫雲莧,白雲的雲,莧是草字頭加個遇見的見。」

「雲莧啊?很好聽很特別的名字。相比之下,我的芊字就平凡多了。」

低垂著眸子的陳芊芊盯著雲莧面前的滿天星,突然眼睛很亮,

「為什麼你男朋友總是送你滿天星呢?送給女朋友的不是一向都是紅玫瑰白玫瑰嗎?」

雲莧這才發現,眼前這個女生五官姣好,

雖然算不上驚艷,但是骨子裡透出的那種天之驕女的氣質,卻也讓人感覺很純凈。

梨花頭,齊劉海映襯下的五官越發精緻,

突然有點羨慕,羨慕這種無憂無慮,這是她一輩子都不可能擁有的吧。

也是,每個人都在往前走,不管過得好或不好,

有些人生下來就註定什麼都不用憂愁什麼都不用擔心,

自會有人安排張羅著所有的事情,一生就是一帆風順的。

同樣,也有些人想要怎樣,就得自己努力去爭齲

對於陳芊芊的疑問,雲莧只是笑了笑,

看著眼前斑斑點點的白色小花,雲莧覺得,這就是自己吧,

沒有紅玫瑰白玫瑰那般嬌艷的外表,也沒有絢爛的家室背景,

自己就像這白色小花,渺小樸素。

「不是男朋友,我也不知道是誰。」

簡單的應答后,雲莧將手裡的花放到化妝桌上,

眸子由滿天星准移到旁邊的手機上。

九點鐘,這第一場是由雲莧上常

「輪到我演唱了,我先出去了。」

回頭對陳芊芊淡淡一笑,雲莧便起了身。

眼前這個女生全身散發著一股淡淡的冷漠氣息,

好像在跟自己聊天,卻好像不是在跟自己聊天,這種疏離感讓陳芊芊有一種莫名的好感。

從小到大,身邊的朋友從來都是附和自己怕得罪自己,

難得今天遇到一個不諂媚不討好自己的。

其實,她只是喜歡唱歌,家裡就出錢讓經紀公司捧她,可那不是她想要的,

所以,乾脆她不顧家裡反對,就直接跑出來到酒吧應聘歌手。

這個行為,家裡人可氣得不輕。

於是,陳芊芊趴在舞台旁邊的後台帳幕邊,看著雲莧的背影向舞台中間走去。

酒吧是個很喧鬧的地方,

有些人在下面玩骰子,有些人在划拳,更有些人在舞池裡漫無目的地扭動身子。